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既白 作品

《蜜雪狐狸》 第4章

    

說什麼,趕快說。」「沈先生,我想知道我身體到底怎麼了,還有昨晚的那個尾巴……」「狐狸的報恩,就是多點動物的屬性罷了。其實冇什麼,春天過去就好了。」「可是……」裡麵又傳來女人嘔吐的聲音。沈既白嫌棄地皺眉,「實在難受,就自己找個男人,昨天親我親的不是挺順嘴麼。」我登時無話可說。沈既白打算關門,想到什麼又說了句,「記得找個膽子大的,狐狸情緒激動來的時候會露出尾巴來,不過等那股勁兒消退的時候就會變正常了。...「沈既白!」我大喊。然後用儘洪荒之力一把推開盛愷,不管不顧朝沈既白撲了過去。壓根冇注意到沈既白周圍還有其餘的人。...《蜜雪狐狸》第4章免費試讀「沈既白!」我大喊。然後用儘洪荒之力一把推開盛愷,不管不顧朝沈既白撲了過去。壓根冇注意到沈既白周圍還有其餘的人。那一刻,我隻覺得身體的躁動得到了安撫。下意識朝他脖頸蹭了蹭。「喝酒了?」我壓根聽不清他說什麼,隻能看見他的嘴巴一張一合。就跟草莓果凍似的。然後我就……咬了上去。世界安靜了。我好像還聽到了周圍的吸氣聲。但我可顧不了那麼多。身體因為這個吻逐漸恢複,我慢慢閉上了眼睛。原諒我吧!我隻是犯了全天下狐狸都會犯的錯罷了!4從沈既白的身上下來,我想了千萬種解釋的理由。然而還未張口,身體一股異樣阻止了我要說的話。「沈、沈既白……」我的聲音已經帶了哭腔,「我、我屁股有點不舒服。」似乎有什麼東西,呼之慾出。沈既白麪色微凜,打橫將我抱起,「先上車。」盛愷見狀追了過來,伸手就要扯沈既白手臂。「你誰啊,要帶優優去哪兒!」沈既白皺眉,抬頭猛地看向盛愷,原本漆黑的眸子突然閃過了一抹鬼魅的紅光。盛愷被嚇得往後退了半步。但很快沈既白已經恢複了正常,方纔那幕彷彿變成了錯覺。盛愷用力晃了晃自己的頭,「你……」沈既白冇理會盛愷,直接將我塞到後座。上車後鬆了鬆領帶,「先送你回家。」我聲音緊張,「沈既白,我這是怎麼了?」藥物過量讓我身體也開始肥胖。但盛愷始終不離不棄,就在我被對方真心感動的時候,無意中聽到了他跟朋友打電話。「她現在胖的像頭豬,我能有個屁的**。要不是看她大病初癒,怕分手想不開尋死覓活,老子早甩了她了。」事後我趕緊主動提了分手,就怕自己被扣上道德綁架的帽子。我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和他好說的。點頭算是打招呼就直接去了隔壁。好在盛愷之後也冇再找來,但我能察覺他的視線一直放在我身上。飯間我和朋友點了瓶雞尾酒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