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王梟寵涅??醫妃殺瘋了 作品

第1641章

    

是,他習慣了緘默,什麼都不說,自己一個舔舐傷口。也許,他可能已經對這個世界失望,知道自己說什麼,無論哭喊得多大聲,都不會有人來安撫,治癒。畢竟,就連自己的父母都從未將他放在心上。多殘忍!沈玉喉頭滾了滾,一時間胸腔憋得難受至極,對長公主最後的一絲絲同情也蕩然無存,再看眼前這個人,更覺得他無比齷齪。最後,心下隻剩一句:狗男女!臉上癢癢的,抹了一把,才發現早就落了淚,臉頰一片濕。回神看向謝長留,眼底諸般...“現在慕容樂盯上了你,今晚他們會給你下蠱。”沈玉看著他,“你就不要盯著我了。”

“你不打算幫我?”他的目光依舊落在讓臉上,嗓音微微顫抖著,“宮裡的事情,我已經替你解決妥當了。”

那眼神當中,隱隱埋藏一絲絲控訴,“你想要楚驚天登基,我替他鋪好了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

“......”沈玉深呼吸。

蕭衍像個牛皮糖,她一點辦法都冇有。

還冇想好怎麼和他說,外麵已經傳來了楚連枝的聲音,“府上從天下樓請來的廚子,做的都是九黎的菜。聽說大祭司從那邊來,那應該是喜歡的,快,快端進去。”

說著,喜笑顏開地走了進來。

身後,還跟著嬌滴滴的慕容樂,她一臉女兒家的嬌羞,隻是這嬌羞之間多了幾分陰狠,目光若有若無落在盤子裡的菜上麵,將菜放在蕭衍麵前,道,“大祭司,您嚐嚐這道,廚子說,這個是他最擅長的。”

說著,揭開菜碗上麵的蓋子,露出了裡麵的食物。

是一碗五色米飯,外加一盆酸湯魚。

沈玉往那邊瞟了一眼,低低道,“料估計就在這裡麵了。”

蕭衍深深看了她一眼,問,“你喜歡這兩道菜嗎?”

沈玉一僵,回神道,“我不喜歡吃酸的,大祭司呢?”

說著,瞥了眼慕容樂,道,“這可是慕容小姐的一番心意。”

慕容樂臉上一紅,羞澀道,“祭司大人,您嚐嚐吧。”

蕭衍卻不理會她,反而扭頭看向沈玉,給她出了個難題,“本座來是因為你,如果這是你的心意,本座就吃了。”

沈玉:“......”

慕容樂的醋意,在這一瞬間潮水般湧了上來,幾乎下意識就往前走了一步。

楚連枝也冇想到蕭衍會是這個反應,一把拉住慕容樂低低道,“那是北堂非衣!”

慕容樂這才稍微冷靜一些。

對了,蕭衍現在糾纏的這個人不是沈玉,是北堂非衣,隻是一個男人而已。就算是蕭衍有什麼想法,也是白用功。

她緩緩深呼吸,看向沈玉,“既然是大祭司要求的,那......沈姑娘不如喂大祭司吃一口,讓他嚐嚐?”

說著,咬牙切齒道,“畢竟,他是冒著大雨為你而來的。”

蕭衍聞言眼底閃過一抹幽深寒意,如果不是沈玉在這裡,他就能當場滅了宣王府。但是此刻,他的注意力卻不在這裡,於是順著慕容樂的話,道,“是啊,本座是為你來的。”

“沈玉,如果你喂本座吃,本座就吃一口。”如果你要我死的話,我今天就成全你。

他的眼底沁出一絲絲淚意,但並不明顯。

沈玉進退兩難,隱忍深呼吸一口氣,正要說你愛吃不吃,結果門外突然一道人影闖入,道,“你不吃我吃。”

話音未落,居然一把搶過那一晚五色米飯,三兩下塞進了嘴巴裡。

“你——”

沈玉驚得騰一聲站了起來。

看著麵前人說不出話,回神隻得拿出銀針,刷刷幾下甩在了他身上,“你瘋了!”

按理說,他們一起聽的牆角,他應該知道慕容樂和楚連枝今晚要對付蕭衍,這飯菜裡麵肯定下了東西,可他卻衝出來把蕭衍的飯菜給吃了!豈不是多了南楚的血脈?到時候,如何繼承大統?”“也不怕最後西秦江山改了姓?”“是啊,”楚驚天跟著問,“他這個反應,著實太奇怪了。”結果賀蘭梅久看了他一眼,寫道,“你不也想娶雛鳳?”“天下誰人不想?”“......”楚驚天被噎得說不出話來。卻見賀蘭梅久又寫道,“梁王郡主之所以著急了,是以為半月前太子殿下從西秦出發,已經前往宣王府了,為的就是婚約。”“......”這下子,沈玉和楚驚天都愣住了。沈玉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