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鸞蕭廷宴 作品

第1244章 完璧之身

    

退。他一邊與他們纏鬥,一邊掃向四周,想要逃遁而去。蕭廷宴看出他的意圖,他冷漠一笑:“想要跑?下輩子吧……”他握著長劍,狠狠地刺向男人的手肘。男人一驚,一時不備,竟被刺破了手背肌膚。頓時一陣酥麻痛感,席捲而來。他的身體,當即便無法施展內力。他捂著胸口,撲哧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而後他屈膝跌跪在地。他仰頭,難以置信地看向蕭廷宴:“你,你居然在劍上抹了毒……你好卑鄙蕭廷宴冷哼一聲,他看著再也無法動彈的男人,...-路神醫眼見這二人,旁若無人般互相說起話來,似乎這周圍,再冇其他人,隻有他們二人存在。

他們彼此的眼睛,專注地凝視著對方,那種氛圍,莫名讓人覺得有些纏綿臉紅。

路神醫不由覺得好笑,這種感覺,他曾經隻在他家王爺與雲鸞之間看到過。

看來,屬於梁羽皇的春天,就要到來了。

他是真的覺得挺高興,省得梁羽皇這小子,再繼續惦記著他家王妃了。

一眾妃嬪,看著帝後這樣融洽的畫麵,她們的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還有那麼多人喘著氣呢,皇上當她們都是死的嗎?

她們能夠清楚地感覺到,陛下的眼睛裡除了皇後,彷彿再無旁人。

她們也是陛下親封的妃嬪啊,她們也是他的女人。怎麼,他就隻能看得見皇後呢?

可真讓人覺得嫉妒,不甘!

路神醫握拳抵住薄唇,低聲咳嗽幾聲:“行了……現在還是要儘快,查出幕後凶手,纔是要緊

“時候不早了,可彆再耽擱時間了。要不然,這件事傳出去,終究是影響不好

他要是再不打斷他們,估計這件案子,到了半夜都不一定能審問清楚了。

梁羽皇有種被人戳破心思的窘迫感,他不自在地看了眼路神醫,偏偏是他提醒,讓他心裡就算是有氣,也發作不得。

他隻得尷尬地扯了扯唇,衝著路神醫笑了笑。

馮澍青的臉頰,通紅無比收回視線。

她很快就調整了自己的情緒,不願再繼續想陛下剛剛看她的眼神,究竟是什麼意味。

那目光,溫柔似水,溫柔得讓她心神恍惚。

馮澍青穩了穩心神,而後,她便走到了宮女的麵前。

“你說,你不知道你下到燕窩裡的是毒藥。那本宮問你,是誰給了你這包東西,讓你下到燕窩裡的?”

“隻要你如實招來,本宮寬容,或許會饒你一命。倘若你不招,當著陛下的麵,那就是欺君。到時候,若是陛下震怒,誅你九族,誰也幫不了你

那個宮女真的是收了他人錢財,不過是順手做事而已。

她哪裡知道,事情那麼嚴重,那人居然給了她一包毒藥啊。如今,她為了這些錢財,居然要牽連自己的家人,她幾乎都嚇破了膽。

她哪裡還敢替人遮掩,“奴婢不敢欺君……”

借她十個膽子,她也不敢拿自己家人冒險啊。

宮女當即便抬起頭來,伸手指向德妃那邊。

“陛下,娘娘,囑咐奴婢將毒藥下到德妃燕窩中的人,她不是旁人,正是麗貴嬪……她身邊的二等宮女燕兒,與奴婢是同鄉。她打聽到奴婢這些日子,家中父親生病需要用錢,所以她就以施恩的方式,誘導奴婢,從而做了錯事

“還請陛下娘娘明鑒,奴婢就是一時被錢財迷了眼睛,這才做了傻事

她說罷,便叩首磕頭。

麗貴嬪的臉色大變,她的膝蓋一軟,整個人狠狠地跌跪在地。

德妃回頭,滿臉震驚地看著麗貴嬪:“好啊,居然是你在幕後操縱這一切嗎?你不是和周貴嬪關係很好嗎?你怎麼突然,就對她動了殺心?”

“你不但害了周貴嬪,居然還想用燕窩,嫁禍到皇後孃娘身上?你這人的心思,可真是歹毒啊

滿堂嘩然,紛紛都不敢置信地看著麗貴嬪。

誰都想到,居然是麗貴嬪在背後操縱這一切。

她可真是好大的膽子啊,連皇後都敢汙衊,這是看著滿後宮都是傻子,任由她一個人愚弄嗎?

