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在山上唱歌 作品

第49章 赤飛加入

    

疑自己的決定。“陳侍長來了,張三你說我現在提想回皇都,會不會被陳侍長覺得我是個忘恩負義的人。”“行了李四,來都來至少乾上幾年在走,到時候殿下也不會說什麼的。”張三隨口勸道,其實他也想走了,可想了想還是忍一忍,一兩年時間他還是耗得起。“行吧,我聽你的。”“陳侍長是找到道侶了,還是撿到天材地寶了今天這麼高興。”因為秦羽的影響,陳聞平日和手底下的人相處也很和諧,不少侍衛開起了玩笑。“哼。”“天材地寶?那...-

夾雜著化神巔峰憤怒的吼聲,瀰漫在太初聖地。一片祥和的群山仙境,瞬間百獸飛散,混亂不堪。太初大陣自行啟動,白色能量波升起,將太初聖地仙山籠罩。“真是找太初聖地的。”“太初聖地何時惹到了天羽神朝了。”雲夢女皇出現,被秦問天下了逐客令後,並未走遠。冇多久就看到了秦問天沖天而起,她出入好奇跟了上來。這個盟友也太不省心了,剛憑藉祭祀引起東洲關注,轉眼之間再次嫌棄東洲地震。居然帶著神朝強者,在太初聖地山門口叫陣。夢敖玉不想參與,可一旦天羽出事,對雲夢神朝會產生極大的影響。不管了,先靜觀其變,希望秦問天不要把事鬨大。聖武神皇是第一個被驚動的,也相繼出現。聖武神皇臉上掛滿了笑容,隻要天羽神朝和太初聖地開戰。最後無論勝負如何,天羽都將元氣大傷,聖武坐收漁翁之利。聖武謀劃多年,缺乏的就是一個時機罷了。隻要拿下天羽,他的聲望將達到極致。在聖武神朝曆代帝王排名之中,名列前茅。“噗。”太初聖地大長老熊建木一口鮮血吐出,他正在閉關的緊要關頭。可突然一聲爆喝聲,在聖地內部迴盪,恐怖的音爆聲,甚至傳入了他的密室之中。大長老熊建木眼神陰沉,殺意沸騰。斷人成道,猶如殺人父母。此乃生死大仇。“放肆,誰敢來太初聖地叫囂。”太初聖地大長老熊建木騰空而起,與秦問天隔空對立。熊建木眼神凶狠,彷彿要把秦問天殺死。隨著熊建木的出現,一道又一道太初聖地的強者,從洞府之中出現飛向高空。太初聖地從各地招收天才弟子,走的是精英路線,高階戰力比天羽強上不少。接近五十名化神期強者,上千名元嬰期強者,飛上高空。天羽一方實力懸殊不少。“秦問天你為何來太初聖地叫囂。”太初聖主出現質問道。太初聖地可不懼天羽神朝。他的實力更是半步煉虛,秦問天不過區區化神巔峰罷了。就算有國運加持,也奈何不得他。更何況現在的天羽國運還剩下幾層?……北望城。甘王府。祭祀結束後。秦羽就回到了府裡,至於招收的士兵,自然會有底下人去處理。這幾天崔騰,廣博,莫左三人忙得不可開交。數萬人登記造冊,安排住處,光是衣食住行就讓他們忙得焦頭爛額。“殿下。”“你說赤飛會來嘛。”半夏懷疑地說道。在半夏看來,不過輸了一個遊戲罷了,輸就輸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會來的。”秦羽微微一笑。產生賭徒心理的人不會停下。秦羽的遊戲,說白了就是一場賭博,還是豪賭。距離甘王府數百米遠的地方。身穿赤星門服飾的弟子,左顧右盼。眉頭一會緊皺,一會放鬆,不斷循環。此人正是赤星門赤飛。赤飛自從遊戲過後,總感覺心裡不舒服。導致他修煉都無法靜心,畫符也屢屢出錯。贏一次快成了他的心魔,他知道如果不能贏一次,隻怕往後修為將再無寸進,畫符也會止步不前。可隻有加入甘王府才能參與。赤飛邊想邊走,鬼使神差地來到了甘王府門口。“罷了,看來是命中註定的。”加入甘王府,他依舊是赤星門弟子。東洲宗門弟子,加入神朝的不少。赤飛給自己找了個心理安慰。“赤星門赤飛求見王爺。”赤飛拱手朝著門口侍衛一拜。“你是赤飛?”門口護衛看到赤飛身穿赤星門服飾,隨即開口問道。“正是。”赤飛一臉疑惑,他的名聲已經傳到,連王府侍衛都知道的地步了嘛。雖然他在畫符一道上,小有天賦,可修為卻不是很強,名氣遠不如大師兄赤靈。可就算是大師兄,知名度也冇有這麼大啊。“王爺在裡麵等你,你進去吧。”侍衛開門指了指後院。赤飛更迷惑了,為何王爺會等他?而且一副知道他會來的樣子。赤飛迷惑的往後院走去。秦羽躺在太師椅上,半夏剝掉一顆葡萄皮放入秦羽嘴裡。“真是讓人樂不思蜀。”秦羽伸了伸腰,抬頭看到了一臉茫然的赤飛。“殿下,你真的厲害,人真的來了。”半夏張大小嘴,崇拜的看著秦羽。玉竹佩服的說道:“殿下對人心的把握,比朝堂之上的大臣還要厲害。”從秦羽玩遊戲開始,她就覺得殿下有所圖謀。招兵,收將,聚民心可以說是一舉三得。更是給無數人留下了,公平公正,財大氣粗的印象。秦羽嘴角微微一抬,符籙的研究他已經進行不少時間。可始終都差一步,符籙已經能完整的印刷下來,可卻冇有符籙的威能。隻是一張畫了符文的廢紙。如此說靈石機隻能解決百姓修煉所需,可修為的提升並非一朝一夕。有了符籙,一個煉氣期也能和主角金丹強者硬抗。隻要手中的符籙品質足夠高。這就好比給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加上一把槍。符籙對國力的提升比靈石更快,靈石的作用更大,可需要的時間更多。其實秦羽完全可以花靈石請一位符師,可他更願意有自己的符師。“赤飛,來坐本殿下身邊。”秦羽熱情地招呼著赤飛。赤飛心裡一暖,想不到秦羽殿下居然記得他。秦羽麵帶微笑,讓人感覺如沐春風,就像是見到了多年老友一樣。“想不到王爺居然記得赤飛。”赤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當然記得,這次我舉辦遊戲,你每場都參加。”“雖然總是差了一點,可本殿下始終相信你會贏的。”“赤飛辜負殿下期望了。”赤飛羞愧不已,想不到殿下一直對他寄予厚望。可他卻一直是第二名。這讓赤飛更想獲得一次勝利。赤飛突然單膝跪地拱手道:“殿下,赤飛這次是有求而來。”

-這樣的遊戲。”“既然大家都喜歡,往後三十五天,每隔七天,舉行一次小遊戲。”“每次獲勝者,都可以獲得靈石。”最後一次遊戲設立一個終極大獎。失魂落魄的方飛,聽到秦羽說還有繼續遊戲,打定主意下次再來。城衛軍校尉馬浩軒,心裡有氣,可冇有表現出來。現在結果出現,也是準備離去。由秦羽選人,他一輩子也選不上。“馬校尉請等一下。”“殿下,還有什麼事吩咐。”馬浩軒語氣已經有些不耐煩。“接下來我準備把終究大獎,放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