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在山上唱歌 作品

第47章 傾巢出動

    

感受到一股荒涼感。“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隻有親身來到大西北的甘龍,秦羽才知道荒涼並非單純的形容詞。“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渡玉門關。”玉竹讀過不少詩歌,可這兩句讓她感覺心神盪漾,彷彿荒涼的大西北就在眼前。玉竹拿出紙筆,記下了這驚為天人的詩句。“這裡的靈氣濃度隻怕連一品靈地都達不到。”木舟彤吐槽道,他在這裡如果不用靈石,修為將不進反退。靈氣濃度分十等,一品最低,十品最高。“我還是第一次...-

是的陛下,城裡空無一人。”“那城裡的人都去哪裡了。”秦問天問道。“千萬人的大城居然空無一人。”唐淩一臉震驚,就算是陛下都不一定能叫動一城的人。人心各異,更何況是千萬人的大城。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聽從朝廷的安排。濱海城主笑了一聲說道:“微臣一開始也驚慌,還以為出現了意外,有敵人入侵占領了北望城。還是秦羽殿下的部下出現,給微臣講了城中百姓都提前一天,去參加封王祭祀了。當時微臣比陛下還驚訝,什麼時候封王祭祀能讓全城百姓,都自發參與了。”濱海城主,越說越興奮。“直到第二天,微臣才知道了原因。也被秦羽殿下的手段折服。僅憑一個抽獎活動,就收服了民心,讓無數百姓心甘情願被驅使。無數人爭先恐後加入王府。”“唯一不完美的就是,中途太初聖主公然提出拒收秦羽殿下為弟子,被秦羽殿下怒懟後,發怒想出手傷害秦羽殿下。”“好在大乾神朝乾龍虎元帥及時出現,攔住了太初聖主。”濱海城主現在都心有餘悸,聖主之怒等同神皇之怒。一般人早就被嚇破膽了。可秦羽殿下不過築基修為,卻絲毫不懼。這也是馬銳誌佩服的一個原因。有勇有謀。勇可直麵聖主,謀可收攏民心。“三皇子殿下,這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麵對聖主而無懼,以遊戲操控人心。不愧是陛下子嗣。”唐淩稱讚道。這一段經曆猶如小說一樣,讓唐淩也忍不住稱讚。貪汙皇子,被百姓厭棄,僅僅憑藉一個遊戲,就成了百姓愛戴的王爺。“三皇子殿下可真聰明,他是怎麼想到這個辦法的?”兵部尚書李金,像聽天書一樣,感覺不可思議。百姓一言既止,令行禁止,而這僅僅隻是一場遊戲的功勞。要知道軍隊士兵,想要到這一步,需要長達幾個月的時間,不斷灌輸服從命令的訓練纔有能達到這個效果。吏部尚書更是佩服,他進來老是被下麵的人反駁,他想知道秦羽是如何憑一個遊戲就讓人聽話的。“祭祀花費的靈石都是真的,秦羽殿下從哪裡來的這麼多靈石。”唐淩疑惑道。“這屬下就不知了。”濱海城主回道。他怎麼會知道秦羽殿下的靈石來源,原本以為是神朝給的,現在看來連神朝也不知情。剛剛附和魏正的幾個國公,不爽地看著魏正。都是這混蛋嘴硬,還找了一套說辭,連他們都走眼了。“退下吧。”秦問天聲音平淡,卻蘊含一股滔天怒氣。原本秦問天聽到有人如此誇獎秦羽,對魏正的怒氣消散了不少。也對濱海城主的印象好了不少。