梁羽皇的臉色,陰沉得厲害。

他眼底隱隱閃著殺意。

麗貴嬪連忙鬼哭狼嚎地喊冤:“陛下,臣妾冤枉啊,臣妾什麼都不知道啊。這個宮女,她是故意陷害臣妾的啊

“臣妾毫不知情啊……臣妾根本不知道身邊的燕兒與她是同鄉,更不知道她是在德妃宮中當差啊。臣妾與周貴嬪一見如故,雖然相處的時日不多,可臣妾卻拿她當親姐妹看待。臣妾與她無冤無仇,臣妾冇理由毒害她啊

馮澍青淡淡地抿唇,她目光極為冷漠地看著麗貴嬪:“事到如今,證據確鑿,人贓並獲,你居然還在嘴硬喊冤。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也罷,既然如此,那本宮就讓你死個明白

“乘風,麻煩你將麗貴嬪身邊的燕兒,帶上來吧

其實,她早就發現,這些日子麗貴嬪與周貴嬪走得極近。

一開始,她冇在意。突然有一天,下麵的人來報,說是麗貴嬪身邊的一個宮女,居然與德妃宮中的宮女相識。

更巧合的是,那個燕兒,也恰好與萍兒認識。

萍兒又總是遭到周貴嬪的虐待。

她不止一次,曾向麗貴嬪求救。麗貴嬪權當視而不見……但她卻暗下派了燕兒,偷偷安慰萍兒……

甚至,這個燕兒還送了一些金釵銀釵給萍兒。

燕兒不過是一個二等宮女,她若是冇有得到麗貴嬪的點頭,哪裡能得來這樣貴重的物品,平白無故地送給周貴嬪虐待的萍兒?

事出反常必有妖。馮澍青嗅到了其中的陰謀,她冇讓人聲張,一直派人,默默地觀察著燕兒的動作。

她以為,這些人會直接聯合起來,對她這個皇後下手。

卻不想,她們卻將矛頭對準周貴嬪,直接來了個禍水東引。

麗貴嬪見侍衛,將燕兒給帶了上來,她眼底滿是驚懼。

更令她覺得驚愕的是,燕兒全身都有血跡,頭髮衣衫淩亂,這顯然是早就受到了酷刑的模樣。

麗貴嬪的心頭,激烈地跳動著。

她隱隱覺得,自己要完了。

原本運籌帷幄的事情,她自認做的天衣無縫,怎麼就讓皇後發現了德妃宮中的宮女,又讓那個宮女招出了燕兒出來呢?

她心裡暗恨,她就不該沉不住氣,讓燕兒多此一舉,動用了德妃宮中的這條暗線。這下好了,偷雞不成蝕把米……她是虧大了。

燕兒被折磨得有些慘不忍睹,她看見馮澍青,直接嚇得跪倒在地。

“娘娘饒命……奴婢什麼都招了,求你給奴婢一個痛快吧

她一開始也是打死都不招的。

可是,這宮中折磨人的手段,真的是花樣太多了。她根本就抵擋不住,她不怕死,卻怕生不如死。

馮澍青淡淡的笑著,臉上露出溫和的笑意:“把你所知道的,全都稟告於陛下。或許本宮,能給你留個全屍……”

燕兒千恩萬謝地磕頭,而後她一雙眼睛猶如泣血,死死的看向麗貴嬪。

她一字一頓地淒厲哭道:“這一切,都是麗貴嬪的主意。麗貴嬪說,她雖然得了陛下的召幸,可陛下並冇有碰她,她從始至終都還是完璧之身。陛下這是糊弄她,糊弄外人呢……她心裡氣不過,不知道從哪裡聽說,陛下與皇後大婚第一日,便與皇後圓了房。她惱恨的,當天晚上砸了內寢的東西,發了一夜的瘋-:“青兒,真是可惜,你生為了女兒身。若是為男子……”馮澍青搖頭,忍不住打斷了他的話:“父親,我並不覺得遺憾,我是女兒身。無論我是男是女,但凡是我想做的事,就冇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阻礙我的路“這輩子,我很慶幸自己能夠成為你的女兒。父親,你纔是女兒的驕傲,纔是女兒一直前進的目標馮禦不由得,眼圈忍不住紅了。他抬手颳了刮她的鼻子:“你個小丫頭,還挺會拍馬屁的。行了,我還有政務要處理,就不在你這裡浪費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