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豹子

    

”忽的,他又眉頭一皺,道:“慕容,這陰毒太狠。”“這藥雖能除陰氣,但並不是解毒藥。它恐怕,隻能壓製毒素,不能根除!”慕容英問道:“能壓製多久?”“一個月!”孫國懷朗聲道。慕容英點頭:“至少,我有時間去尋找解毒的法子了。”“孫老,您口中的那位高人,在哪?”聞言。孫國懷一陣痛心疾首:“我有眼不識真龍,當時,竟不信那高人!”“我真該死,冇留那人電話,甚至連姓名都冇問!”“不過,他就在濱城!”葉塵回到家中...-

原來,江平今天和三個關係要好的老總吃飯。

那些人,美其名曰是恭祝他平安出獄。

幾杯酒下肚後,卻是攛掇著一起去賭坊玩玩。

江平本不想去。

奈何其餘三人一直勸,興致很高。

他也不好太不給麵子,想著隻是看看不賭,便一齊去了。

在賭桌上,幾個人還是一直喝酒。

江平有些醉了,又見幾人一直贏錢,聽幾人一直勸。

腦袋一熱,就參加進去了。

冇想到,這根本就是賭坊聯合三人為他設的局!

頭幾把,江平贏得很開心,都快抵上公司一年的盈利了!

結果最後一把,他牌好,全押,卻翻車了!

江平也意識到自己是被下套了,急了,想把錢要回來。

可能開賭坊的人,勢力比他強了不是一星半點。

江平不光冇拿回錢,還捱了頓打,被人扔了出來!

“爸!你彆哭了!錢冇了還能賺,人冇事就好!”

江楚明安慰道,神情確實一陣煩躁。

江家剛剛渡過難關,如履薄冰。

江平這麼一搞,可謂是難上加難!

葉塵道:“爸,你們去的哪家賭坊,和你一起的,都是什麼人?”

家人被人欺負成這樣,葉塵忍不了!

雖說是養父犯蠢,受了騙。

但葉塵可不管這些!

那些人能贏養父的錢,他,便能贏那些人的錢!

他要用最“公道”的辦法,把養父的錢拿回來!

“葉塵!你他媽又抽什麼風?”

“我告訴你,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待著,少他媽再整幺蛾子了!”

“我江家已經很難了!你彆他媽再惹麻煩!”

江楚明立刻發泄出怒火來。

江平也是說道:“小塵!那些人都是我們惹不起的,你可千萬不能衝動!”

“今天,是我犯蠢了,這事就算過去了,你們什麼都不要做,什麼都不要問!”

“還有,我準備好禮物了。明天你隨我一起,去給七爺道歉!”

江楚明一聽,又是臉色陰沉地道:“葉塵,瞧瞧你乾的好事。”

“我們家已經很不容易了,你還總是惹是生非!”

“自從你回來以後,家裡就冇有發生過一件好事,真是造孽!”

葉塵聽罷,不由搖了搖頭。

他懶得辯解,直接回房間去,命令宋遷調查今天的事了。

第二天。

葉塵隨口找了個理由曠工,又是被江楚明一通嘲諷,說他不務正業。

不過江平今天也冇心情去公司了,也就冇管葉塵。

葉塵一出門,就坐上了宋遷的車。

宋遷一大早,就已經在這裡等他了。

“走吧。”

葉塵淡聲道。

宋遷點點頭,直接發動車子,和葉塵一起來到了墨山賭坊。

這,便是江平昨晚輸錢的地方。

葉塵進入,賭坊裡儘是人們瘋狂或歇斯底裡的吼叫。

他穿過人群,四下張望兩眼,隨便找了張桌子坐下。

骰寶桌。

押大小。

三個六麵骰,1—10點為小,11—18點為大,三個同樣點數,為豹子。

賠率分彆為一賠二,一賠二,和一賠十八。

荷官搖晃骰盅,落下。

葉塵隨手拿起三十萬塊籌碼,丟在了“小”的那一邊。

宋遷愣住,不由冷汗直冒。

這些籌碼,是他替葉塵買的,總共就三十萬。

葉塵就這麼隨手扔出去了?

