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成魔方辰 作品

第974章 被迫離去

    

?不過她隨即想到心安安消失在海炎火山那段時間,瞬間明瞭。原來當時心安安一首跟方辰在一起,他們該不會.心安安則是繼續道:“此人性格我很瞭解!如果惹他!他必定會十倍報複。但若是助他!他也會十倍報答!隻要我們繼續攔住岩獸!日後他就算真崛起了,也不會對我們如何?!我向你們保證!”聽到這話,血白澤三妖再度陷入沉默。心麗莎望著心安安,問:“安安,此事關乎到我海妖存亡,你可不能亂說!”心安安依舊堅硬,道:“母親...--

因為家族權力緣故,她父母與大伯的關係並不好,這也導致他們一脈處處被針對。

眼前的端木欽風在家族當中不少為難她和兄長端木星,更是數次想要將她嫁給那些風流紈絝。

好在她身上有與方辰的婚約,這纔沒有讓其得逞。

但端木欽風針對他們的動作從未停止,仗著自己的年齡和實力,不斷欺辱針對她。

好在哥哥端木星在,每一次都能夠化險為夷。

但就算端木星聰慧,在對方一直招惹他們的情況下也會感到不耐煩。

不過因為端木家情況特殊,也不容繼續內鬥下去。

加上大伯實力也遠在他們之上,端木星隻能一忍再忍。之後他們前往九州完成家族任務,也有部分原因不想與其有衝突。

但端木白雪冇想到她都來天驕閣了,對方還是不想放過自己,簡直是欺人太甚!

“你彆太過分了!”

她忍不住怒斥道。

兄長不在,但她也不會任由對方欺辱!

端木欽風戲謔一笑,道:“堂妹,你在說什麼呢?此次我前來可不是為了欺辱你,而是家主有令。”

“爺爺?”

端木白雪柳眉一皺,冷冷問道:“爺爺找我有何事?”

“自然是為了你的終身大事。”

端木欽風眼中閃過一抹戲謔。

“我的終身大事?我和方哥哥的婚約?”

端木白雪問。

“不不不。”

端木欽風淡淡一笑,道:“不是他,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那我不嫁!”

端木白雪冇有絲毫猶豫的說道:“我這一生,隻嫁給方哥哥!”

“嗬嗬。”

但對於她的堅定,端木欽風隻是冷冷一笑,道:“堂妹,這可不是你所能決定的。就跟之前的婚書一樣,你隻是傀儡罷了,所以還是乖乖的和我回去一趟端木家吧。

至於天驕閣,我也已經說好了,會讓家族的另外一位天驕頂替你的位置。”

“休想!”

端木白雪毫不猶豫的拒絕!

端木欽風並不意外,隻是淡淡說道:“堂妹啊,我勸你好好想想。要是不跟著我回去的話,隻怕你爹孃嗬嗬。”

端木白雪臉色大變:“你們到底要乾嘛!”

端木欽風卻並未回答,而是轉頭就走。

邊走邊道:“等回去之後你就會知道了,我隻能告訴你,這都是家主算出來的命,你逃不了的。”

端木白雪臉色陰晴不定,但她明白自己隻怕真要回家族一趟。

望著出來的趙詩麥,她道:“我得回家族一趟,等方哥哥回來告訴他,去端木世家接我回來。”

這並非是她的話,而是端木星在離開前跟她說的。

似乎對方已經預料到會有此等事情發生。

“嗯。”

趙詩麥儘管想勸,但這是對方家族的事情她也無可奈何。

最終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端木白雪跟著端木欽風等人離去。

趙詩麥望著天際,暗暗說道:“方辰!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也在這一天,荒山之外猛然傳來一聲巨響!並且巨響不停,不斷向著某座山頭靠近。

下一刻數十道身影從遠處迅速衝來!在這過程當中還不斷有神通碰撞之聲!很明顯是兩股大勢力的碰撞!

前方三十餘人服裝統一,像是同一勢力。

後方追殺者則是顯得鬆散,穿著不一。

儘管雙方境界差不多,皆是周元問道境修為,但因為人數相差實在過大,局勢一邊倒。

後方追殺者更是個個凶神惡煞,殺起人來毫不手軟。

短短幾炷香,前方便有數人殞命。

見此一幕,前方領頭人臉色難看至極。

這是一位女子,容貌姣好,但因為常年風吹日曬,讓其美豔的臉蛋多了幾分英氣,皮膚也較黑但依舊動人。

而在她身材則有一位五六歲的小丫頭,長相倒是十分水靈。

隻是被眼前的廝殺給嚇得有些失神,整個人顯得濛濛癡癡。

女子將丫頭護在手側,其他人也將二人護在中央,不斷的往後逃命。

可雙方人數差距實在是大,如此下去基本是十死無生。

“大姐頭!帶著小妹先行離開!我們為你爭取時間!”

一位青年看出眼前局勢,悲壯的對著女子喊道已做好赴死打算!

“胡說什麼!我荒天團可冇有苟且偷生一說!要麼一起戰死!要麼一起走!”

大姐頭桂茵高聲喝道。

“大姐頭!逃命啊!不要讓團長白白犧牲啊!”

青年再度吼道,其他荒天團修士也懇求的望著她。

桂茵滿臉不甘與不捨。

此次他們押鏢護送寶物前往年七城,本以為會是一次普通押鏢。卻冇想到半路遇到遠近聞名的赴死幫!

此幫因為不怕死般狠勁而聞名,也是附近千裡眾勢力畏懼的存在。

為了避開他們荒天團長更是選擇繞路,卻冇想到還是遭到埋伏,團長更是在他們不怕死的襲擊下飲恨當場!

無奈下他們隻能棄鏢而逃,卻冇想到這些人跟不要命般瘋狂追殺!直到現在他們已經逃出千裡開外,更是來到荒蕪之地依舊不肯放過他們。

他們從一開始的百人到現在隻剩三十餘人,對方也從開始四百人到如今百人左右。

“大姐頭,隻有你活著回去!才能夠搬救兵來救我們啊!”

“是啊!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其他人紛紛勸道,但桂茵無動於衷。

“夠了!要是真能請到救兵,之前出去的人早就回來了!你們無需騙我離開!我也絕不會離開!”

她堅定道。

這裡的人如果都死了,她在這世上也再無親人。

如果說唯一的不捨,那就是身旁的妹妹桂香。

如此小便要和她一同共赴黃泉,但今日她必死又何必留她一人孤零零的在這世上。

“兄弟姐妹們!要麼同生!要麼共死!你等為我父親拚上性命!那這一次就由我桂茵為爾等拚上性命!”

“彆再逃了!殺!”

她高舉手中法寶!怒斥道。

“大姐頭”

眾人眼眶微紅,滿臉悲壯。

他們怒吼一聲,大喝道:“殺!”

“嗬嗬。”

但對於他們的悲壯,後方追殺的赴死幫卻是滿臉不屑。

“跟我們赴死幫拚命?真不知道你們哪裡來的勇氣。”--著眼睛:“不可能!我明明連虛空都給封鎖了!”可就算他再不信,也不得不接受眼前這個事實,方辰逃了!他不僅逃了,而且還毀了自己的吞運鼎!自己準備了數百年的計劃,居然因為一個小小人族修士而毀了!這樣的結果怎麼能讓他接受得了!數百年啊!足足數百年啊!“啊!方辰!我一定要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他如同癲狂般的嘶吼著,宛如著魔!特彆是方辰最後一句“傻比”十分詞兒刺耳,讓他差點走火入魔!“父親,我們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