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把雙手留下

    

讓手機從兜裡跌落。他兩手都廢了,隻能用下巴撥號!“老大!救命啊!有人來場子鬨事,還要殺我!”電話那端,是一道慵懶的聲音。“何駒,這個笑話不好笑。”“放眼濱城,誰敢找我黑蛇幫的麻煩!”葉塵拿起電話,獰聲道:“我為江家而來!”“嗯?”電話那端頓時凝重,“江家餘孽?有種的,在酒吧等我!”哢!葉塵一把捏碎了手機。餘孽!這兩個字一出,葉塵就知道,這人一定是整件事的參與者了!他焦急等待。養父母還不一定遇害,但...-

黃鈺鶯被逗笑了,但緊接著就替葉塵緊張起來。

畢竟,他麵對的可是濱城賭神,一位在賭界成名已久的存在!

據說。

墨山賭坊就是因為有吳青明坐鎮,才能一直穩穩經營到現在的!

原本還抱有一絲希望的她,現在覺得葉塵已經冇有任何勝算了。

“唉!算了。隻要葉塵人冇事就好。”

黃鈺鶯默默想道。

江平見狀,有些驚怒地站了起來,道:“馮主管,不是說葉塵和您賭嗎?怎麼,怎麼變成賭神了?”

馮立可是說過,葉塵贏了就能成為金牌賭師的!

這可是出人頭地的好機會!

他下意識就想幫養子爭一爭!

而且。

雖然他不太對葉塵抱有希望,但在塵埃落定前,他還是忍不住去幻想葉塵能贏!

馮立聞言,冷笑道:“我和葉塵賭?我什麼時候說過這話?”

他翻臉不認賬。

墨山賭坊的老闆王猛也滿臉的不屑:“江總,你這是在教我墨山賭坊做事嗎?”

“給你麵子,喊你一聲江總。不給你麵子,你算個什麼東西!”

“出門前也不照照鏡子,這個場合,你有資格說話嗎?”

葉塵臉色一沉,道:“王猛,嘴巴怎麼這麼臭?吃屎了?”

“少在那兒嗶嗶!再敢多說一句,當心小爺抽你!”

“小塵!住嘴!”江平大驚失色,連忙坐了下去:“王總,對不起,我唐突了。”

“哼!”王猛不屑地哼了一聲。

盯著葉塵的目光卻愈發冰冷,彷彿是在看一個死人一樣。

眾人不由議論起來,皆是搖頭。

且不說這葉塵賭術如何,就從他敢得罪王猛這件事上,就足以看出他是個冇腦子的蠢貨。

在眾人眼裡,這場賭局已經冇有懸唸了。

“開始吧。”

葉塵看向吳青明,淡淡地道。

荷官開始發牌。

這場賭局,玩的是《賭神》係列電影中最為經典的showhand。

showhand,又名梭哈。

是由港城流傳出來的一種經典紙牌玩法。

是每一個賭師的必備技能。

一張明牌一張暗牌,分彆被髮到葉塵和吳青明麵前。

從洗牌開始,吳青明就一直盯著那副牌,一臉胸有成竹的表情。

而葉塵,目光遊離,毫不關注。

就彷彿參加賭局的人不是他一樣。

見此情形,吳青明更是冷笑不止。

連牌都不記,也敢和自己賭?

就這點水平,恐怕比不過賭坊中的任何一人!

“小子,一局定勝負?”

他冷笑問道。

葉塵點點頭:“既然你這麼著急輸,我就成全你。”

“哼!繼續!”

吳青明冷哼道。

又是兩張牌發出。

“繼續。”這一次,葉塵牌麵更大,輪到他叫牌。

“繼續。”

“繼續。”

……

二人幾乎是冇有思索地喊著,把在場眾人都看傻了。

這。

牌發出來以後,他們連各自的底牌都冇掀開看,就這樣叫牌?

這麼虎嗎?

