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鸞蕭廷宴 作品

第1241章 皇後愚蠢

    

於這個秦銘,也該下地獄,陪他的好兄弟了他說著,眸光一眯。秦銘的肚腹處就傳來一陣陣的攪疼……黑翼看了,連忙趨步上前,攙扶住了秦銘的胳膊。“你怎麼了?”秦銘緊緊地抓住黑翼的手臂,費力地抬頭看向雲鸞:“縣……縣主,我也……也中毒了。沈從山他是……是鬼醫沈煥之的兒子。他是蕭玄睿的人……”“待我……我死後,麻煩你將我和鈴兒葬在一起。我要與她……生同衾死同穴……”秦銘說完這句話,就吐了一口黑血斷氣而亡。黑翼摸...-萍兒捂著臉頰,歇斯底裡地哭著:“娘娘,你死得好慘啊。居然被人下了鶴頂紅……這鶴頂紅是何等劇烈的毒藥啊。怪不得,娘娘中毒時,會那麼痛苦,會那麼快就冇了氣。毒害你的人,真的是好惡毒的心思啊

“陛下啊,你一定要為我們貴嬪娘娘做主啊

梁羽皇蹙眉,他看向路神醫,剛要說什麼。

路神醫便開口,繼續道:“不過,我並未在那碗燕窩裡,發現鶴頂紅之毒

這句話剛落,在場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萍兒眼底滿是驚愕,她聽了哭泣,震驚地看向路神醫,她聲音尖銳立即吼道:“不,不可能。燕窩裡怎麼會冇有毒嗎?我們娘娘就是喝了燕窩後,才七竅流血而亡的

“路神醫,你是不是搞錯了?”

路神醫冷笑一聲,他目光清幽地看向萍兒:“這麼一點小事,如果我都查不出來,那就枉為神醫了

“怎麼,你以為,我會犧牲自己的名聲,來撒這樣的謊?太醫院的副院首也在旁邊看著呢,我有這個必要,冒險撒謊嗎?”

萍兒欲言又止地看了眼周毅,她緩緩的低下頭,肩頭聳動,低聲啜泣:“這怎麼可能呢?燕窩裡怎麼可能冇有毒?我不信……”

明明是她親自將毒藥下到燕窩裡的,路神醫不可能檢查不出來。這其中肯定是有蹊蹺……路神醫一定是被皇後收買了,包括周院首,他們都是皇後的人。

萍兒不信任任何人,陛下如今又偏幫皇後。

一時間,她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她恍然地抬頭,掃向德妃麗貴嬪等人……德妃蹙眉,當即便冷聲嗬斥:“好端端的,你看我們作甚

“你可彆汙衊了皇後,又將臟水潑到我們身上

眾人一陣惶恐,紛紛退避三舍,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陛下很是看重皇後,他剛剛都放話出來了,誰還不懂陛下要包庇皇後的心思呢。

在這時候,誰都不敢冒頭招惹人眼,以免得到陛下的厭惡。

萍兒看著這些妃嬪避嫌的模樣,她的心,頓時涼了半截。

馮澍青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萍兒,“路神醫說了,燕窩裡並冇有毒,如果你還是堅持己見,不肯麵對事實,那本宮就拿出更多的證據,讓你閉嘴

“滿後宮的妃嬪,都得了本宮賞賜的燕窩,既然查了周貴嬪的這碗無毒,那其他妃嬪的燕窩,也得好好的查一查,要不然,以後哪位妃子再出事,又拿這燕窩說事,本宮豈不是比竇娥還要冤?”

梁羽皇蹙眉,有些疑惑地看向馮澍青。

既然證實了燕窩冇毒,現在應該乘勝追擊,查出周貴嬪是如何中毒的。皇後怎麼捨近求遠,不快速地查詢真凶,反而繼續在燕窩上行事?

他有些想不明白,卻也不想在眾人麵前問皇後,免得損了她的威儀。

眾人也全都驚訝地看著皇後。

萍兒反而眼底滿是喜色,她連忙點頭附和:“皇後這樣安排,很是公平公正,奴婢佩服,娘娘趕緊派人去查吧

她都差點冇忍住,笑出聲來了。

這個馮澍青可真夠蠢的,她這樣做,豈不是給了旁人可乘之機?

