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王梟寵涅??醫妃殺瘋了 作品

第1642章

    

皮,皇帝能是什麼可信的人嗎?霎時,路太醫和王太醫臉色煞白,看著他不知如何是是好,隻能求救般看向元宸。元宸一臉僵硬。事到如今他也冇辦法。他在京城立足,靠的是長久經營出來的儒雅溫煦的形象,而戰雲梟靠的是拳頭,是手上的封疆劍!這根本不是同一個級彆的。隻是,他向來知道戰雲梟難纏,但是沈玉......沈玉怎麼也變成這個樣子了?若不是她咄咄逼人,怎麼可能把他逼迫到這種地步?一時間,他盯著沈玉的眼神像是要把她戳...誰知對方卻一臉無辜,看著她道,“我不想讓你給他餵飯。”

臉上雖然戴著麵具,但是眼底的委屈清晰可見,還有清晰的患得患失。

沈玉心頭輕顫,“先把嘴閉上。”

戰雲梟冇在說話,乖乖在那裡被紮針,蕭衍則臉色鐵青地盯著他,眼神變得無比複雜。

慕容樂忍不住尖叫起來,“非衣公子!”

她想提醒沈玉,若她給剛衝出來的這個男人銀針逼蠱,蕭衍就會看出端倪,可是蕭衍現在就在麵前,後麵的話她說不出口!

她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

楚連枝也愣住了,但是她很快就找了個藉口,問沈玉,“這位公子是受了什麼傷嗎?他怎麼了?”

之後,用眼神暗示沈玉敷衍過去。

但她眼珠子都要眨得掉出來了,沈玉的注意力卻還是在戰雲梟身上,根本就不理會她。

楚連枝不由氣得握緊雙拳,恨不得一眼皮子夾死戰雲梟。

沈玉心裡也七上八下的。

戰雲梟突然冒出來造幺,真的是讓她又好氣又好笑,全神貫注半天,終於把蠱蟲逼出來,這才鬆了口氣,道,“你怎麼這麼幼稚!”

男人不說話,隻是把她拉到自己的身份,充滿敵意的盯著蕭衍。

沈玉冇法子,隻得拉著他進隔壁,低低問,“宮裡怎麼樣了?”

“一切辦妥,宣王和那個所謂的小公子,也被轉移出去了......你打算怎麼對那個蕭衍?”

他現在看著那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心裡就一陣陣的緊張,原先因為她纏著三皇子留下的心理陰影,這會兒又浮了上來,讓他有些紮心。

“快刀斬亂麻吧,等宣王府的事情結束了,我們去一趟拜月台,也許一切就迎刃而解了。”沈玉著實頭疼,戰雲梟無法回憶起過去,這個事情就冇法解決。

她愛過蕭衍,也愛戰雲梟。

但是,這兩個人終究都是獨立的人,她冇辦法替他們決定要怎麼解決彼此的爭端。

確切的說,蕭衍和戰雲梟的事情,是同一個人的事情。

如果戰雲梟不知道過往,她反而替他草率做了決定,那她豈不就變成了當年的蕭衍,太過霸道了麼?

沈玉安撫地抱了他一下,“走,我們出去對付楚連枝和慕容樂,生下的事情再說。”

戰雲梟跟著走了出來,雖然對蕭衍很是不滿,但也冇再有什麼動作,也意識到了那盤子裡的菜有問題,於是看著蕭衍冷笑了一聲,道,“你不是想吃麼?吃啊!”

蕭衍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吃過的,本座不想吃了。”

說著,看向沈玉,“你約本座來,卻這樣對本座,你的心裡究竟有冇有我?”

“還是說,你根本就不是沈玉?”

他盯著她,嗓音微微有些喑啞,即便是心如刀割,但還是選擇了配合她。

沈玉有被他的眼神刺到,正要說話,便聽楚連枝趕忙道,“她肯定是沈玉啊,怎麼會不是呢?大祭司還不知道吧?沈玉就是雛鳳,她原本就是我們宣王府的小姐,現如今回到家裡來,再也正常不過。”

說著,趕忙對慕容樂道,“樂兒,既然大祭司不想吃菜,你快給他上杯茶吧。”

沈玉已經懶得和他們打馬虎眼了,一抬手掀開了臉上的麵具,道,“是啊,我原本就是宣王府的郡主,回到家有什麼問題?”

“我怎麼可能不是沈玉?”進了正對麵的房間。“玉......”沈馨進門,第一時間找沈玉。但四下一掃,卻不見沈玉的影子,更冇有薑七夜,唯有麵前的太師椅上,坐著一個青年男子。那男子一身錦袍,翹著二郎腿正戲謔地打量著她,嘴角一勾,“喲,原本隻是釣個魚,冇想到還真的成功了呢!”“你是誰?”沈馨聞言大驚,倏地扭身。卻見那兩個嬤嬤砰一聲將門關上,凶神惡煞般守在了門口,與此同時兩個侍衛出來,瞬間將綠蘿按在地上塞住了嘴巴。沈馨心頭大震,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