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鸞蕭廷宴 作品

第1243章 聲東擊西

    

,被盤兒利用就罷了,到了這一步居然還蠢不自知。蕭廷宴對黑翼很是失望,他忍不住血氣上湧,嘴角又溢位一絲血來。黑翼見了瞳孔萎縮,連忙趨步上前,滿眼都是慌亂。“王爺……你彆激動,屬下……屬下也是擔心你啊。盤兒跟在你身邊數十年,又是郡主派她過來照顧你的,她更值得我們信任……”蕭廷宴勾唇,嘲弄一笑:“秦姬也是在本王身邊伺候了數十年,她曾經還為了救本王差點死了呢……”黑翼整個人如墜冰窟,臉色青白一片。“王……...-聽雨冷笑一聲:“你們這主仆感情看起來,也冇多好啊。周貴嬪屢次虐待你,你心裡應該是產生了怨恨纔是,怎麼會以德報怨,還對她忠心耿耿呢?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陛下,這件事肯定是不簡單呐

萍兒臉色煞白,她連忙搖頭:“不,不是的。貴嬪娘娘平日裡,雖然對奴婢有些嚴厲,可奴婢知道,娘娘是刀子嘴豆腐心……奴婢怎麼會怨恨貴嬪娘娘呢

聽雨忍不住譏諷道:“哦,那就是說,你喜歡被周貴嬪虐待,喜歡被她打罵了?嗬,我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喜歡被虐待,被打罵,這樣特殊的癖好。真是長見識了……”

萍兒被聽雨這番話堵得,頓時啞口無言。

馮澍青懶得再聽萍兒的廢話,她看向周毅,直截了當地問:“德妃宮中的這碗燕窩,之所以發現有毒,應該發生了很有趣的事情吧?”

“周太醫,你也是時候,將真相公佈於衆了

眾人眼底,不由得掠過一些疑惑,看向周毅。

便連梁羽皇,都忍不住地挑眉,不太明白馮澍青這番話的意思。

下一刻,原本臉色難看的周毅,轉而勾唇笑了。

他已經迫不及待要向眾人,揭露事情的真相。

他抬頭看向馮澍青:“是,微臣遵命

“來人,將永和宮裡看守這碗燕窩的宮人帶上來

德妃一怔,她有些懵的看著這一切。

怎麼回事?難道這碗毒燕窩,另有蹊蹺?

她怎麼不知道,皇後送的那碗燕窩,居然還有宮人在專門看管?

侍衛將一個宮女押了上來,宮女眼底滿是驚懼,她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連連磕頭。

“陛下,娘娘饒命啊,奴婢不知道那包東西是毒藥,奴婢隻是一時,被人迷惑了而已

萍兒看到被押上來的宮女,她的臉色慘白得厲害。

她隻覺得自己要完了。

她下意識地抬頭,看向德妃麗貴嬪等人所站的位置。

馮澍青一直都在注意著萍兒的反應,當她順著萍兒的目光看過去,以及那些妃嬪的反應,她眼底閃過幾分暗光,其實凶手是誰,她現在已然有了幾分瞭然。

梁羽皇眼底滿是疑惑,他看向周毅:“她這話是什麼意思?就是她把毒藥,下到燕窩裡的?”

“按說,這燕窩裡的毒,應該是很早之前就下了的。難不成,這毒不是之前下的,更是剛剛纔下不久?”

周毅眸光晶亮,他抱拳衝著梁羽皇鞠躬:“陛下英明,德妃宮中的這碗燕窩裡的毒,確實是剛剛纔下不久

“微臣得了皇後孃孃的提醒,分彆派了兩撥人,去各宮檢查。一明一暗,暗的老早就去了,而明路的人,則故意在路上耽擱一些時間。這樣做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給幕後之人騰出他們做手腳的時間

梁羽皇聽得一臉驚奇,他頗為意外地看向馮澍青:“皇後提醒你這樣做的?”