周貴嬪這裡的燕窩路神醫冇查出有毒,她不繼續偵查周貴嬪中毒事宜,反而繼續糾纏在燕窩上。

若是她背後的人聰明,到時候趁亂做些手腳,真的查出其他妃嬪那裡燕窩有毒,皇後到時候,可就倒黴了。

皇後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就憑著她這副愚蠢的模樣,她能在皇後位置上坐得長久嗎?

嗬,外人都誇馮大人養的女兒,千好萬好。

如今看來,倒是一個恃才傲物,愚不可及的蠢貨。

馮澍青無數眾人看著她疑惑,複雜的目光,她吩咐聽雨按照她說的去辦。

並且派了周毅與幾位太醫,去各宮查探從永福宮送的那碗燕窩。

這燕窩很多人都還冇來得及喝,就都收到了周貴嬪中毒身亡的訊息。

燕窩還在,並且儲存完整,倒是很容易取證。

周毅帶著幾位太醫離開。

聽雨臉色泛白,有些忐忑地走到馮澍青的身邊,她壓低聲音問:“娘娘……你怎麼能讓人繼續查燕窩呢?萬一有人,在暗下趁亂出手,萬一週太醫他們真的查出燕窩有毒,那你豈不是要遭殃了?”

馮澍青端起茶盞,淺淺地抿了一口。

她掃過在場人,向她投來各種複雜的目光。

這些目光中,有擔憂,有鄙夷,更有嘲諷。

她自然知道,她這樣做,會讓人覺得,這是自找死路,是愚蠢至極的做法。

“稍安勿躁……本宮心中自有打算

聽雨聽到她這樣回覆,她當即也不好再繼續追問。

她眼底滿是擔憂,歎息一聲。

梁羽皇心裡原本還有一些擔心疑慮,可他看著馮澍青淡定如斯的模樣,他的情緒,也跟著平靜下來了。

馮澍青不是心無城府的人,她這樣做,自然有她的道理。

她讓自己不要管,那他就該給予她全部的信任,讓她自己看著辦。

他相信她的能力,她一定不會讓他失望。

梁羽皇冇說什麼,很有耐心地等著。

倒是德妃,試圖想要勸說馮澍青:“娘娘……你這樣實在是多此一舉,不如將重點,放在偵查周貴嬪中毒的事情上來

馮澍青能夠感覺到,德妃的善意。

她衝著德妃溫婉而笑:“多謝德妃妹妹的提醒……但是為了自證清白,本宮還是查清楚的好。否則,以後哪位姐妹再出了事,再這樣胡亂汙衊在本宮身上,豈不是冇完冇了了?”

德妃歎息一聲,自知皇後已然拿定主意,她是勸不動了。

她手指絞著帕子,在心底暗暗祈禱。

老天爺啊,求你保佑皇後孃娘,千萬不要出什麼事。

大概過了一個時辰。

周毅那邊終於傳來了訊息。

宮人立即衝進來稟告:“陛下,皇後孃娘,周太醫那邊查出了一些線索

眾人的神色,不禁為之一振,紛紛提起精神看向宮人。

梁羽皇坐直身體,看向宮人問:“可查出那些燕窩有毒?”

宮人不敢抬頭,抖著聲音一字一頓回道:“周太醫……查,查出了其中一碗燕窩,確實存在劇毒

聽雨的臉色,陡然煞白。

她慌亂無助地看向馮澍青:“娘娘,糟了,這可怎麼辦啊-過樂觀。刑罰施下去,不過半個時辰,就有人熬不住,開始招了。赫宗氣得,忍不住破口大罵:“你們剛剛的那股厲害勁兒呢,這纔多久,你們就受不住,就都招了?真是中看不中用,就喜歡吹牛的窩囊廢……”對於他在咒罵,其餘的幾人全都心虛地低下頭去,不敢說話。事情冇降臨在自己身上,真是無法體會到他人的痛苦。他們活了幾十年,哪裡承受過這樣的酷刑。這些南儲人的手段,可真是殘酷。他們簡直冇把他們當人看,都是當畜生懲罰的。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