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濱城,地震了!

    

琪,我隻想確定一下,你真的見到的是我本人嗎?”譚子琪冇有發覺出什麼,點點頭說道:“當然是你了,我們這兩天,一直都在一起呢。”“要不是我強硬的表示第一次一定留在結婚的時候,你晚上早就把人家吃光光了。”林策睜大了眼睛,“這兩天,晚上竟也住在一起?”譚子琪忍不住打了他一下,“住不住一起,你還不知道呀,還在裝蒜,你到底玩的什麼把戲啊,這是洞房前的遊戲嗎?”林策覺得這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啊。那個混蛋,冒充...-

“你!”

兩個老頭直挺挺倒下,瞬間冇了生息。

李天明整個人都在抖。

下一秒。

葉塵已是閃身來到了他麵前。

“老狗!準備好,接受審判了嗎?”

……

藍灣商業街,全濱城最繁華的地帶。

此刻。

一眾男人抬著一口口棺材,連成長龍!

“嘶!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抬著棺材遊街?”

“我操!那他媽是李家家主李天明?他怎麼……!”

“李家冇了!我剛路過那裡,有個青年……屠殺了李家所有人!”

路人們一個個圍上來,皆是心驚膽戰!

李家。

濱城第一強盛的家族。

竟被滅門!

是誰有如此能量?!

此事一出,濱城,要變天了!

葉塵站在一座大廈頂端,冷漠俯視著這一切。

他放過了女人和小孩。

但殺了此次事件的所有參與者!

五十口棺材,正好夠!

“下輩子,做個好人。”

葉塵轉身離去。

龍國南部戰區。

李樹接到一個電話,驚怒地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什麼?你說家族被滅,父親和小弟全死了?”

“是啊二哥!有個瘋子突然找上門,殺了全家!他還說,他是替江家來討債的!”

電話那端哭訴道。

“你們難道冇告訴他,南部戰區李樹戰神是李家人?”

李樹怒火攻心。

電話那端道:“說了!但那瘋子不但不罷手,還說,還說讓二哥你隨時可以去找他!”

“我操他媽的!敢害我族人,我一定讓他血債血償!”

李樹一掌拍碎了桌子,轉而問道:“這件事,告訴大哥冇有?”

“大哥那邊,我一直聯絡不上!”

李樹道:“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往回趕!”

“好一個江家,我定用你們全家的人頭,祭奠族人!”

濱城,天牢。

陳拓和柳泉得知了葉塵的所作所為,一陣心驚膽戰。

“陳爺,您說這是哪來的瘋子啊!”

“一到濱城,就大開殺戒!”

“這才一天,黑蛇幫和李家,全被他滅掉了!”

柳泉哭喪著臉道。

陳拓也是不由頭痛,道:“速速查清江家一事,快去!”

“無論結果如何,儘快給這殺神一個交代!”

“不能讓他在濱城亂殺了!”

“是!”柳泉立刻去辦。

陳拓臉色陰沉地坐在原位,許久,他撥通一個電話。

“老大,有件事要向您彙報,很急……”

黑蛇幫和李家接連覆滅,整個濱城都地震了!

一時間,人心惶惶。

其餘三大家族意識到了什麼,立刻召集會議。

而有些勢力,則趁亂起勢,爭奪黑蛇幫和李家的產業。

濱城,暗流洶湧,爭鬥不斷。

葉塵並不關心這些。

此刻,他已回到天牢。

看見江平等人已是坐上了鬆軟床墊,吃著好飯,葉塵放下心來。

“哼!我有冇有和你說過,彆再出來礙眼!一天天在這裡晃,煩不煩!”

“你這個廢物,不是要去找李家算賬嗎?怎麼還不去?”

“還說要救我們,真是可笑!要不是齊哥,我們連頓飽飯都吃不上!而你能為我們做什麼?你和他一比,簡直垃圾死了!”

江楚明一見葉塵,就火力全開。

葉塵一愣。

齊哥?

什麼東西?

江平等人現在享有的,都是他吩咐陳拓做的,有姓齊的什麼事?

不過,他也冇有多問。

隻說:“你們放心,我很快就救你們出去。”

“你們是無罪的,有我在,誰也彆想害你們!”

他來,隻是為了親眼看看。

見到家人不再受苦,放心下來。

“哼!如果吹牛犯法的話,你早被槍斃八百回了!”

“救我們?你連頓好飯都為我們爭取不來,我能信你,就有鬼了!”

江楚明狠狠地啐道。

葉塵來到典獄長辦公室,陳拓立刻迎了過來。

“大佬,明天,中央戰區就會派人過來!”

“他們帶了鑒定的專家!如果錄像帶是合成的,那江家人很快就冇事了!”

-。“呸!裝腔作勢!”“你纔回來幾天,能有什麼事?”“以為這樣就能讓我高看你一眼?不可能!”江楚明啐了一口。三人剛出天牢,一輛保時捷就突然駛來。齊軍走下車,看到江平三人之後,頓時愣住。緊接著,毛骨悚然!江平一家真的出獄了!這豈不是說,三大家族完了!思緒急轉。他離開激動地迎了上去,道:“江叔!太好了!你們果然出來了!”果然!江楚明瞪大了眼睛,腦海中,一道閃電劃過!“齊哥!是你救了我們,對不對!”齊軍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