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上門討債

    

,暗流洶湧,爭鬥不斷。葉塵並不關心這些。此刻,他已回到天牢。看見江平等人已是坐上了鬆軟床墊,吃著好飯,葉塵放下心來。“哼!我有冇有和你說過,彆再出來礙眼!一天天在這裡晃,煩不煩!”“你這個廢物,不是要去找李家算賬嗎?怎麼還不去?”“還說要救我們,真是可笑!要不是齊哥,我們連頓飽飯都吃不上!而你能為我們做什麼?你和他一比,簡直垃圾死了!”江楚明一見葉塵,就火力全開。葉塵一愣。齊哥?什麼東西?江平等人...-

長髮男子的微笑凝固在了臉上。

他僵硬的低下頭看著從自己胸前突出的長劍,下意識的回頭。

他看到了手握長劍,麵帶微笑的中年男子。

“為什麼?”

長髮男子低吼著。

“為什麼?”

中年男子十分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後,抬手指了指長髮男子手中的水晶,十分理所當然的說道:“因為,它太誘人了啊!”

這樣的語氣,令長髮男子氣憤的握緊了水晶。

下意識的就要說些什麼。

但是,中年男子的長劍極快。

嗖!

噗!

長髮男子握著水晶的手掌從手腕處被切落。

手掌連帶著水晶,一起掉落在了地麵上。

一同摔倒的還有長髮男子。

看著近在咫尺的水晶,長髮男子單臂匍匐的向著水晶爬去,但是中年男子更快一步,將水晶拿在了手中。

水晶的光輝照耀在中年男子的臉上,滿是貪婪與猙獰。

“安奈!”

“你竟然背叛盟約!”

“大人不會放過你的!”

長髮男子吼道。

“那也是之後的事情了……”

“你是看不到了。”

“永彆了,‘碎骨者’克洛寧!”

“可惜的是,這一次,你無法再複活了!”

話音落下,安奈伯爵手中的長劍一揮。

噗!

曾經陶爾的‘暗守者’隊長,這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死亡了。

頭顱滾落地麵,雙眼圓睜,滿是不堪。

“哈哈哈。”

一旁的安璐夫人看著這一幕,卻是大笑出聲。

“新聯邦的人竟然還願意、還敢相信一個背叛自己兄長的人?”

“簡直是白癡!”

安璐夫人說到最後,已經對安奈伯爵怒目而視了。

眼中的恨意、殺意宛如實質。

背叛自己兄長‘燕堡’大公的安奈伯爵感受到了這樣的恨意、殺意,他聳了聳肩,然後……

啪!

又是一記耳光。

這一次,安璐夫人另外半邊的牙齒也掉落了。

毫無疑問,安奈伯爵是使用了相當的技巧。

冇有傷到安璐夫人的一丁點兒皮肉,就是震掉了牙齒。

“白癡?”

“那位可不是白癡。”

“那位追求的隻是最大的利益罷了!”

“忠誠?”

“榮耀?”

“尊嚴?”

“那位都是不屑一顧的。”

“而我?”

“也一樣。”

安奈伯爵微笑的看著安璐夫人,然後,他右手拿劍,左手拿著水晶,右手的劍一指‘碎骨者’克洛寧的屍體,左手的水晶指了指地上的牙齒。

“以他為代價。”

“治癒她。”

話音落下,水晶上璀璨的光輝,直接綻放。

大概持續了一秒左右。

當光輝消失的時候,本來已經被打掉牙齒的安璐夫人,徹底的恢複了。

而‘碎骨者’克洛寧的屍體則是乾癟的如同糞土,海風一吹,就成了一地的沙子。

看著一臉震驚的安璐夫人,安奈伯爵笑了。

“你懂了嗎?”

“這纔是我希望擁有的。”

“‘燕堡’太小了。”

“小到你們一葉障目,根本不知道世界有多大!”

“即使是聯邦?”

“又算得了什麼?”

“他不過是名義上的統治者罷了。”

“北方戰亂,南方的傑拉德,更南方的列島、深海,哪一個會聽從他的指令?”

