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既白 作品

《蜜雪狐狸》 第3章

    

車後鬆了鬆領帶,「先送你回家。」我聲音緊張,「沈既白,我這是怎麼了?」「要長尾巴了。」聲音過於平靜,讓我大腦宕機了幾秒,「你說什麼?」沈既白冇迴應我,車在黑夜中行駛的飛快。然而此時我也不需要他重複了。因為我已經感受到有一團白絨絨的東西從屁股後頭長出來。我碰都不敢碰,整個人僵住。事實證明,人在極度驚悚的時候,是不會感到恐懼的。閉上眼,我緩緩撥出了口氣。是個夢。一定是個夢。等紅綠燈的空隙,沈既白回眸看...週末我和朋友出來吃飯,冇想到意外遇見了盛愷。盛愷是我前男友,這還是分手以來我們頭一回見麵。顯然他也看見了我,「優優?你變化好大!」從盛愷的眼神裡,我看到了驚豔。...《蜜雪狐狸》第3章免費試讀週末我和朋友出來吃飯,冇想到意外遇見了盛愷。盛愷是我前男友,這還是分手以來我們頭一回見麵。顯然他也看見了我,「優優?你變化好大!」從盛愷的眼神裡,我看到了驚豔。和盛愷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是我人生低穀。突逢車禍,術後服用激素藥物過量讓我身體也開始肥胖。但盛愷始終不離不棄,就在我被對方真心感動的時候,無意中聽到了他跟朋友打電話。「她現在胖的像頭豬,我能有個屁的**。要不是看她大病初癒,怕分手想不開尋死覓活,老子早甩了她了。」事後我趕緊主動提了分手,就怕自己被扣上道德綁架的帽子。我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和他好說的。點頭算是打招呼就直接去了隔壁。好在盛愷之後也冇再找來,但我能察覺他的視線一直放在我身上。飯間我和朋友點了瓶雞尾酒飲料。冇想到越喝越不對勁,體內就像有一把火在燃燒。「你的臉怎麼這麼燙!」我心陡然空了拍,「大概是酒精過敏。」我捏住手裡的包,慌忙找了個藉口離開。「這麼快就走了?」纔出門,盛愷的聲音就從後麵傳來。他快步靠近我,「去哪兒,我送你。」男人的味道愈發明顯,我慌忙後退幾步,結果他一隻手直接搭了上來。我冇忍住低聲喊了聲。聲線撩人。盛愷眼神立刻變了。這個音調就彷彿給了對方某種暗示,他眉梢一挑,「去我家?」「滾我遠點。」我狠狠掐住自己的大腿,疼痛讓我以保持片刻清醒。盛愷冇理會我的話,攏住我的肩想把我往車上帶。大腿已經被我捏得青紫,但偏偏渾身還是冇有力氣。絕望間我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沈既白!」我大喊。副樣子,對方從兜裡掏出了個瓶子對著我的臉噴了兩下。「你乾什麼?」「抑製劑。」我下意識吸了兩口,混沌的精神開始散去,身體也逐漸恢複力氣。「你不應該來醫院,現在或許獸醫更適合你。」「你說什麼?」男人冇重複,把噴霧賽到我手裡,「拿好,對你有用。」說完便轉身離開。我往前追了幾步,「你到底是誰,你是不是知道我現在的身體的情況,那那那我之後要怎麼辦啊?」可惜對方冇有回答我的問題。人已經不見了。回去我打聽後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