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雪東方問天 作品

第1章 穿越產子

    

……她揣摩不透這個女人,她到底是敵是友?皇太後與她認識嗎?若是不認識,她又是晉王帶進宮的,怎麼敢讓她當小龜蛋的老師?如果隻是為了她的賢纔要留她在宮裡,那小龜蛋豈不是成了被利用的犧牲品?千頭萬緒,蘇雪一時理不清楚,事關小龜蛋的安危,她決定回去之後還是要打開墨玄係統看看這個明無道。隻是,打開墨玄係統,又會做那些噩夢,做噩夢也不要緊,她隻怕動搖自己留下來的心誌。與小龜蛋有關,那也顧不得那麼許多了。大神格...大魏王朝。

翼王府廢院裡,連日暴雨,把破舊的廢院大門衝劇得掉了顏色。蘇雪躺在潮濕的床上,腹中痛得厲害,她已經

痛了一天一夜,再支撐不住了。

“”她氣若遊絲地喊了一聲,覺得生命已經走到了儘頭,可這孩子,她還不曾見過一麵

“王妃。您再使勁,再使勁啊,快生出來了。”間候她的塘嬤哭著喊了一聲,嗓於已經沙啞。

蘇雪使勁拉住嬤嫁的手,絕美的麵容蒼白至極,“告訴王爺,我真的冇有謀害清公主,也冇有私通侍衛,真的

冇有。

嬤嬤哭著道:“娘娘。王爺會相信您的。您要堅持啊。”

蘇雪把全身的力氣。都往腹中積壓。便陡然覺得一鬆,隨即黑暗席捲上來,聽得一聲嬰兒啼哭,她緩繞地笑

了,緊握的雙手鬆開

“娘娘。是小世子,您幫王爺生了編驚喜的聲音隨即變成驚喊,“娘娘,娘

破舊大門被迅速推開,-名身穿華貴衣裳的女子帶著幾名婆子侍女進來,她唇目寒蘇,顯得氣度非凡,進門瞧

了一眼床上已經不知人事的蘇雪,眼底的厭惡與痛快還來不及消退。便蘇蘇地道:“把孩子抱走。

嬤嬤迅速剪了臍帶。護著孩子,跪在了地上,哭著道:“清公主。您不能帶走世子,求您找大夫來,王妃快不

行了。”

清公主身邊的人馬上去搶走了孩子。抱在清公主的麵前,“公主”

清公主看著那孩子。孩子的眉目像極了阿黑,她眼底驟然湧起了恨意,取出手絹,捂住嬰孩的口鼻,蘇蘇地

道:“蘇氏與府中侍衛私通。誕下孽種,本言驗明正身。確實非翼王骨肉。

媳嬤駭然。猛地想上前搶孩子,卻被隨同進來的婆子鉗住,狠狠地甩了兩巴掌,“你這刁奴。擰掇王妃私通府

衛,罪大惡極,該論死罪

幾巴掌下來,打得嬤嬤口鼻出血。噻哭不止

嬰兒被捂住口鼻,漸漸就不動了

清公主移開手,把手絹丟棄在地上。看著身邊的婆於侍女,“見了王爺,知道怎麼京報嗎”

婆於恭謹道:“回公主的話,蘇氏所生的孩兒,與侍衛方莫有七八分相似。”

清公主微微一笑,晃動頭上珠翠,金貴的腳步往前挪了挪。站在床邊看著蘇雪,心頭大恨彷彿才消數。終於死

了。

若不是阿翼非要等孩子出生,驗明正身,她早就想殺了蘇雪,怎容她活著誕下孩兒

“灌下毒酒,草蓆裹屍。丟在亂葬崗!”清公主級紙下令。

是!”身邊婆於上前。早備下了每酒前來,以兩指捏開蘇雪的嘴巴,便要灌下毒酒。

昏迷過去的蘇雪,卻忽然睜開了漆黑幽寒的眸子。盯著婆子凶狠的臉,她錯愕片刻隨即有記憶灌入,眸於驚怒

頓生,一手撥開了毒酒,教住婆子的領口把她拽下來,奪了她頭上管子,便狠狠刺向婆子的眼睛

慘叫聲傳來,頓時血流如注。

清公主麵容陡變,“蘇滿。你罪大惡板。還不速速就死”

蘇滿教著被褥坐了起來,-腳路開伏在邊上慘叫的婆子,隻覺得全身疼痛得要緊,她深呼吸一口,這破身子是

剛生完孩子。穿越都比彆人倒耳,媽的看書溂

卒好墨醫世家的靈力尚存,當即催動靈力療傷。止住了疼痛。赤腳站在了地上。清公主簡直不能相信。這是她欺辱了十個月也不敢反抗的蘇雪嗎原來一直在裝溫順。

殺了她!“清公主尊資的麵容裂出了狂怒,狠狠下令!&039;&039;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麼一問,我便肯定了,方纔還以為自己眼花了呢,總覺得是瞧見了兩層影子疊在一起。”蘇雪苦笑,能看到兩層影子疊在一起,那基本是全部看穿了,一般障眼法到這個時候,也隻能閃一閃。她走過去蹲在她的身前,誠懇地道:“您放心,我這是治他,不會害他老人家的。”老王妃瞧著她,眉目溫柔,“我知道,否則我不會不阻止你,站起來吧,這麼大的肚子,蹲著不難受嗎”她拍著旁邊的貴妃榻,“在這裡躺一下,與我說說話吧,我許久冇像如今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