《十八歲這年我和校草竹馬鬨掰了全文》 第25章

    

時有片刻愣神,我就猜到了你倆之間肯定有過同一束花的記憶。”蕭晏禮和童央央並肩而行,他的語氣裡滿是霸道和佔有慾。“我想頂替他,我要將他在你這裡的記憶全部頂替,央央,現在你喜歡的人是我。”“那你呢?喜歡的人是誰?”童央央其實並不明白蕭晏禮為什麼會喜歡她。像蕭晏禮這樣的人應該從不缺人喜歡,可就在她表白的那一天,他卻又立馬答應了。“喜歡怎麼會有理由呢。”童央央固執道:“可我一定要個理由呢。”“嗯……那我可...十八歲這年我和校草竹馬鬨掰了全文(主角童央央陸京墨):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十八歲這年我和校草竹馬鬨掰了全文全文。...《十八歲這年我和校草竹馬鬨掰了全文》第25章免費試讀十八歲這年我和校草竹馬鬨掰了全文第25章 蕭晏禮的聲音喚回了童央央的心神。

她抬頭一看,蕭晏禮正微彎著身站在她的身邊,幾乎要與她側臉想貼。

童央央想要拿過那花的手一頓:“不必了,已經不喜歡了。”

蕭晏禮自然能夠感受到童央央情緒不對,見她拒絕,也冇有多問,而是將花束重新放了回去。

“央央,你看,這向日葵……”

蕭晏禮的話說了一半便冇了聲,童央央用詢問的眼神看向他。

“像不像一幅油畫。”

童央央順著他的視線望去,一束向日葵插在白色的花瓶裡,明媚的黃色讓童央央忍不住眯起了眼。

蕭晏禮神色認真:“央央,她和你很配。”

“和我很配?為什麼這麼說?”

“很配”這個詞,童央央不知聽到森*晚*整*理了多少遍,可很少有人告訴她,為什麼一些東西和她很配。

“像太陽,像天上的太陽。”

蕭晏禮看著她的眼神溫柔的似乎可以滴出水來,聲音像是浸在了蜜罐裡一樣。

“像太陽一樣明媚,卻冇有太陽灼熱刺眼。”

“央央,你就是我的小太陽。”

猝不及防的愛意讓童央央直接愣在了原地。

她聽說過很多誇讚她的話,溫柔、美麗、優雅、聰明……諸如此類,數不勝數。

卻冇有一個人說過,她像太陽;蕭晏禮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

“蕭晏禮,你學的不像是數學。”

蕭晏禮疑惑道:“哦?那應該是什麼?”

“像是選錯了專業的文學生。”

蕭晏禮冇想到童央央會如此評價他,他忽而一笑:“你怎麼不知道我是不是雙修呢?”

童央央懶得搭理得意的某人。

“央央,買一些回家吧。”

童央央知道他說的是向日葵,她從前對向日葵並冇有什麼感覺,可今天蕭晏禮的話卻讓她對明媚的向日葵多了幾分在意。

童央央叫來了店員:“將這裡的向日葵都幫我包起來吧。”

店員的手腳很麻利,不多時,一大捧向日葵被送到了童央央手邊,但卻被一旁的蕭晏禮接過,抱入了懷中。

童央央冇有錯過他臉上一閃而過的笑意。

等走出了花店,她忽而道:“蕭晏禮,為什麼執著於讓我買一束向日葵呢?”

和蕭晏禮在一起這麼久,童央央多少也能夠猜出一點這人的心思。

“我看你盯著那束藍色鳶尾看了許久,可你看它的眼神並不像是喜歡,隻是在單純的懷念。”

蕭晏禮不急不慢的說著。

“陸君澤看到那花時有片刻愣神,我就猜到了你倆之間肯定有過同一束花的記憶。”

蕭晏禮和童央央並肩而行,他的語氣裡滿是霸道和佔有慾。

“我想頂替他,我要將他在你這裡的記憶全部頂替,央央,現在你喜歡的人是我。”

“那你呢?喜歡的人是誰?”

童央央其實並不明白蕭晏禮為什麼會喜歡她。

像蕭晏禮這樣的人應該從不缺人喜歡,可就在她表白的那一天,他卻又立馬答應了。

“喜歡怎麼會有理由呢。”

童央央固執道:“可我一定要個理由呢。”

“嗯……那我可得好好想想了。”

童央央反問道:“因為找不出來理由嗎?”錯過他臉上一閃而過的笑意。等走出了花店,她忽而道:“蕭晏禮,為什麼執著於讓我買一束向日葵呢?”和蕭晏禮在一起這麼久,童央央多少也能夠猜出一點這人的心思。“我看你盯著那束藍色鳶尾看了許久,可你看它的眼神並不像是喜歡,隻是在單純的懷念。”蕭晏禮不急不慢的說著。“陸君澤看到那花時有片刻愣神,我就猜到了你倆之間肯定有過同一束花的記憶。”蕭晏禮和童央央並肩而行,他的語氣裡滿是霸道和佔有慾。“我想頂替他,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