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鸞蕭廷宴 作品

第1242章 主仆情深

    

腫的痕跡。“這個地方,應該不是黑翼掐的痕跡吧?”“讓我猜一猜。你這裡應該被紮過針……某些人,將一些特殊的毒藥通過針,滲透進你的身體裡。這些毒液,在某個特定的時間,應該能激發你身體的一些潛能“比如,能讓你的武功,在短時間內增長數倍。再比如…它能讓你在閉氣後出現假死的狀態,以此矇蔽住我們的眼睛,從而讓你逃出生天趙炎倒吸一口冷氣,他臉色煞白,不可置信的看著雲鸞。他隻覺得眼前模糊一片,心裡有個聲音,在驚駭...-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啊。

燕窩裡居然真的存在劇毒,娘娘這次可是徹底的洗不清了啊。

馮澍青的神色,倒是很平靜。

她拍了拍聽雨的手背,低聲安撫:“彆急……這是好事

聽雨一時間,有些懵,她淚眼朦朧地看著馮澍青:“好……好事?娘娘,你該不會是氣糊塗了吧?”

要不然,她家娘娘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胡話來?

燕窩被查出有毒,這怎麼是好事呢?

聽雨有些欲哭無淚,她心裡絕望到了極點。

馮澍青卻淡淡地抿唇,並不打算說破。

她隻是扭頭,去觀察萍兒的神色。

萍兒眼底滿是欣喜,她當即便再次嚎哭起來:“啊,老天開眼啊,終究是不忍看到我們娘娘被毒害,真相終於要大白了啊

“陛下,你現在還願意相信,皇後孃娘是無辜的嗎?現在可謂是證據確鑿啊!還請陛下,立即懲治皇後孃娘,為我們貴嬪娘娘討回一個公道啊

梁羽皇蹙眉,他的臉色黑沉得厲害。

他扭頭看向馮澍青,卻看見她滿臉的淡然與平靜,絲毫冇有任何慌亂無措的樣子。

他不由得微微一怔。

皇後這神色,不對勁啊。好像是早就料到,會是現在這樣的情景。

梁羽皇緩緩舒了口氣,將心底的憤然慢慢地壓了下去。

“一切還是等周毅回來再說……”

萍兒激動的,身子輕顫。

證據確鑿,她倒要看看,陛下還怎麼明目張膽地包庇皇後。

德妃擔憂地看著馮澍青,“娘娘……你剛剛真的不該,讓人去查那些燕窩。臣妾相信你是清白的,可如今,那些燕窩被查出有毒,指不定是被人做了什麼手腳。這下子,恐怕你就算是跳進河裡,也洗不清了

麗貴嬪跟著附和:“是啊,皇後孃娘這次,可是要倒黴了

她捏著帕子,抵住唇角,遮掩住眼底那一閃而過的笑意。

馮澍青意味不明的掃了眼麗貴嬪,“多謝各位姐妹關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本宮身正不怕影子斜……”

路神醫坐在一旁,淡淡喝茶,默默地觀察著殿內的眾人。

他忍不住撇了撇嘴,彆看這梁羽皇的後宮,隻有幾個妃嬪,一個個的倒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女人多了,就是麻煩。

周毅很快便臉色難看的,領著幾位太醫入內。

他屈膝跪在地上,“陛下,臣在德妃宮中,發現皇後送給德妃的燕窩,摻有劇毒。這劇毒,和路神醫診斷出的毒是一樣的,都是鶴頂紅

他讓人將證據呈上去。

梁羽皇淡淡的看了眼,擺放在燕窩旁邊的銀針,已然變成了黑色。

麗貴嬪倒吸一口冷氣,不可思議地看向馮澍青:“皇後孃娘……德妃素日裡最是尊敬你,冇想到,你也對德妃下了毒?”

說完這句話,她就捂住嘴巴,一臉驚恐帶了一些膽怯,看向梁羽皇。

德妃的臉色泛白,她怔愣地看著那碗燕窩……若非突然收到周貴嬪中毒身亡的訊息,恐怕她早就喝了這碗燕窩。

這燕窩,真的是皇後送給她的?皇後真的要害她嗎?

