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作品

第8章 助紂為虐,視為同罪!

    

想請殺手,殺一個叫葉塵的人!”“殺誰?!”淩廣七瞳孔猛地縮了縮。葉塵剛離開,就接到黃鈺鶯的電話。“葉塵,我想了想,還是覺得要提前去一趟墨山賭坊。”“雖然你答應馮立再賭一場,不過我提前幫你打好招呼,終歸是對你有利的。”“正好我閨蜜也有時間。你現在在哪?我們去接你!”葉塵一愣,笑道:“謝謝,不過不必麻煩。”黃鈺鶯似乎早有預料,立刻道:“葉塵,我們兩個女孩子都出來了!”“你總不好讓我們白折騰一趟吧?”葉...-

好日子?

江平等人紛紛愣住。

愣神間。

幾個獄卒已是為他們鋪好床墊,擺上酒菜,還貼心的帶來了幾身乾淨衣物。

“爸!我不想死啊!”

江楚明回過神來,抱住父親痛哭。

這是最後一餐了!

一餐過後,她就再也不會醒來了!

江平韓麗也是滿臉絕望。

在牢中,不知時日。

冇想到,已經是受刑的日子了!

父女三人抱在一起,眼淚止不住地流。

獄卒神色怪異地掃了三人一眼,道:“哭個屁!”

“你們行刑的日子推遲了!今天,隻是給你們送好處!”

“什麼?不用死?”

峯迴路轉。

江楚明驚喜不已,渾身都癱軟了下去。

江平震驚地道:“大人,這是何意?”

“行刑……為何推遲?”

“不知道!我們隻是奉命辦事!走了!”獄卒冷漠地道,轉身離開。

“這……難道真是老天爺開眼了?”江平無比激動,希望重燃。

江楚明突然一怔,腦海中一道電流閃過。

“齊哥!這是你做的嗎?”

“謝謝你救我們!”

齊軍一怔,哈哈笑道:“這……不錯,我昨天請父親和典獄長說情,冇想到今天就成了!”

“齊哥!謝謝你!”

“如果能出去,我,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江楚明扭捏地道。

“你?齊傢什麼時候,有能力向典獄長求情了?”

江平不相信。

“江叔,不瞞你說,我齊氏集團,要上市了!”

“屆時,集團市值至少翻五倍!濱城以後,很可能是五大家族了!”

齊軍得意地道。

“什麼?”江平震驚不已。

冇想到自己坐牢幾天,竟有這種事。

不過,他還是不信。

一個上市集團,能有這麼大麵子?

“爸!齊哥為我們做了這麼多,你不領情就算了,怎麼能質疑他呢!”

“你這樣,豈不是讓齊哥心寒麼!”

江楚明憤怒地道。

江平一想,也是。

所有認識的人,有實力、還可能幫自己一家的,也隻有齊軍了。

他臉色有所緩和。

齊軍趁熱打鐵,“所以江叔,你一定要告訴我古方在哪!”

江平道:“這不可能!我隻能說,古方已經不在我手中了!”

他給葉塵的傳家寶戒指,可不隻是傳家寶!

濱城,李家。

李天明看著小兒子李海是被人抬著回來的,頓時大怒。

“爸!你要為我做主啊!”

李海哭喊道,將葉塵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

“什麼?明日還要上我李家的門?真是膽大包天!”

“來人!去請馮先生鄒先生!明日,我定殺這狂徒,為我兒報仇!”

葉塵花了二十萬,買了五十口棺材,還請了一支專業隊伍。

次日一早。

他帶著這些來到李家門前,怒喊:“李家老狗,出來受死!”

跟隨葉塵前來的人,紛紛大驚!

“什麼?你居然要殺李家人?這生意我們不做!”

他們放下棺材就想逃。

可還冇等邁開步子。

四周,頓時湧出黑壓壓一片人影,將這裡圍得水泄不通!

撲通!

撲通!

抬棺眾人一個個嚇得跪下。

而葉塵眼睛微眯,死死盯著走在最前的男人。

“你就是李家老狗,害我父母的元凶?”

李天明冷怒地道:“狂妄的小子,竟敢傷我寶貝兒子!”

“今天,我要你以命來償!”

“馮先生!鄒先生!有勞了!”

他話音落下。

兩個老者從人群中走出。

他們看似蒼老瘦弱,但每一個都散發著滔天的氣勢,是很恐怖的強者!

然而葉塵隻是冷冷一笑,道:“如果這就是你的依仗,那你可以提前躺好了!”

“哼!狂妄!”

“年輕人,不要不知天高地厚!”

兩個老頭冷哼一聲,當即動手。

蒼老的身子,此刻迅捷得像鷹一樣,齊齊撲向葉塵!

“助紂為虐,視為同罪!”

“你們,死有餘辜!”

葉塵冷漠地道,負手而立,紋絲不動。

直到兩隻拳頭距他隻有一隔之遙。

葉塵突然一晃!

眾人都冇能看清發生了什麼,兩個老頭就齊齊倒飛了出去,撞到一大片人,瞬間氣息全無!

-看到江楚明躺在沙發裡刷短視頻。“葉塵!你這又是搞了堆什麼破爛回來?當我家是垃圾回收站嗎?”聽到動靜,江楚明微微抬起頭來。在看見葉塵抱著一塊破石頭後,頓時一頓臭罵。葉塵懶得搭理她,換好鞋,徑自朝房間走去。這時,江平也是出來,朝葉塵手裡一望,氣憤地道:“小塵,不是讓你去找七爺賠罪嗎?你怎麼拎著東西回來了?”江楚明反應過來,立刻道:“葉塵!你是不是瘋了!”“你這一天去哪裡鬼混了?不趕緊去找七爺賠罪,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