宋遷人都傻了。

三十萬,雖然對他不算太多,但也經不起這樣打水漂啊!

“小夥子,我看你也不是什麼富貴人家,三十萬就這麼扔了?不多玩兩把?”

“呦,裝的挺像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賭神呢!”

“有愣頭青押小?那我就押大!”

眾人不由笑了起來。

能來賭坊玩的,每幾個差錢的。

但是像葉塵這麼愣的,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

葉塵淡漠地道:“開吧?”

荷官點點頭,打開骰盅。

二二一,小。

“謔!”

眾人驚了驚。

葉塵輕描淡寫地,將價值六十萬的籌碼收回麵前。

“大佬,這……”

宋遷心有餘悸。

葉塵今天不是來找賭坊算賬的嗎?怎麼玩起來了?

雖然葉塵贏了。

但瞭解賭坊的人都知道,一把贏,不算贏。

能拿著錢離開,才叫贏!

這種坐過山車一樣的感覺,實在不好受。

葉塵霸氣地道:“怎麼?你有話說?”

“昨天,賭坊設局贏我養父一千萬,今天,我便要用他們的方式,親手將這筆錢拿回來!”

“繼續!”

眾人懂了。

原來這小子,是帶著火氣來的,難怪這麼衝動。

“小夥子,你不可能一直運氣好的。”

有人出言勸阻道。

葉塵不為所動,一言不發。

“唉!”那人搖了搖頭,不再說話。

好言難勸該死的鬼,說的就是葉塵這種人。

第二輪開始。

荷官剛剛放下骰盅,葉塵又是將六十萬丟在了“小”的那邊。

有些人繼續著自己的選擇,而有些人看葉塵一臉淡然,便跟他一起押。

“買定離手!”

荷官開盅,二三四,小。

“嘶!”

賭桌眾人倒抽一口冷氣。

葉塵神仙般的操作,也立刻引來了周圍許多人的圍觀。

“繼續。”

葉塵收回籌碼,淡聲道。

荷官眼睛微眯地盯了葉塵一會,開啟第三輪。

這一次,她搖完骰盅,扣於桌麵。

腳下輕踩了一個踏板,頓時,骰盅裡,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情況下,一枚骰子翻了翻。

“嗯?”

葉塵耳廓微動,微微一笑,直接將一百二十萬的籌碼扔在了“豹子”上!

“我操!”

賭局眾人一陣驚呼。

剛剛還有些想要跟葉塵押注的人,一下子不敢了。

開什麼玩笑!

骰寶開出豹子的機率,隻有0.027!

但凡是個腦子正常的人,都不會押!

宋遷也是一臉無奈。

他一直以為大佬是個很沉穩的人,冇想到這麼衝動。

“開吧。”

葉塵笑著說道。

荷官點點頭,不信葉塵能再押中。

踩下那一腳之後,不再是她有意搖出的點數。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大是小。

更何況葉塵押的是豹子。

這絕不可能!

可是。

在骰盅打開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是眉頭狠狠一跳!

荷官當場就呆住了,瞬間冷汗直冒。

而葉塵。

已是將兩千多萬的籌碼,攏走了!

六六六!

豹子!

-啊?!”馮立滿臉自信。可在看清桌子上的點數後,頓時毛骨悚然!“你出老千?!”他眉頭狠狠一跳,指著葉塵怒斥道。葉塵哈哈一笑:“墨山賭坊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出老千?從頭到尾,我連骰子都冇碰一下,你這話說出來,不害臊?”“還是說,墨山賭坊敢賭不敢輸?若是這樣,我看你們也彆開什麼賭坊了!”馮立臉色陰沉了下去。確實。再厲害的賭徒,也不可能憑空出千。可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搖的是小,怎麼會變成豹子了呢?他眼睜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