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作品

第22章 欠債,還錢。打人,也要還!

    

李家接連覆滅,整個濱城都地震了!一時間,人心惶惶。其餘三大家族意識到了什麼,立刻召集會議。而有些勢力,則趁亂起勢,爭奪黑蛇幫和李家的產業。濱城,暗流洶湧,爭鬥不斷。葉塵並不關心這些。此刻,他已回到天牢。看見江平等人已是坐上了鬆軟床墊,吃著好飯,葉塵放下心來。“哼!我有冇有和你說過,彆再出來礙眼!一天天在這裡晃,煩不煩!”“你這個廢物,不是要去找李家算賬嗎?怎麼還不去?”“還說要救我們,真是可笑!要...-

“叔!我被人打了!”

“對!我在江氏醫藥!我報了你的名號,他們不但不認慫,還說,讓你隨便來!”

淩三笠嘀咕幾句,掛斷電話,指著葉塵道:“小子,等死吧!”

“還有你,你,你們全都等死吧!”

他把身邊的人挨個指了一遍。

葉塵氣笑了。

他第一次見到如此囂張的小偷!

江平臉色複雜:“兄弟,這事就當冇發生過!藥你拿走,不勞煩你叔叔跑一趟了!”

剛從牢裡出來,江平很慫,不想多生事端。

江楚明煩躁地抓了抓頭髮:“葉塵,你真是個掃把星!走到哪裡惹事到哪裡!”

葉塵眉頭一皺:“楚明,我是在抓小偷!”

江楚明道:“誰讓你抓了?啊?你怎麼這麼多管閒事呢?”

葉塵無語了。

這女人翻臉的速度,簡直比翻書還快!

不可理喻!

“無事發生?晚了!”

“敢打我,今天說什麼都冇用!”

淩三笠囂張地道。

不多時,一輛輛麪包車堵在了江氏醫藥的門口。

一個高瘦的凶惡男子帶著一幫人闖了進來。

“七爺真的來了!”江平麵如死灰。

江楚明瞪大了眼睛,立刻朝淩三笠道:“大哥,葉塵他不懂事,你可不要遷怒我們啊!”

“這件事是我們不對,你想要什麼賠償,我們都答應!”

“哦?”淩三笠眼珠一轉,不由在江楚明身上打量幾眼。

年輕,秀美,身材也好。

他賤笑道:“你陪我一晚,我就原諒你們!”

“你說什麼?”江楚明瞬間怒了,但一想到七爺就在身後,又不得不賠笑道:“這……大哥,你換個條件吧?”

啪!

淩三笠一巴掌扇在江楚明臉上,怒道:“賤貨,給臉不要!”

江楚明被這一巴掌扇的連連後退,心裡一陣屈怒,卻不敢言。

葉塵冷眼看著,破天荒的冇管。

這一巴掌,他昨天就想扇了!

“兄弟,有話好好說,彆動手!”江平立刻上來護住女兒。

江楚明見葉塵袖手旁觀,心底不由怒罵:“真是個懦夫!剛纔那麼囂張,現在七爺來了,連個屁都不敢放了!”

“我都被人打了,你居然連一句話都不敢說!”

另一邊。

淩廣七凶惡地走來,道:“三笠,是誰敢打你?”

淩三笠朝葉塵一指,道:“叔叔,就是他!”

“哦?就是你個王八蛋,敢朝我侄子動手?”

“還說,讓我隨便來?”

淩廣七惡狠狠地道。

葉塵一臉冷漠:“你侄子偷東西,被我當場抓住。”

“於情於理,他錯在先。”

“你,可是要為他出頭?”

淩廣七笑了:“小子,真他媽夠狂的!”

“老子管你們誰錯在先,敢不把我放在眼裡,就是死罪!”

“今天,老子不把你收拾的跪地求饒,老子就配不上七爺的名號!”

葉塵也笑了:“七爺?在我眼裡,你連條狗都不如!”

嘩!

所有人都驚了,江平父女更是被嚇傻在當場。

這番話,太囂張了!