可聽到太初聖主為老不尊,居然對羽兒動手。一股滔天殺意瀰漫。魏正被嚇得一激靈,還以為秦皇是對他不滿。“陛下,此事太過離譜,微臣也冇想到是真的。”魏正戰戰兢兢地解釋道。秦問天冇心情理會魏正,氣運金龍在皇城上空飛舞。氣運金龍都驚動了。秦皇真的怒了。“陛下,魏大夫質疑有理有據,並非大錯,還望陛下息怒。”唐淩求情道拱手求情。魏正這混蛋,雖然得罪的人不少,可神朝也需要這樣一位敢於正義執言的臣子。“陛下息怒。”各部尚書國公紛紛求情。“陛下,當務之急要先搞清楚,秦羽殿下究竟是如何賺到這幾千萬靈石的。”“也許能幫助神朝,度過危機。”唐淩勸諫。秦問天冇有理會唐淩,身影消失在大殿之中。“不好陛下,這是找太初聖主算賬去了。”唐淩想起來,以秦問天的性格,以及對秦羽的寵愛。太初聖主不顧顏麵以大欺小,必然讓秦皇大怒。他也是被三皇子殿下的所作所為驚訝,還有杠精魏正影響了判斷。“跟上去。”唐淩帶上各部尚書國公消失在大殿。秦問天立於皇城上空,恐怖的氣息瀰漫全城。一條氣運金龍纏繞在秦問天周圍。發出低聲龍吟聲。“陛下為何散發氣息,而且氣息中蘊含了滔天怒氣。”皇城內的強者紛紛走上大街,看向被氣運金龍纏繞的秦問天。“何事讓陛下大怒。”有臣子在地麵發聲詢問。“太初老狗以大欺小,傷我天羽皇子,本,今日起太初聖地納入天羽仇敵之列。”秦問天說完後,向太初聖地飛去。一道金色光影在空中劃過,恐怖的氣息席捲大地。無數生靈匍匐在地。太初聖主半步煉虛境,對羽兒動手,他不敢想象其中的風險。一旦羽兒出了事,他拿什麼去麵對他母親。唐淩暗探一聲不好,緊隨其後。大殿內的十幾人全都跟了上去。十幾道化神境強者的化作流光,在天空不斷劃過。“好膽,太初聖地欺我天羽無人不成,堂堂聖主居然不要臉皮對晚輩動手。”皇城中數十道化神境的氣息出現,化作流光消失在皇城中。數百位元嬰期強者,反應不及化神境強者,可也迅速跟了上去。數十位化神境強者,身後跟著數百名元嬰期。沿途無數修士,見到這一幕還以為是天羽神朝要準備開戰了,不然為何神朝的強者幾乎傾巢而出了。所過之處,無數生靈無不瑟瑟發抖,隻是一名元嬰期修為的強者就能開宗立派,占山稱王了更何況是幾百名,隻是路過所散發的氣息,便震懾了無數的生靈。許多築基金丹期修為的還以為神朝要開始全麵戰爭了,畢竟一次出動幾百名,就算是聖地也差不多算是傾巢而動了吧。這等盛況,東洲已經數千年冇有出現過了。幽夢沼澤。這裡是無數探險者的噩夢之地,因為這裡雄踞著數位化神期大妖,元嬰期大妖更是多達數十之多,但沼澤有一種靈果可幫修士修煉,所以引得無數尋寶者前往這裡。而此刻下方正在發生激戰,一名金丹期強者帶著數名築基期修士,正與沼澤內大妖發生戰鬥,幾名築基期冇多久便負傷倒地,隻剩下最後一名金丹後期的老者在堅持。

-意拿到外麵去,人工費也就能收二十塊。五倍的報酬讓他們一個乾勁十足。他們大多數都是築基中期的修為,築基中期靈石俸祿,一個月也就二百塊下品靈石。可現在隻需要煉製一台機器,就有一百塊下品靈石。循環煉製他們的速度已經提高幾倍,平均下來一人一天可以煉製兩台,就算是一個法強級煉器師一天也才煉製一台。一天能產出一千台靈石機。“每隔七天把靈石去鋪設出去,記住不要引人耳目。”“是殿下。”陳聞回道。張三和李四跟隨在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