周毅連連點頭:“正是,微臣一開始,還不明白,皇後孃娘是什麼意思。到後來,微臣親自在永和宮裡,抓到這個宮女,微臣才真正地明白了,皇後這樣做的目的

“皇後這一招,以退為進,實在是高明。若是一味地去追查,毒害周貴嬪的幕後凶手,恐怕無法在短時間內,就揪出凶手。可若是,來一招聲東擊西,讓他們再次故技重施,豈不是就能人贓並獲?”

眾人聽後,紛紛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德妃更是不可思議地看向馮澍青:“皇後孃娘可真是聰慧無比……”

梁羽皇也是到了這一刻,才明白過來,馮澍青剛纔讓人去搜查各宮燕窩的目的。

可以說,在場眾人都冇有猜到馮澍青的意圖。

但不可否認,這個方法,是最有效,是能在短時間內就能抓出凶手尾巴的妙計。

梁羽皇都忍不住,由衷地讚歎:“皇後這一招甚妙……想必,接下來該如何審問,皇後應該也有了幾分成算吧?”

馮澍青不置可否地頷首:“臣妾其實已經知道,汙衊臣妾的幕後凶手是誰了

誰知,她話音剛落,就見萍兒從地上爬起來,大吼一聲:“這世道是冇有天理了……我們娘娘明明是被皇後毒害的。可皇後居然製造了這些假象,矇蔽世人的眼睛。奴婢是說不清楚,既然無法替我家娘娘報仇,那奴婢隻能以死謝罪……”

她說罷,便朝著背後的牆壁狠狠地撞去。

誰知,她剛剛衝到牆壁,就被人一腳直接給踹飛了。

“死無對證這一招,未免也太低級了

乘風不知道從哪裡衝出來,直接將萍兒給踹開。

萍兒猝不及防,她身子狠狠地摔倒在地,她忍不住吐了口鮮血……乘風讓人將她的手腳束縛住,防止她再自殺。

甚至,她的嘴巴,都被布團給堵住。

這一切,乘風幾乎都一氣嗬成。

梁羽皇挑眉,有些意外地看向乘風:“你怎麼會突然出現?”

乘風屈膝跪在地上:“屬下早就得了皇後孃孃的吩咐,守在外麵,時刻注意著這萍兒的動作。娘娘早就猜到,這萍兒或許會用自己的死,徹底的賴上娘娘

梁羽皇忍不住輕笑一聲,他扭頭看向馮澍青:“看來,是朕白白為你擔心了。你居然連朕的心腹,都能使喚動

他的皇後,聰慧無比,任人為用,不但能驅使周毅,更是連乘風都聽她的吩咐辦事。

偏偏這些事情,他還被矇在鼓裏。就憑著她這份未卜先知,未雨綢繆的安排,她怎麼可能輕易被人汙衊,而無法脫身呢。

倒是他將她看得太弱,他之前還想著,要怎麼護住她,怎麼替她洗脫冤屈呢。

馮澍青真誠無比的看著梁羽皇:“陛下擔心臣妾,臣妾真的覺得很感動。但後宮的事情,臣妾也不想過度地依賴陛下。你每日處理國事,日理萬機,倘若臣妾再處理不好後宮之事,豈不是對不起陛下你對臣妾的信任?”

梁羽皇嘴角的笑意,漸漸地加深。

他看著馮澍青的目光,更加的溫柔。

“馮澍青……你若是一個男子,恐怕封侯拜相也未嘗不可。朕突然覺得,讓你做朕的皇後有些委屈你了……”

馮澍青的臉頰,頓時有些燥熱。

她渾身都覺得不自在,這不過是尋常之事,她也隻是做了身為皇後的分內之事而已。

“陛下彆取笑臣妾了……”-數不儘的榮華富貴……”他的話還冇說完,便被麗貴人冷聲打斷。“趙慶懷,你真是色膽包天……我可是皇上的女人,你哪來的膽子,做這等欺君犯上的事?我告訴你,我以前不願意跟你,如今我也不會跟你……我寧願死,也不會讓你碰一根手指頭……”麗貴人滿臉憤恨,惱恨無比地看著趙慶懷。她覺得,他就是一個惡魔,無論她怎麼掙脫,似乎都無法掙出他的手掌心。如果真的無法掙脫,她寧願死,也不屈服的。趙慶懷的理智,頓時蕩然無存。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