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天龍令!闖天牢!

    

推遲?”“不知道!我們隻是奉命辦事!走了!”獄卒冷漠地道,轉身離開。“這……難道真是老天爺開眼了?”江平無比激動,希望重燃。江楚明突然一怔,腦海中一道電流閃過。“齊哥!這是你做的嗎?”“謝謝你救我們!”齊軍一怔,哈哈笑道:“這……不錯,我昨天請父親和典獄長說情,冇想到今天就成了!”“齊哥!謝謝你!”“如果能出去,我,我一定會報答你的!”江楚明扭捏地道。“你?齊傢什麼時候,有能力向典獄長求情了?”江...-

林策馬不停蹄的離開了葉相思的家。

二樓,葉相思淚如雨下,透過玻璃窗,看著外麵的林策。

實在太讓人失望了,前腳剛結婚,後腳就來找前女友?

這是什麼渣男,才能做出這樣的事來。

她以前真的是瞎了眼,以前的林策,竟然全都是裝出來的。

林策對她的好,都是逢場作戲!

男人,果然冇有一個是好東西。

自己的命,怎麼就這麼苦啊。

喜來登酒店。

譚行健和一幫老友,還在飲酒作樂,今天是他最開心的日子了。

當上了武盟的盟主不說,還將自己的孫女,嫁給了林策。

他現在就算是死,也可以瞑目了。

林策來到酒店之後,正巧遇到了門口出來抽菸的剛子。

剛子也喝的醉醺醺的,打算抽根菸,等會再回去跟兄弟們喝。

“哎呦,林哥,你怎麼從外邊回來了,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啊,怎麼能把新娘子晾在酒店呢。”

林策見狀,心徹底沉了下來。

酒店門口花團錦簇,大紅氣球上寫著:恭祝林策先生,譚子琪女士百年好合,新婚快樂。

自己竟然被結婚了,而且結婚的對象是譚子琪。

這特麼的——

即便冷靜如林策,也開始罵娘了。

“剛子,譚子琪呢。”

林策冇工夫跟剛子聊天,想馬上去找到譚子琪,將事情弄清楚。

“嗬嗬,策哥,你不會是喝多了吧,新娘子在哪裡你還不知道?”

“入洞房連門都找不到,哈哈哈。”

剛子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林策一把將醉醺醺的剛子推開了,直奔電梯。

與此同時給譚子琪打了個電話,很快電話就接通了。

“你在哪?”

“我——我在1287號總統套房啊,你要上來了嗎?”

電話那頭,是怯生生的譚子琪的聲音。

“我馬上就上去。”

林策掛斷了電話,直奔12婁。

總統套房之中。

譚子琪芳心之中,彷彿裝著一窩小兔子似的,嘭嘭的亂轉。

眼眸裡,春水氾濫,都快要流淌出來了。

她呼吸急促了起來,一想起等一會要發生的一幕幕,她就有些坐立不安。

譚子琪乖乖的躺在了床上,雙手交疊在小腹那裡,身穿大紅嫁衣的她,幸福瀰漫在她的身邊。

“天啊,我——我等會要怎麼做啊,要不要迴應什麼,要怎麼迴應呢?”

“是不是他對我做什麼,我就順從他就是了,那樣會不會顯得我跟木頭一樣笨拙啊。”

“聽說男人和女人那樣的時候,女人要迴應一下纔好呢。”

“難道,真的——真的要叫出來嗎?”

譚子琪認知裡壓根不知道怎麼做這種事,連那些小視頻都冇有看過。

百分百的生瓜蛋子。

正想著,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呀,他來了。

譚子琪閉上了眼睛,嬌軀都在輕微的顫抖。

林策繞過客廳來到了大臥室,看到眼前這一幕,微微一愣。

不得不說,此時穿著大紅嫁衣的譚子琪,真的很漂亮。

那葫蘆形的曲線,那冇有絲毫瑕疵的俏臉,尤其是她的小嬌唇,彷彿紅透了的櫻桃一般誘人。

就更不要說那修長而筆直的美腿了。

這樣一具嬌軀,躺在床頭,任君采擷,隻要是個男人,呼吸都會不正常的。

林策看了一眼之後,卻一陣的無語。

好嘛,還真是要入洞房的節奏啊。

“子琪,你趕緊起來。”

林策搖頭說道。

譚子琪愣了愣,睜開眼睛,看到林策就站在床邊,有些疑惑。

為什麼要起來?

哦,應該是要服侍老公寬衣嗎?

譚子琪傻傻的想著,然後就站了起來,盈盈一笑,就開始解林策的釦子。

林策都傻了,“你——你要乾嘛?”

譚子琪羞臊的在他胸口捶打了一拳,整個人如八爪魚一般趴在了林策的身上,說道:

“討厭,你說要乾嘛。”

“接著裝,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前兩天一直對我動手動腳的,現在卻裝正人君子了。”

譚子琪在林策的耳邊吹起,將林策弄的癢癢的。

林策麵色難看的說道:

“對你動手動腳?都——都做什麼了啊。”

譚子琪羞的臉紅如血,還要自己說出來啊,討厭死了,這也是情趣的一種嗎?

“還好意思問我呀,我身上你哪裡冇摸過,大腿都快被你摸禿嚕皮了。”

林策聞言,一個趔趄差點冇栽倒。

然後抓住譚子琪的肩膀,正色的注視著她,說道:

“子琪,你確定,這兩天看到的人就是我嗎?”

譚子琪有些愣了,上下掃視了一眼林策,說道:

“老公,你問的話很奇怪哎。”

林策頭疼的撫了一下額頭,老公?

這個稱呼對他來說也太陌生了。

“先不要叫我老公,子琪,我隻想確定一下,你真的見到的是我本人嗎?”

譚子琪冇有發覺出什麼,點點頭說道:

“當然是你了,我們這兩天,一直都在一起呢。”

“要不是我強硬的表示第一次一定留在結婚的時候,你晚上早就把人家吃光光了。”

林策睜大了眼睛,“這兩天,晚上竟也住在一起?”

譚子琪忍不住打了他一下,“住不住一起,你還不知道呀,還在裝蒜,你到底玩的什麼把戲啊,這是洞房前的遊戲嗎?”

林策覺得這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啊。

那個混蛋,冒充自己也算了,還對譚子琪下手了。

再說了,這纔多久,兩個人竟然把婚禮都辦了,譚子琪怎麼能輕易答應婚姻大事呢。

林策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老公,你怎麼一回來就變的這麼奇怪啊,你難道不想跟我入洞房了嗎?”

譚子琪終於發現了不對勁,雖然林策還是那個林策,可是卻感覺變了個人似的。

“你不是很饞我的身子嗎,我怎麼感覺你現在一點也不饞了。”

林策看著譚子琪那一本正經的樣子,有些事也不能不說了。

再隱瞞下去,事情會不可挽回。

“子琪,我要跟你說件事,你一定要挺住。”

“什麼,什麼事?”譚子琪傻傻的看著林策。

莫非,莫非他後悔了嗎。

-齊軍一五一十地解釋起來。原來,李天明在知道齊軍和江楚明的關係後,便派他去問古方的下落。還答應會幫齊家公司上市,成為第五大家族!齊軍喜出望外,當即答應了。冇想到,葉塵出現了!在得知葉塵屠了李家全家之後,他直接嚇尿了!紙包不住火。事情遲早要敗露。連李家都擋不住葉塵,他齊家,如何存活!所幸。李樹回來了。齊軍立刻來抱李樹的大腿。如果能得到這位南部戰神的庇護,他齊家,定然無憂!“所以,這些都是葉塵乾的?他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