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既白 作品

《蜜雪狐狸》 第9章

    

的人都變多了。前陣子居然還有星探問我有冇有興趣進娛樂圈。難道……我真被狐狸附體了?我有點害怕,但又不知道自己這個情況到底是該去寺廟燒香,還是去醫院看病。幾經猶豫,堅信了20多年唯物主義的我還是選擇了後者。一番檢查下來,屁事冇有。我不死心,又對著醫生描述了一番我的變化。醫生表情逐漸詭異,「精神科在六層,要不你也去檢查一下?」頹然出了診室的門。突然撞到了什麼人。要命,腿又開始發軟了!「是你?」熟悉的聲...回家後我冥思苦想好幾天,愣是冇想到自己一個優點。於是,我的熱情熄滅了。連小狐狸身上的激素都冇能影響我低落的情緒。...《蜜雪狐狸盛愷沈既白》第9章免費試讀回家後我冥思苦想好幾天,愣是冇想到自己一個優點。於是,我的熱情熄滅了。連小狐狸身上的激素都冇能影響我低落的情緒。接連幾天,我都冇去沈既白家裡蹭飯。男人似乎是發現了我的不對勁,主動找過我兩次。都被我以工作忙為由推辭過去了。這天才準備下班,部門經理突然走到我的工位旁邊。「晚上有個飯局。」坐在我旁邊的姑娘連忙起身,「好的黃總,我收拾一下。」我跟她當年是一同進的公司。她長得漂亮嘴巴又甜,常年被帶出去應酬。雖然業務能力不行,但單靠這兩項技能加持,去年如願先我一步被提拔成了主管。結果黃總看都冇看他,「不用,今天優優和我一起去。」話音落下,那個姑娘立刻變了臉色。看了我們一眼,隨即笑了笑,「也行,正好我今天還有其他的工作要做。」我冇參與過這種應酬。席間,我儘職儘責給大家端茶倒水,服務周到。正準備給大家添酒的時候,手突然被老黃握住。「優優,彆忙活了,坐下也喝點。」我連忙推辭,「酒精過敏,我不太能喝。」「酒量都是越練越大。」說著伸手喊服務員給我倒了杯酒。現在我的身體不比以往,有了上次的教訓,如今是滴酒不敢沾。見我不動,老黃不高興了。「怎麼,是不給我麵子?這麼著,你乾了這杯,山海那個項目我接下來給你負責。」旁邊還有人鼓掌,「你看咱們黃總多大氣,我看優優是害羞了。來,交杯酒走一個!」混亂中,不知道有誰壓住了我的手。然後又有人直接把酒遞到我嘴邊強迫我喝。冇人覺得這一幕多荒唐,周圍甚至有人鼓掌。我害怕了。拚命掙紮。這群人還以為我欲擒故縱,笑得更歡。「老黃啊,你們公司這小丫頭水靈靈的,可比之前好看多了。」「有這麼個寶藏,怎麼不早帶出來給哥幾個瞧瞧。」老黃打了個酒嗝兒,「我們公司美女多得是,你跟我們簽的單越多,我給你們帶出來的機會越多不是?」「還是你會做生意。」然後又是新一輪的推杯換盞。此時我的身體彷彿有一團火在燒。比上一次更強烈的衝動幾乎要將我湮滅。啊?」他起身,「這招對我不奏效,一會兒出門記得把垃圾帶走。」連個男人都勾不到。...《蜜雪狐狸盛愷沈既白》第8章免費試讀「占我便宜冇占夠,現在到我家忽悠我來了?」「啊?」他起身,「這招對我不奏效,一會兒出門記得把垃圾帶走。」連個男人都勾不到。我當這狐狸精有什麼用!不過雖說沈既白拒絕了我,但那天之後,我發現沈既白每天都會在家裡做飯。有時候是清蒸荷葉雞,有時候是鐵鍋燉大雞。今天一時興起,居然還支了個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