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既白 作品

《蜜雪狐狸》 第5章

    

。」似乎有什麼東西,呼之慾出。沈既白麪色微凜,打橫將我抱起,「先上車。」盛愷見狀追了過來,伸手就要扯沈既白手臂。「你誰啊,要帶優優去哪兒!」沈既白皺眉,抬頭猛地看向盛愷,原本漆黑的眸子突然閃過了一抹鬼魅的紅光。盛愷被嚇得往後退了半步。但很快沈既白已經恢複了正常,方纔那幕彷彿變成了錯覺。盛愷用力晃了晃自己的頭,「你……」沈既白冇理會盛愷,直接將我塞到後座。上車後鬆了鬆領帶,「先送你回家。」我聲音緊張...上車後鬆了鬆領帶,「先送你回家。」我聲音緊張,「沈既白,我這是怎麼了?」「要長尾巴了。」聲音過於平靜,讓我大腦宕機了幾秒,「你說什麼?」...《蜜雪狐狸》第5章免費試讀上車後鬆了鬆領帶,「先送你回家。」我聲音緊張,「沈既白,我這是怎麼了?」「要長尾巴了。」聲音過於平靜,讓我大腦宕機了幾秒,「你說什麼?」沈既白冇迴應我,車在黑夜中行駛的飛快。然而此時我也不需要他重複了。因為我已經感受到有一團白絨絨的東西從屁股後頭長出來。我碰都不敢碰,整個人僵住。事實證明,人在極度驚悚的時候,是不會感到恐懼的。閉上眼,我緩緩撥出了口氣。是個夢。一定是個夢。等紅綠燈的空隙,沈既白回眸看了我一眼。「怕了?」廢話!擱誰誰不害怕!沈既白低笑,「既然害怕,那就睡一覺吧。」說完,我居然慢慢失去了意識。再睜眼,我已經躺在自己床上。昨晚的衣服還冇換下來。第一件事我就是摸了摸自己屁股後麵。滑溜溜的,什麼都冇有。彷彿昨天經曆的就是個夢境。手機上全是盛愷發來的簡訊。「我問過你朋友了,他們說跟我分手後你一直單身。」「昨天帶你走那男的,是你故意氣我的對不對?」「優優,我好想你,咱們複合吧。」所以……昨天我經曆的一切不是夢?這次我再也等不了了,我有太多的問題想要問沈既白了。我不知道他具體的上班地點,隻能在他家門口等。一直到了深夜,電梯門才緩緩打開。沈既白終於出現了。卻不是一個人。身上還掛了個……女人。女人氣息已經不穩,踩著高跟鞋走路東倒西歪。外貌倒是和沈既白相當登對。男人轉頭,和正在當壁畫的我四目相對。沈既白眼底閃過幾分不耐,「有事兒?」我張了張嘴,正要說話,他懷裡的女人突然嘔了一聲,好像馬上要吐出來。負責任?」我欲哭無淚,「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其實饞你身子的另有其狐……」1我救了隻小狐狸。那天之後我就感覺不對勁了。腿變長了、腰變細了,長得都比以前好看了。開始我冇多想,還以為是健身起了效果。但最近我的身體越發奇怪。精神不振、食慾減退,乾彆的提不起勁頭,唯獨看見長得帥的心跳加速、兩眼冒光。這天我萎靡地剛進電梯,發現裡頭站著個男人。肩寬腿長,相貌斯文,瞬間我身體的雷達又動了。腿一軟,差點摔在地上!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