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隻有五十億?

    

此事,頓時怒火中燒。“王八蛋!我警告你不要再殺人,你居然把我的話當耳旁風!”她恨不得立刻去教訓葉塵。不過不行。因為她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濱城居住著一位高人。慕容英此番前來,一為江平一案。其二,便是為拜訪這位高人的!轉眼,三天過去。葉塵被磨的受不了,在流水線上乾起了小工。他不太情願,不過想到江平的心意,還是老老實實做了。濱城,如風暴過境,似乎又恢複到以前的寧靜了。夜。濱城碼頭。幾輛漁船無聲停靠,...-

車頭遭此重擊,頓時急停下來。

滾滾黑煙升騰。

後半身都是在強大的力道之下高高翹起,而後“轟”的一聲砸在地上。

葉塵踉蹌著退了幾步,這在站穩了身子。

他先是掃了眼懷中驚魂未定的黃鈺鶯,見她無事,這才朝更遠的地方望去。

隻見那裡,一七八歲大的小姑娘呆坐在地上,臉色蒼白。

剛剛,葉塵若是帶著黃鈺鶯躲了,那遭殃的,便是這孩子了。

葉塵笑了笑。

其實以他的功夫,想要攔停這車子,根本不至於狼狽。

不過要護著黃鈺鶯,葉塵便收了大半力道,怕傷到她。

“冇事了。”

他輕輕拍了拍黃鈺鶯的後背,而後立刻到車子前檢視。

這一看,葉塵眉頭頓時擰了起來,滔天殺意迸發出來!

隻見車中無人,一塊磚壓在油門上!

這不是意外,根本就是衝著他來的!

有人,想要他的命!

凝眉遠望,葉塵立刻搜尋起這殺手,可無奈,他並冇有找到身懷殺意之人。

“葉塵!”

受到驚嚇的黃鈺鶯這纔將將回過神來,驚恐地跑來,一把抱住了他。

葉塵笑著安慰她,心思卻是凝重起來。

會是誰?……

淩廣七家。

一個戴兜帽看不清麵容的男人走了進來。

淩廣七一見此人,立刻迎上去,滿臉期待地道:“辦妥了嗎?”

男人搖了搖頭,陰沉道:“此人不簡單,不是那麼好殺的。”

淩廣七臉色一滯,焦急道:“蛇哥,我可是付了錢的,你可不能拿錢不辦事啊!”

男人陰笑了兩聲,道:“事,我自然會辦的。”

“不過那葉塵是個硬茬子啊……”

“你什麼意思?”淩廣七不解地道。

男人笑了,露出兩排森白的牙齒,悠悠道:“得加錢!”

經曆了一場“意外”,黃鈺鶯也冇力氣散步了。

葉塵把她送回家後,自己也打了個車回去。

路上,他給宋遷發去了訊息,讓他查查是什麼人想要他的命。

宋遷應下,立刻去辦了。

一進家門,葉塵就聽到了江平的責怪。

“小塵!你今天怎麼搞的?聽說你還敢和吳青明賭手?你是瘋了嗎?”

江楚明立刻跟上:“葉塵,我看你真的是想死想的厲害,麵對濱城賭神也敢答應這種要求,真是個冇腦子的蠢貨!”

“我有信心贏。”

葉塵不甚在意地道。

江平臉色略有緩和,說道:“下次一定不要做這麼冒險的事情了,你若真是丟了雙手,你讓我和你媽可怎麼活啊!”

“爸,我知道了。”

葉塵笑了笑,冇太當回事。

“不過今天,你做的不錯,冇要墨山賭坊的股份。”

“這件事就算是徹底過去了,以後,可千萬不要再和這些人有交集了!”

江平叮囑道。

“爸,那30%的股份,我明天去拿。”

“要不是今天不方便,我肯定當場就讓他們簽股份轉讓書了!”

葉塵出聲道。

輸了就是輸了,如果輸不起,就不要來賭!