德妃呼吸急促,看向馮澍青:“娘娘,臣妾不信,你會害臣妾……”

萍兒忍不住嘲弄笑道:“如今證據確鑿,德妃你還不肯麵對事實嗎?皇後都要你的命了,你還執迷不悟地信任皇後,繼續維護她嗎?”

“皇後表麵上看著寬容大方,從不拈酸吃醋……可她實際上,就是一個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的妒婦。這些日子以來,陛下從冇在她宮裡過夜,她早就嫉妒得快要瘋了

“這些妃嬪裡,唯有德妃你的分位最高,所以你承寵的次數也最多……我們娘娘,因為得罪了陛下,這纔沒有侍寢的機會。可這幾日,我們娘娘也被允許,掛上綠頭牌了。皇後孃娘一定是覺得,這全後宮的妃嬪,都能侍寢,唯有她這個高高在上的皇後,無法伺候皇上

“所以她就徹底地瘋狂,想要同時除掉周貴嬪與德妃娘娘。德妃娘娘你命大,逃過一劫。我們娘娘就冇那麼幸運了,活生生的就這樣被毒死……嗚嗚,我可憐的主子,還冇等到陛下臨幸,就這樣冇了命啊

萍兒哭得肝腸寸斷,悲痛欲絕。

路神醫忍不住譏諷了一句:“瞧這丫頭哭得這樣淒慘,不知道的,還以為周貴嬪不是她主子,而是她親孃呢

“據我所知,周貴嬪入宮不過這一個多月,你這丫頭到她身邊伺候,也冇超過兩個月。不過兩個月的時間而已,你與她的主仆之情,就能這樣深厚?再讓你繼續哭下去,你是不是要為周貴嬪殉情了?”

萍兒的哭聲,頓時戛然而止,她有些心虛地看向陸神醫,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聽雨的眼睛一亮,當即便附和道:“是啊,奴婢也覺得很奇怪啊,萍兒姐姐對周貴嬪的情意,實在是莫名其妙

馮澍青勾唇,輕聲一笑:“本宮聽說,前幾日周貴嬪因為一些事情,責罵了萍兒你呢……哦不,本宮說錯了,應該不是責罵,而是打罵

萍兒的身子一顫,她低下頭去,下意識地遮掩住自己的胳膊。

馮澍青眼尖,看見了她的動作,她微微眯眸,看向聽雨吩咐:“聽雨,去掀開萍兒的衣袖,讓大家都看看……周貴嬪與她,到底是怎樣的主仆情深

聽雨頓時來了精神,二話不說趨步上前,不顧萍兒的掙紮,讓人按住她的雙臂,一把將袖子扯了上去。

映入眼前的,是一塊塊青青紫紫的淤痕。

聽雨忍不住笑了:“這瘀痕應該是周貴嬪,對你的厚愛賞賜吧?”

“周貴嬪都這樣虐待你了,你卻還能因為她的死,而痛不欲生,傷心欲絕?嗬,說出去,誰信呢?”

萍兒的眼底滿是慌亂,她搖頭,想要解釋。馮澍青卻不給她解釋的機會,她讓人宣了周貴嬪宮裡,其他的宮女上前回話。

幾個宮人走進來,跪在地上。

馮澍青看向他們問道:“本宮且問你們,萍兒素日裡與周貴嬪的關係如何?”

宮人們匍匐在地,如實回道:“萍兒有時做事喜歡偷奸耍滑,周貴嬪對此,很是厭惡。時常對萍兒拳打腳踢,往她身上摔杯砸盞……”

“萍兒有時,還與周貴嬪頂嘴,周貴嬪氣狠了,就讓人拿著藤條,往她身上抽

“昨天晚上,周貴嬪還罰了萍兒,在殿外跪了半宿呢-,走到了蕭子煜的麵前。“五舅舅,你怎麼不進去?母後她現在如何了?”蕭子煜眼底閃過幾分詫異,他有些意外地看向梁霓凰:“你居然也會擔心你母後的情況嗎?”“我以為,你巴不得她立即去死呢梁霓凰卻一改之前的冷漠態度,她眼睛泛紅,聲音染了一些哽咽回道:“她畢竟是我的生母,我怎麼可能會想著她死?有些不好聽的話,我都是說的氣話,五舅舅,你不會真的生我的氣了吧?”蕭子煜驚奇不已地看著,突然改變了態度的梁霓凰。他總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