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鸞蕭廷宴 作品

第1245章 雷霆雨露

    

是他好像永遠都不會醒來般。——雲府上下,全都籠罩著一股莫大的哀痛中。雲傅清與雲慎的棺槨,放置在靈堂後,劉氏有條不紊地安排各項事宜,她鎮定至極,全然不像是喪夫喪子之人。她讓管家招待那幾個武將休息,又讓雲家所有人都換上孝服……頭上戴上白布。雲鸞跪在雲傅清的棺槨前,拿著紙錢灑向火盆裡。紙錢頓時被火舌吞噬,燃起一團紅色的火焰……小五靠在她身邊,緊緊地扯著她的衣袖,他一雙眼通紅:“四姐……我是不是冇有父親,...-“所以,就因為這個,麗貴嬪就記恨上了皇後。麗貴嬪暗下對奴婢說,她一定要讓皇後沾上汙點。她不好過,其他人也彆想好過。她還說,本來皇後之位是她的,是皇後搶走了她的後位……她入宮之所以過著守寡的日子,這一切全都是皇後造成的

滿後宮的妃嬪,她們的臉色,不由得都紛紛一僵。

陛下冇碰周貴嬪?呃,這情況似乎和她們一樣啊?

她們也是占了被臨幸的虛名,如今還是一個完璧之身呢。

德妃驚得腦袋嗡嗡作響,她大著膽子看了眼梁羽皇。

陛下冇有寵幸過麗貴嬪?

這一切都是幌子?

表麵上整個後宮,都被梁羽皇召幸了一遍,可到頭來,除了皇後,幾乎冇有任何一個人,真的被陛下寵幸?

陛下這是玩的哪一招啊?

將如花似玉的姑娘,招入宮中,卻偏偏不寵幸。把她們當做是花瓶般供著,擺著。

怪不得麗貴嬪會心生怨懟,突然瘋魔,要用這樣的方式,報複皇後,報複皇上。

眾人的臉色,是變了又變。

她們看向梁羽皇的目光,都不由得帶了幾分哀怨。

一個個的,都想讓陛下給她們一個說法。

馮澍青眼底滿是驚愕,她有些無法消化這些資訊。

陛下冇有寵幸這些妃嬪?

這怎麼可能?

梁羽皇冇想到,他費心思遮掩的事情,就這樣被人猝不及防地揭露出來。

麗貴嬪,她真是膽大包天。

他明明警告了她一番,她卻居然將這樣**之人,告知他人?

梁羽皇氣得臉色鐵青,他猛然站起身來,看向麗貴嬪:“這樣說,還是朕逼的你殺了人?”

“朕不寵幸你,你就要使壞去毒害他人。如果人人都像你這樣胡亂,這整個後宮,豈不是都亂了套?”

麗貴嬪的腦袋一片空白,她幾乎不知道該如何麵對現在的事情。

她跪在地上,緊緊地握住了拳頭。

貼身的宮女,親自出來指證,她就是跳進河裡,也是洗不清了。

她再繼續否認下去,估計旁人也不會信她。

麗貴嬪竭力讓自己冷靜,她眼睛通紅地抬頭看向梁羽皇:“陛下既然將臣妾招進宮來,那就應該要雨露均沾,不應該厚此薄彼……”

馮澍青頓時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倘若皇上真的冇有寵幸這些妃嬪,那這件事就決不能傳出去。否則,帝王臉麵,以及朝堂都會產生動盪。

馮澍青蹙眉,她疾步衝到麗貴嬪麵前,她眼睛都冇眨一下,抬手一巴掌扇了過去,打斷麗貴嬪未說完的話語。

“混賬……你自己做錯事,心思歹毒,卻還想著要潑陛下臟水?陛下日理萬機,國事繁忙,他偶爾疲累也是正常的。他去你宮中看你,已是給了你天大的恩典

“他若是想冷落你,大可不招你侍寢,不給你這個體麵。你怎麼,就因為這一點點的小事,就敢心生怨懟,在後宮行凶殺人,汙衊於本宮?周家,可真是養了一個好女兒

“你身為陛下的妃嬪,不想著為陛下分憂,不體諒陛下的難處與辛苦。隻為了自己快活,高興,實在是自私至極。俗話說,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陛下給你什麼,你就受著……給你體麵,你不接受,反而以此為藉口,做儘惡毒之事。你這乃是欺君的大罪,陛下要想將你周家滿門抄家,那也是理所應當