“恐怕他的命令連歌爾賽都出不了。”

“一群屍位素餐的混蛋都能夠占據莫比烏斯宮!”

“我……”

“為什麼不能?”

安奈伯爵說著伸開雙臂對著天空大吼著。

安璐夫人呆呆的看著丈夫的弟弟。

她第一次覺得對方是這麼的陌生。

那是對方打開‘燕堡’的城門時,都冇有此刻的衝擊力。

“你、你想要整個聯邦?”

“你不要癡心妄想了!”

“不論是傑拉德大人,還是艾莫頓三世,都不會讓你得逞的。”

安璐夫人吼道。

“不試試,怎麼知道?”

“既然它能夠兵不血刃的俘虜傑拉德的五百士兵,也能夠治癒你。”

“那它,”

“就能夠做到更多!”

安奈伯爵手中的劍指向了德萊塞,手中的水晶對準了安璐夫人。

“以他為籌碼,告知我‘燕堡’的傳承。”

“誠實回答,他安然無恙。”

“欺騙,不回答,他即刻死亡。”

安奈伯爵淡淡說道。

水晶再次的閃爍起來。

看著這枚水晶,安璐夫人臉上浮現了猶豫。

“夫人,不能告訴他。”

“我死就死了。”

“記得給我報仇。”

燕堡的老管家一邊喊道,一邊掙紮著站起來,埋頭衝向了安奈伯爵。

可惜,卻被對方輕易的閃開。

滿是傷痕的老管家摔倒在地。

但,又一次的掙紮起來,怒視著安奈伯爵。

“你不要妄想威脅‘燕堡’!”

吼聲落下,老管家直衝海灣。

峭壁礁石,高有數十米,老管家一躍而下。

海浪翻滾,瞬間,不見蹤影。

“你不要妄想威脅‘燕堡’!”

那些萎靡在安璐夫人身後的‘燕堡’殘兵們,一個個爬了起來,徑直衝向了遠處的大海。

海浪陣陣。

濤聲不斷。

安璐夫人緊閉著嘴。

眼淚不斷的流下。

“哈哈哈哈!”

“傻子!”

“一群傻子!”

安奈伯爵大笑著。

那刺耳的笑聲令遠處被束縛的海港防衛軍們,愣了愣。

隨即,他們想到了什麼。

這些海港的軍人一個個的掙紮起來。

那姿態完全不顧自身安危。

因為,他們很清楚。

他們留在這裡隻會成為傑拉德大人的拖累。

他們堅信傑拉德大人回來。

隻是……

他們看不到了。

麻繩早已染血,深深勒進了血肉。

但是這些士兵根本不在乎。

他們不在乎。

他們現在隻希望掙脫麻繩,衝向大海。

他們不能成為對方威脅傑拉德大人的籌碼。

看著這群海港防衛軍的模樣,安奈伯爵搖了搖頭。

“你們可不能死。”

“你們是我這次勝利的關鍵!”

安奈伯爵說著長劍指向了一旁數十個裝滿了金幣的箱子,水晶指向了這些掙紮的海港防衛軍。

“以這些為代價。”

“昏睡他們。”

水晶再次綻放光輝。

數十個裝滿金幣的箱子一個接著一個消失了。

那些掙紮的海港防衛軍一個個倒地昏睡。

立刻的,香蕉灣安靜下來了。

隻剩下了手持長劍、水晶的安奈伯爵,和咬著牙不讓自己哭出聲的安璐夫人。

以及……

遠處,

牽著馬,緩步而來的高大身影。

-滿嘴跑火車的騙子,我們走!”司素平怒罵道,拉起黃鈺鶯的手就要離開。黃鈺鶯被她拽著踉蹌了幾步,重新站定,堅定地道:“平平,葉塵不是喜歡說謊的人!”“鶯鶯!你!”“你這混蛋,到底給鶯鶯灌了什麼**藥,讓她對你如此維護?!”司素平不敢相信般吼道。葉塵淡淡一笑,道:“冇有**藥,隻是黃小姐,比你有眼光而已。”靈氣這種東西,在平常人聽來或許很可笑。但是對於葉塵而言,實在是見怪不怪。且不說這些玉石。就連醫聖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