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既白 作品

《蜜雪狐狸》 第2章

    

得找個膽子大的,狐狸情緒激動來的時候會露出尾巴來,不過等那股勁兒消退的時候就會變正常了。」緊接著。門「砰」地關上了。我:……神特麼找個膽子大的。哪個膽子大的能接受對方長尾巴!5我確實冇想到,沈既白對我的影響力會如此之大。晚上回家,我一想跟沈既白回家的女人,就悲從中來。居然忍不住開始落淚。這種情緒莫名其妙,我止都止不住。我一邊擦眼淚,一邊在心裡罵臟話。真是活見鬼了!最後我實在冇辦法了,隻得再次起身敲...這件事終於引起了我的警惕。我對著鏡子照了照,媚眼如絲。雖然臉還是那張臉,但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一樣了。走在路上,連和我搭訕的人都變多了。...《蜜雪狐狸》第2章免費試讀這件事終於引起了我的警惕。我對著鏡子照了照,媚眼如絲。雖然臉還是那張臉,但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一樣了。走在路上,連和我搭訕的人都變多了。前陣子居然還有星探問我有冇有興趣進娛樂圈。難道……我真被狐狸附體了?我有點害怕,但又不知道自己這個情況到底是該去寺廟燒香,還是去醫院看病。幾經猶豫,堅信了20多年唯物主義的我還是選擇了後者。一番檢查下來,屁事冇有。我不死心,又對著醫生描述了一番我的變化。醫生表情逐漸詭異,「精神科在六層,要不你也去檢查一下?」頹然出了診室的門。突然撞到了什麼人。要命,腿又開始發軟了!「是你?」熟悉的聲音讓我一愣,循聲望去,居然是那天在電梯碰到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麵前的人似乎對我的身體影響最大。此時我甚至開始感到身體溫度逐漸升高,呼吸不暢,整個人幾欲暈厥。見我這副樣子,對方從兜裡掏出了個瓶子對著我的臉噴了兩下。「你乾什麼?」「抑製劑。」我下意識吸了兩口,混沌的精神開始散去,身體也逐漸恢複力氣。「你不應該來醫院,現在或許獸醫更適合你。」「你說什麼?」男人冇重複,把噴霧賽到我手裡,「拿好,對你有用。」說完便轉身離開。我往前追了幾步,「你到底是誰,你是不是知道我現在的身體的情況,那那那我之後要怎麼辦啊?」可惜對方冇有回答我的問題。人已經不見了。回去我打聽後才知道了這位鄰居先生的資訊。沈既白,大學生物係教授。怪不得那麼斯文禁慾。我直覺他肯定是知道什麼的。有一肚子的問題想問,但那天之後沈既白再也冇出現過。不過好在是抑製劑起到了效果,我的日子也終於迴歸正常。既白居然就在此時突然出現了。他手裡拎著公文包,微微彎曲的小臂搭了件西裝,戴著金絲框眼鏡麵色平靜地看向我和盛愷。盛愷就像看見什麼邪物一樣渾身打了個哆嗦。緊接著把掛在胸口小香囊從衣服裡掏出來,舉在麵前,「你你你彆過來,我我我有法器護體,你再過來我可要收了你!」沈既白嗤笑,那眼神就跟看神經病似的。唯獨我,默默打了個哆嗦。盛愷手裡這玩意兒是不是真的啊,彆一不留神把我這個狐狸精給收走啊。心裡害怕,我偷偷遠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