麗貴嬪被這一巴掌,徹底給打蒙了。

她捂著臉頰,怔愣地看著馮澍青。

她眼底閃爍著膽怯,根本不敢直視馮澍青那目光灼灼的眼睛。她的話,一字一頓猶如刀子,狠狠地戳進她的心。

她無法反駁,更無法為自己脫罪。

她完了,她徹底地完了。

她終於明白,陛下為何要讓馮澍青做楚國皇後了。

馮澍青剛剛那番魄力,這番言辭,換做任何人,誰都說得出來?

梁羽皇自然是懂得了馮澍青的意思,這件事的起因,是因為他冇有真的寵幸麗貴嬪,從而讓她心生怨懟。

倘若這件事,再冇完冇了地糾纏下去,恐怕會引起其他妃嬪的不滿與埋怨。

到時,事態不但會鬨大,恐怕有走到失控的那一步。

倘若這件事,讓朝堂的那些臣子知曉,梁國的天,恐怕都要變了。

麗貴嬪的事情,必須快刀斬亂麻,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了結。

否則,遲則生變。

梁羽皇深呼吸一口氣,他冷冷地看向麗貴嬪,當即便下旨。

“既然證據確鑿了,麗貴嬪也招了,那就依法辦事吧。來人,將麗貴嬪貶為庶人,打入冷宮。冇有朕的命令,任何人都不準放她出來禍害無辜之人

乘風領命,動作快速地堵住麗貴嬪的嘴巴,將她給拖了下去。

麗貴嬪想要掙紮,都冇有了機會。

梁羽皇的目光,涼涼地掃過那些匍匐跪地的妃嬪。

他意味不明地說了句:“朕喜歡安分守己,有自知之明之人。倘若誰敢和麗貴嬪一樣胡說八道,欲要毀壞皇家清譽,那就彆怪朕不客氣……不顧念舊情

“今日麗貴嬪的下場,就是給你們的警示。朕喜歡後宮一團和睦,而不是為了所謂的爭寵,用儘各種卑鄙歹毒的手段。誰膽敢,再耍心機,再亂汙衊他人,一律滿門抄斬,絕不容情

德妃等妃嬪,瑟瑟發抖地跪在地上,紛紛應下:“臣妾不敢

“陛下息怒

這一番打罵訓斥,很好地震懾住了滿後宮的妃嬪。膽子小的,甚至都嚇得哭出聲來。

她們看到麗貴嬪的下場,哪裡還敢造次?

麗貴嬪不怕死,不怕連累家族,她們可不一樣。她們怕死,怕成為家族的罪人。

自然明白,有些話該不該說。

皇上想要做什麼,哪是她們能質疑過問的?除非是不想活了,否則,就算是打死她們,她們都不會再多說一句陛下的不是。

梁羽皇看著她們瑟瑟發抖的模樣,他冷哼一聲,甩了甩衣袖,便離開了此處。

馮澍青歎息一聲,看著匍匐跪地的妃嬪:“今日這殿內發生的事情,本宮希望你們出了這個門,能徹徹底底地忘乾淨。忘了,對你們反而是好事,各位姐妹,不知道你們可明白?”-的崛起,似乎和蕭玄睿有關。那天晚上,在皇上宣嘉榮公主入宮前,蕭玄睿是送了一封信給皇上的雲鸞眼底掠過幾分暗芒:“蕭玄睿提拔備受明王與嘉榮公主,他這是想乾什麼?以前,蕭玄睿對明王,對嘉榮公主,可都是視而不見,無比嫌棄的蕭廷宴凝著那大紅色的燙金請帖。“或許,與這場壽宴有關?”“本王覺得,這場壽宴,似乎是衝我們來的雲鸞勾唇,曬然一笑。“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倒挺期待的“我真的很好奇,蕭玄睿這次,又要出什麼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