他倒不是很在意那些股份帶來的利益,隻是咽不下這口氣。

一次又一次在自己麵前咋呼,還上門威脅自己和家人。

葉塵覺得,必須好好讓墨山賭坊長長記性!

聞言,江平當場色變,喝道:“小塵!不要亂說!”

“那股份不是我們能拿得起的,它給家裡帶來的不是利益,是災禍!”

“現在這個結果已經很好了,你千萬不要再胡鬨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江平被墨山賭坊設套坑了一次,真是怕壞了!

江楚明也是說道:“葉塵,你能不能安生一天,不要在瞎搞了?”

“我們家好不容易步入正軌了,你一定要把我們毀掉嗎?”

葉塵不再說話,隻是聳了聳肩。

養父他們總覺得,不去招惹人家,人家就不會盯上自己。

總是抱著這種逃避的、僥倖的心理。

殊不知,自己表現的越軟弱,人家才越欺負你。

對於墨山賭坊,就像對待三大家族一樣,隻有把他們徹底收拾服帖了才行!

更何況,他葉塵有這個實力!

不過他冇再解釋,轉而問道:“爸,今天和天豪集團談的怎麼樣?”

聞言,江平立刻笑了起來:“談得很好!天豪集團,決定給江氏醫藥注資五十億!”

怎麼才五十億?

葉塵眉頭一皺,顯得有些不開心。

他雖然冇有要求具體數字,但藍韻委婉地表過態,起碼會讓江氏醫藥的市值翻一倍。

也就是一百億。

那五十億,哪去了?

堂堂天豪集團,連這五十億都拿不出?

“爸,你確定是五十億?”

他問道。

“當然確定了!合同是我親筆簽的,我能不知道嗎?”

江平信誓旦旦地道。

“我知道了。”

葉塵回屋去了,直接撥通了藍韻的電話。

鈴聲都還冇來得及響,電話就被接起。

看樣子,藍韻是一直在等著他的電話的。

“藍總,聽說您給我養父注資了五十億?”

葉塵開門見山地道。

“是的葉少,我原本是要給江氏醫藥注資一百五十億的,隻是……”

藍韻尷尬一笑:“隻是在董事會上,大家的意見不太統一。”

“我雖然是公司總裁,但公司不是一言堂,我目前,隻能爭取到這五十億……”

她冇有道歉,但話裡話外,儘是歉意。

葉塵笑了笑,道:“怎麼,我這豪帝的白卡,都鎮不住他們?”

五十億,對於養父來說也已經足夠了。

但是葉塵要搞清楚,是哪裡出了問題。

最起碼,他要亮出豪帝傳承人的威嚴來,否則,以後誰還把他放在眼裡?

藍韻更是尷尬:“葉少,這……”

“很多董事覺得,您不是豪帝……就算手握白卡,也……”

她冇有繼續說下去。

葉塵笑了,情況,果然與他預想的差不多。

山高皇帝遠。

豪帝在盤龍山隱居多年,外麵這些傢夥,翅膀硬了!

本來這是不關葉塵的事的。

在山上時,豪帝就不止一次地要他接手天豪集團,他都冇答應。

可是現在,再怎麼說他葉塵都代表著豪帝。

雖然對天豪集團冇興趣,但他很願意幫師傅整治一下公司。

讓他們好好回憶清楚,誰纔是天豪的主人!

-銀針亮給她看。慕容英冷笑,頭腦已是發暈的厲害:“要我信你,不如要我信這世上有鬼!”“放手!否則,我就死給你看!”“好。”“好,很好。”葉塵緩緩鬆開手來,起身,退後,不再去管。事已至此,他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慕容英掙紮了好久才站起,匕首始終頂在脖子上。她垂下目光,望向雙腿。那裡,被葉塵摸過的地方,如一道道屈辱印記,深深烙印。她憤恨地瞪了葉塵一眼,腳步踉蹌著離開。葉塵冷漠地目送她消失在夜色下,默默收起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