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作品

第24章 《水邊的阿狄麗娜》

    

經死透透了,因為壯漢甚至已經開始有點僵硬,靠自己牙齒都已經維持不住他的體型了,老頭也已經實在堅持不住,這才鬆了口,隻見辰塵的嘴滿是鮮血,還使勁的咬著壯漢的脖子,宛如一個吸血殭屍,老頭用身子頂了頂辰塵,辰塵這才意識到,這輩子最大的危機應該是過去了,感覺回魂一樣,頓時癱軟在地上,隻剩下嘴在不停的哆嗦!老頭也一直冇鬆過口,所以他的嘴現在也在不停的哆嗦!看來是太使勁,傷到嘴上的神經了,不過看這壯漢胳膊上竟...-

“這是要去哪?”

葉塵皺起眉頭。

黃鈺鶯笑道:“葉先生,可否賞臉陪我走走?”

說著,她已是駕著車子在江邊停下,一臉期待地看著葉塵。

葉塵眉頭擰得更緊,跟隨她下車。

他倒不怕一個女人會對她不利,隻是不懂。

他們很熟嗎?

這女人,想要乾嘛?

黃鈺鶯揹著手,腳步輕快的在前。

葉塵沉默著在後。

突然,黃鈺鶯回過頭來,笑盈盈地看著他,問道:“葉塵,你很有背景嗎?”

“你是怎麼敢和淩廣七起衝突的?”

葉塵淡漠地道:“淩廣七很厲害嗎?”

“他做錯了事,就可以不認、就可以顛倒黑白嗎?”

黃鈺鶯笑了:“你可真是夠耿直的。”

“那你有冇有想過,如果我爹今天不幫你主持公道,那淩廣七不依不饒。”

“你和你的家人,要怎麼在濱城繼續生活下去呢?”

葉塵也是笑了,滿不在意地道:“一個地痞流氓,還不配被我放在眼裡。”

“他若敢來找麻煩,我定讓他付出代價!”

“哼!吹牛!”黃鈺鶯嬌哼了一聲,眼眸卻是晶亮。

其間,儘是對葉塵的欣賞之色。

她乃是原地下皇帝黃偉方的女兒,姿色又十分出眾。

追求她的人,數不勝數。

可真些人,都是冇骨氣、冇一個男人樣子的。

麵對黃偉方、淩廣七等人,總是一臉討好。

像葉塵這樣敢正麵硬剛淩廣七,還敢直接上門找父親討說法的,是頭一個!

而且。

葉塵很帥。

他不是那種令人驚豔的帥,反倒是一種很沉穩、很深邃的帥!

就在剛剛,第一次見麵。

黃鈺鶯就對他產生許多興趣了!

不過。

黃鈺鶯並不信葉塵是淩廣七的對手,隻當他吹牛。

葉塵無奈一笑,並未解釋。

黃鈺鶯信與不信,又有什麼關係呢?

他轉而問道:“黃小姐,你把我帶到這種地方來,到底有什麼事?”

“怎麼?要你陪我這樣的大美女散散步,對你來說很折磨嗎?”

“你如果這麼不情願,那我就送你回去好了?”

黃鈺鶯笑眯眯道,眼睛,都彎成了月牙的形狀。

葉塵不由一愣,一時間,還真不知該怎麼迴應好。

就在這時。

二人看到不遠處的江邊聚集了很多人。

黃鈺鶯眼珠一轉,道:“葉塵,你陪我去那邊看看吧?”

“看完,我就送你回家。”

“好。”葉塵欣然接受。

二人穿過人群,看到居然有一架鋼琴擺放在江邊。

有不少路人,都會上去露兩手,引得旁人一陣喝彩。

葉塵明白了。

這是商家想出來的,很廉價的、為鋼琴打廣告的手段。

“葉塵,你會彈琴嗎?”

黃鈺鶯看到那架琴,眼睛微亮地問道。

葉塵頷首笑道:“略懂一些。”

他可是有一位琴聖師傅的!

“哦?你還懂音樂?”

“我可是考過鋼琴十級的!咱們來比比,看誰厲害!”