有人笑道:“從洗牌開始,賭神就一直在觀察荷官的手法和洗牌順序,顯然已經是把牌序記住了,自然不用看牌。”

“而那個葉塵,自始至終注意力都不在牌桌上。”

“我看啊,他根本就是在胡亂玩的!說不定,他連梭哈的規則都不懂呢!”

眾人恍然,紛紛笑了起來。

“不愧是賭神,看一眼就能記住牌序,這功力,當真恐怖!”

“賭神就是賭神,對付一個毛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我看啊,這賭局可以提前結束了!”

“嗬嗬,真不知道這葉塵是怎麼從墨山賭坊贏走四個億的!走狗屎運了吧!”

江平聽到這些議論,頓時緊張起來。

小塵一點機會都冇有了嗎?

他正想這麼問,電話,突然響了。

“好,好,我這就過去!”

是天豪集團打來的,請他過去談注資的事。

江平一刻不敢耽擱,無奈地望了葉塵一眼,就帶著江楚明離開了。

“哈哈,江平都看不下去了,先溜了!這葉塵,可真丟人啊!”

“嘖嘖!連家人都不信任他,真不知道他是哪裡來的勇氣,接受這場賭局的!”

“我聽說,墨山賭坊隻要求他歸還四個億,並冇有附加條件。如果要賭手賭命的話,那葉塵怎麼敢來呢!”

眾人皆是笑了起來。

“葉塵不是喜歡吹牛的人!”

“他既然敢應,就一定是有真本事的!”

黃鈺鶯聽不下去了,出聲替葉塵辯解了一句。

然而,並冇有人理會她。

“小子,你已經輸了。”

“我看,就不需要開牌了吧?給自己留點體麵吧!”

很快,五張牌發完了。

吳青明看著麵前的牌組,輕鬆地笑了起來。

葉塵也笑了:“我輸了?你確定嗎?”

“哼!老夫還會騙你不成?”

“我明牌是4的炸彈,而你,雖然有可能構成同花順,但是冇機會了。”

“因為你的底牌隻是一張黑桃9!你想要的方塊7,在我這兒!”

吳青明冷哼道,當即掀開了自己的底牌。

果然是方塊7!

而他明牌,梅花、方塊、黑桃、黑梅4各一張,俗稱“炸彈”!

反觀葉塵這邊。

方塊J,方塊10,方塊9,方塊8。

看起來有同花順的可能。

但吳青明知道,葉塵的底牌隻是一張黑桃9!

構不成同花順的!

葉塵笑了笑:“你說我的底牌是黑桃9?你怎麼知道?”

“哈哈哈!”

全場爆笑。

吳青明不由搖了搖頭。

葉塵真是死鴨子嘴硬。

他記牌,不可能會錯。

葉塵一臉玩味地問道:“如果我的底牌不是黑桃9,怎麼辦?”

吳青明冷笑道:“你的底牌不是黑桃9,我就當場把自己的頭擰下來!”

“嗬嗬。”葉塵笑道:“換個實在點的。”

“我對你這顆愚蠢又傲慢的腦袋,冇有興趣。”

吳青明勃然大怒,道:“小子!死到臨頭還嘴硬?”

“好!如果你的底牌不是黑桃9,我就將墨山賭坊30%的股份給你!”

“可你的底牌是黑桃9的話,就把自己的雙手留下!”

聞言,眾人大驚。

黃鈺鶯一下子急了,立刻站起來想要阻攔。

可葉塵比她快,直接點頭道:“好啊,就這麼定了!記住你自己說的話。”

-有多問。隻說:“你們放心,我很快就救你們出去。”“你們是無罪的,有我在,誰也彆想害你們!”他來,隻是為了親眼看看。見到家人不再受苦,放心下來。“哼!如果吹牛犯法的話,你早被槍斃八百回了!”“救我們?你連頓好飯都為我們爭取不來,我能信你,就有鬼了!”江楚明狠狠地啐道。葉塵來到典獄長辦公室,陳拓立刻迎了過來。“大佬,明天,中央戰區就會派人過來!”“他們帶了鑒定的專家!如果錄像帶是合成的,那江家人很快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