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文澤文澤 作品

盛文澤程肆月熱門推薦 第50章

    

犧牲品。但我的心裡隻有盛文澤。可笑的是,盛文澤卻把我當成搖錢樹。心如死灰,爛醉如泥的我,隨手指了一群男模中最帥的那個:「今晚就你了。」宿醉第二天,我掀開男模的麵具,我整個人猶如被五雷轟頂。我不可置信的看著躺在身旁的男人。手裡的麵具不知何時掉在了他的身上............一個月前,我的爸媽把我當成商業聯姻的犧牲品。不管我怎麼軟磨硬泡,哪怕告訴爸媽,我非盛文澤不嫁。他們態度依舊十分堅決。我必須嫁...一個人,鬼知道他會變成什麼樣。

更何況,我已經和盛文澤在一起,不知為何爸媽就是不喜歡盛文澤,甚至篤定我和盛文找澤走不長。

不然我也不至於這麼著急買男友。

我按照閨蜜給的資訊,來到約定地點。

黑色西裝,銀框眼鏡。

整個咖啡廳也就眼前的這男人附和條件了。

果然,整事還是得看我們家艾利。

這男人光側臉就帥的慘絕人寰,渾身上下還散發著禁.欲係霸總味。

一看就是長輩喜歡成熟有擔當的類型。

「你好,我叫程肆月,資料我看過了,我很滿意,我們直奔主題?」

「可以。」

他抬眸掃了我一眼,眼睛明亮卻幽深,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

隻有一眼,我的氣勢在好像不自覺的弱了幾分。

「你......你也是被家裡逼結婚的吧?我的要求很簡單,我們假領證然後跟我回家應付我爸媽,說說的你要求吧?」

他那雙黑漆的眼睛直勾勾的望著我,怪異又冰冷的眼神,看得我心裡發毛。

半響,他才冷冷的開口:「好。」

「這是合同,你看看......」

他看都冇看檔案內容,拿起筆一氣嗬成,將「季予」

二字寫在檔案上。

「明早九點還在這裡見。」

我剛說完,他就起身走了。

我看著季予離開的背影,腦海裡莫名閃現一個人影。

但很快就被我否定了,不可能是他。

辦完事,我興高采烈的來到盛文澤的公司。

我和盛文澤從小玩到大,雖然他的家族冇落了,這公司也是我投資的,但他是我小時候發誓,長大後要嫁給他的男人。

「文澤......」

推開門,我看見一個姑娘迅速從盛文澤的身上彈開。

他目光閃躲,不知道是熱模的麵具,我整個人猶如被五雷轟頂。我不可置信的看著躺在身旁的男人。手裡的麵具不知何時掉在了他的身上............一個月前,我的爸媽把我當成商業聯姻的犧牲品。不管我怎麼軟磨硬泡,哪怕告訴爸媽,我非盛文澤不嫁。他們態度依舊十分堅決。我必須嫁給從未謀麵的墨家大少爺。我抽泣著一邊訴說,一邊懇求媽媽:「嗚嗚嗚嗚媽媽我愛的人是文澤,就算不嫁他,那我就一輩子留在你們身邊。」「月月,不能任性,你都收了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