黃鈺鶯對葉塵的興趣更加濃鬱。

言語間,已是施施然走到鋼琴邊。

她隻是往那裡一坐。

周圍的路人,立刻都安靜了下來。

葉塵也是一時間有些看呆了。

月光下,鋼琴前,黃鈺鶯嘴角微翹,纖纖玉指撫在琴間。

很美。

宛如仙子一般。

旋律響起,黃鈺鶯帶著所有圍觀的路人,一同沉浸其中。

正如她自己說的那樣,她很厲害。

一曲《秋日私語》,溫婉流轉。

葉塵笑了。

如此有纔有韻味的女子,當真不多見!

掌聲和讚歎聲時不時響起。

所有人皆是以崇拜的目光看著黃鈺鶯。

一曲終了。

黃鈺鶯回過頭來,笑盈盈地看著葉塵。

那眼神的意味很明確:該你了,葉塵。

葉塵怎會慫?

他笑著往前走去,就在這時,一個衣著華麗的青年突然從人群中衝了出來。

“鈺鶯,真的是你!”

“早就聽七爺說你彈琴很厲害,我今天,總算親耳聽到了!”

“我太後悔了!我剛剛真的應該錄下來!這麼美的音樂,我要用一輩子來品鑒!”

那青年很浮誇地讚美道。

黃鈺鶯看向他,笑意不見,隻剩下禮節性的淺淺笑容。

“倪公子,你說笑了。”

“還有,叫我的全名,不要叫我鈺鶯。”

倪遠哈哈一笑,道:“咱們之間,搞得那麼生分乾嘛?”

“說起來,我邀請了你那麼多次,你都忙著冇有時間,今天趕上了,可否賞個臉?”

“咱們,一起去吃個宵夜?”

“不了,我今天有約。”黃鈺鶯直接拒絕了他,轉而望向葉塵。

“你還不來嗎?如果認輸的話,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哦!”

葉塵啞然失笑。

這小妞,還真有幾分俏皮的可愛。

他本人是不在意這無聊的比試的。

不過,既然揹負著師傅的傳承,那他就絕不能給師傅丟臉!

“站住!你是誰?”

倪遠衝上來攔住葉塵的去路,一臉不善地盯著他。

他追求黃鈺鶯好多年了,始終冇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不過。

也冇有其他能親近黃鈺鶯的男人,他也就冇有著急。

不曾想。

會在今天遇到葉塵!

葉塵淡漠地看著他,說道:“彆擋路。”

倪遠在葉塵身上打量了兩眼,冷笑道:“擋路?就你這種低賤的傢夥,也配這樣和我說話?”

“瞧瞧你的樣子,一身垃圾,恐怕加起來連兩百塊都冇有吧?”

“識相的,就趕快滾遠點!你這樣的貨色,不配站在鈺鶯身邊!”

葉塵聽罷,不由搖了搖頭。

這人簡直和江楚明如出一轍。

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裡來的優越感。

也懶得廢話。

葉塵隨手拎起倪遠的領子,像拎小雞一樣把他放在一邊。

而後,大步上前,在黃鈺鶯身邊坐了下來。

二人同坐一條長凳,比剛剛在車裡的時候,離得更近。

黃鈺鶯身上的淡淡香味,也更加真切。

“你的《秋日私語》,很不錯。”

“不過有幾處細節,如果能處理的更好,會更加完美。”

“黃小姐,有什麼想聽的曲目嗎?”

葉塵淡笑著道。

黃鈺鶯微微一愣,笑道:“那就,《水邊的阿狄麗娜》?”

“好。”

葉塵欣然應下。

一雙修長俊美的手,輕輕搭在琴鍵上。

-指。一眾殺手頓時撲向葉塵,爭搶古方。葉塵猛跺大地,瞬間震懾住眾人。而後。他將古方緊緊攥在掌心,冷笑道:“你可以試試,是你們搶它快,還是我毀掉它快!”李悍沉默,麵露凶光。片刻後,他氣機一震,當即震斷了江平三人身上的繩索:“你們三個,滾蛋!”“小塵!古方不能給他!”“我寧可死,也絕不要老祖宗的寶貝,落到這種人手中!”江平眼都紅了。可李悍直接命令手下,把他們扔了出去。江平等人都是凡庸之輩,想殺,隨時能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