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既白 作品

《蜜雪狐狸》 第6章

    

是那天在電梯碰到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麵前的人似乎對我的身體影響最大。此時我甚至開始感到身體溫度逐漸升高,呼吸不暢,整個人幾欲暈厥。見我這副樣子,對方從兜裡掏出了個瓶子對著我的臉噴了兩下。「你乾什麼?」「抑製劑。」我下意識吸了兩口,混沌的精神開始散去,身體也逐漸恢複力氣。「你不應該來醫院,現在或許獸醫更適合你。」「你說什麼?」男人冇重複,把噴霧賽到我手裡,「拿好,對你有用。」說完便轉身離開。我...外貌倒是和沈既白相當登對。男人轉頭,和正在當壁畫的我四目相對。沈既白眼底閃過幾分不耐,「有事兒?」我張了張嘴,正要說話,他懷裡的女人突然嘔了一聲,好像馬上要吐出來。「再忍忍。」...《蜜雪狐狸》第6章免費試讀外貌倒是和沈既白相當登對。男人轉頭,和正在當壁畫的我四目相對。沈既白眼底閃過幾分不耐,「有事兒?」我張了張嘴,正要說話,他懷裡的女人突然嘔了一聲,好像馬上要吐出來。「再忍忍。」沈既白皺眉,伸出大拇指打開指紋鎖,帶著女人走了進去。大門未關,我還能聽到裡麵有女人抱著馬桶吐得聲音。雖然我是個狐狸精,但也是個有道德的狐狸精。能看得出來,沈既白跟那個女人關係匪淺。按照道理我應該立刻離開。但想到我隨時能長出來的尾巴,我就猶豫了。徘徊間,沈既白又出來了。「要說什麼,趕快說。」「沈先生,我想知道我身體到底怎麼了,還有昨晚的那個尾巴……」「狐狸的報恩,就是多點動物的屬性罷了。其實冇什麼,春天過去就好了。」「可是……」裡麵又傳來女人嘔吐的聲音。沈既白嫌棄地皺眉,「實在難受,就自己找個男人,昨天親我親的不是挺順嘴麼。」我登時無話可說。沈既白打算關門,想到什麼又說了句,「記得找個膽子大的,狐狸情緒激動來的時候會露出尾巴來,不過等那股勁兒消退的時候就會變正常了。」緊接著。門「砰」地關上了。我:……神特麼找個膽子大的。哪個膽子大的能接受對方長尾巴!5我確實冇想到,沈既白對我的影響力會如此之大。晚上回家,我一想跟沈既白回家的女人,就悲從中來。居然忍不住開始落淚。這種情緒莫名其妙,我止都止不住。我一邊擦眼淚,一邊在心裡罵臟話。真是活見鬼了!最後我實在冇辦法了,隻得再次起身敲響了隔壁的門。等了片刻,沈既白出現了。男人似乎剛洗完澡,身上穿著深棕色浴袍。髮梢微濕,水滴順著臉頰冇入衣領。唯一可惜的是,聲音冷淡地要命。「有事?」我指著自己臉上的淚珠子,「我總是流眼淚怎麼辦啊。」沈既白捏了捏眉心,「我說了,我不是獸醫。」「但你……嗝,肯定有辦法!」我哭得已經說不成一個完整的句子了。把我老黃踹地上了。老黃罵罵咧咧要站起來。女人冇理會他,架著我往外走的時候還用高跟鞋踩了下老黃的手。「媽的,老子最煩你這種精蟲上腦、油膩噁心的蛀蟲了。」8站在酒店門口,女人和我自我介紹。「我是沈既白的姐姐,沈丹青。我見過你,在沈二家裡。」我冇想到她那天都喝醉了,居然還記得晚上的事。然後她掏出手機,「我現在讓沈二過來接你。」這邊離我們住的地方不遠,不多時一輛車就停在我們麵前。沈既白匆忙從車上下來,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