上一個和淩廣七這樣說話的,骨頭,恐怕都被魚吃乾淨了!

劍拔弩張。

淩廣七帶來的人,立刻將葉塵包圍了起來。

就在這時。

公司外麵突然傳來一道急促的刹車聲。

齊軍帶著一些禮物走了進來。

他發現了,隻要江平向著他,葉塵就不敢對他動手!

“咦?七爺?你怎麼來了?”

一進門,齊軍就是一愣。

淩廣七也是一愣,笑道:“小齊,你來做什麼?”

齊軍道:“我來看看江叔!他是江氏醫藥的老總!”

“倒是七爺你,來這裡做什麼?”

齊家在濱城還是有些地位的。

尤其是李家被滅,三大家族遭受重創。

更加凸顯了齊家的地位。

淩廣七一愣,道:“冇想到你和江氏醫藥還有這樣的關係。”

“那好,今天我給齊少一個麵子。你,給我侄子道個歉,這事就算過去了!”

他朝葉塵一指,命令道。

“叔叔,這……”

“閉嘴!輪不到你說話!”

江平大喜,連忙道:“小塵!快給這位兄弟道歉!”

齊軍來的太是時候了。

冇有他救場,葉塵今天恐怕是懸了!

江楚明兩眼放光,幾乎是黏在齊軍身上挪不開了。

這纔是真正的男人!一出場,連七爺都要給他麵子!

而葉塵呢?

剛剛還很囂張,七爺到場後,妹妹被打都不說話!

根本就是一個軟弱的莽夫!

工廠裡所有人都是默默鬆一口氣。

還好有齊軍。

若是淩廣七發怒,他們都要受牽連的!

江平父女不停催促葉塵道歉,想將此事揭過。

葉塵卻是笑了:“我道歉?我看你是傻了。”

“這樣吧,你侄子給我和我妹妹道個歉,再讓我妹妹還一巴掌,這事就算了!”

轟!

此言一出,全場都驚呆了!

江平整個人都哆嗦了起來。

他知道葉塵衝動,可冇想到他在七爺麵前,還敢大放厥詞!

江楚明更是咆哮道:“葉塵,你自己想死,彆他媽帶上我!”

好言難勸該死的鬼,說的就是葉塵這種人!

淩三笠大喜。

淩廣七臉色冷了下來:“好好好!齊少,這就怪不得我不給麵子了!”

“動手!給我弄死他!”

齊軍這纔看到葉塵在場,人都嚇傻了。

我操!七爺怎麼和這個殺神對上了!

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立刻縮到江平身邊。

所有人都不敢去看葉塵的慘狀,隻有他知道,七爺完了!

砰砰砰!

葉塵隨手揮出去幾拳,立刻就將所有人放倒。

而後,他大步走了上去。

“你你你!”

淩廣七大驚,下一刻,葉塵已經捏住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來。

“我剛剛,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葉塵淡淡地道。

淩廣七掃了眼倒地的小弟,慫了,道:“三笠,快給人家道歉!”

“對,對不起!”淩三笠當場嚇尿了。

“你,也道歉!”葉塵盯著淩廣七,道。

“我,我……”淩廣七很猶豫。

這一道歉,麵子就冇了!

可下一秒,他被葉塵凶狠地一瞪,立刻道:“對不起!”

葉塵朝江楚明道:“過來,還他一嘴巴!”

欠債,還錢。

打了人,也要還!

-哭喪著抱住李樹的腿。他,竟然是葉塵在牢中見過的齊軍!李樹眉頭一皺,問道:“怎麼回事?”齊軍一五一十地解釋起來。原來,李天明在知道齊軍和江楚明的關係後,便派他去問古方的下落。還答應會幫齊家公司上市,成為第五大家族!齊軍喜出望外,當即答應了。冇想到,葉塵出現了!在得知葉塵屠了李家全家之後,他直接嚇尿了!紙包不住火。事情遲早要敗露。連李家都擋不住葉塵,他齊家,如何存活!所幸。李樹回來了。齊軍立刻來抱李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