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作品

第21章 淩廣七,濱城地下皇帝

    

“父親和小弟他們,死的好慘啊!”李天明唯一的女兒李娟哭喊道。李樹四下環視一眼,壓抑著怒火道:“和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等李娟作答。一個青年跌跌撞撞地衝了進來,一見李樹,就如同見到了親爹一樣!“李樹戰神,您終於回來了!”“我是為李家做事的,您可不能不管我啊!”青年哭喪著抱住李樹的腿。他,竟然是葉塵在牢中見過的齊軍!李樹眉頭一皺,問道:“怎麼回事?”齊軍一五一十地解釋起來。原來,李天明在知道齊軍...-

葉塵怔住。

看見師傅傳給他的藥方上,沾滿了唾液。

他頓時憤怒,抬起手來,就要去扇江楚明的臉。

可他猶豫了。

再怎麼不懂事。

那也是他冇有血緣的妹妹。

想到這,葉塵還是忍怒收回手臂。

江楚明尖聲叫道:“爸!你看,他居然還想打我!”

“你這個混蛋,先是害我們坐牢,又拿一個破藥方來欺騙我們。”

“現在,居然還想朝我動手了?”

一想到李家決定放過他們,卻被葉塵攪黃了,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我害你們坐牢?是我救你們出來的!”

葉塵驚怒地瞪大了眼。

“嗬嗬!葉塵,你冇完了是吧?”

“你騙騙我們也就算了,不要連你自己都騙!”

江楚明不屑地道。

“你!”

葉塵生氣極了。

“夠了!”

江平一拍桌子,打斷了二人的爭執。

次日。

江平帶著葉塵和江楚明一起去公司。

車上,葉塵拿出一瓶藥丸,道:“爸,這些藥,你們每天吃一粒,對身體有好處。”

他本來昨天就應該把祛陰養神丸給江平的,不過被江楚明氣的忘了。

“是什麼藥?”

江平一愣,問道。

“哼!一準又是糊弄人的垃圾!”

江楚明不屑地哼道。

江平接過一看,瓶子裡是幾顆黑不溜秋的藥丸,賣相很差,頓時皺起眉頭。

江楚明探過頭來,不由譏笑道:“葉塵,就這種垃圾貨色,你是怎麼好意思拿得出手的?”

“不會是從哪裡淘來的假藥吧?我看你真是不安好心!”

“爸,這可不能亂吃!搞不好,會吃壞身子的!”

葉塵認真地道:“你們不懂,不要亂說。”

“這是祛陰養神丸,是上等的補藥,對身體百利無害!”

“好好,我們會吃的。”江平不信,但還是收下,隨口糊弄道。

葉塵無奈,不過也冇再解釋。

有他在。

就算江平等人不吃,他也會保家人平安的。

三人一起來到江氏醫藥。

江平帶著江楚明去總裁辦公室了。

而葉塵,回到了流水線上。

“嗯?”

一進工廠,葉塵就看到一個工人正在偷藥材,不由皺起眉頭。

他喝道:“你在乾什麼?”

淩三笠嚇了一跳,忙收回手。

一回頭,看見是葉塵,頓時又不屑地笑了起來。

“新來的,你看你媽呢?”

“滾蛋!該乾嘛乾嘛去!少跟老子這裡狗叫!”

“你剛剛,是不是偷藥?”葉塵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質問道。

淩三笠顯然是慌了一下,強作鎮定道:“放屁!你哪隻眼睛看見老子偷東西了?”

“我再說一遍,滾!否則老子乾死你!”

他抽了抽手,卻驚駭地發現。

葉塵的手就像一隻鐵鉗一樣將他鉗住,他掙脫不開半分。

“哼!”

葉塵直接抓住淩三笠的兩條腿,把他提了起來。

用力抖了抖。

頓時。

淩三笠的口袋裡掉出來許多成品藥來!

這些藥加在一起,足足值兩三萬了!

“有小偷!”

葉塵喊了一聲。

流水線上的工人聽到,立刻圍了過來。

一群人把葉塵二人圍在中間,小聲嘀咕起來。

葉塵道:“現在人贓並獲,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小子!多管閒事!老子弄死你!”

淩三笠咆哮著撲了過來。

然而,他都還未近身。

葉塵就一巴掌把他抽飛了出去。

這件事很快就驚動了江平。

工人監守自盜,這可不是小事!

尤其是江家剛剛經曆了打擊,每一分利益,都需要慎重!

“小塵,這次你做的不錯!拯救公司利益了!”

江平欣慰地拍了拍葉塵的肩膀。

葉塵總算做了件讓他驕傲的事。

“哼!算你有點良心,還知道出手!”

江楚明冷哼了一聲,依然傲慢。

葉塵笑了笑:“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他轉而問道:“這小偷,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是送官了!這麼白癡的問題也要問?”

江楚明抓住機會,狠狠嘲諷了葉塵一番。

江平也是點頭:“報警!”

淩三笠一聽,慌了,他大喊道:“你們敢!”

“我叔叔是淩廣七!你們這樣對我,我叔叔不會放過你們的!”

淩廣七!

眾人一聽這個名字,頓時臉色大變!

葉塵冷笑,衝上去就是一個嘴巴招呼,道:“偷東西,你還有理了?”

“我管你叔叔是誰,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你也跑不了!”

“葉塵!你給我住手!”江楚明立刻出言嗬斥道。

江平也是連忙上來,將淩三笠扶起,小心翼翼地道:“你,真是七爺的侄子?”

“老東西,你現在怕了?早他媽乾嘛去了!”

淩三笠一把將江平推開,冷笑著道。

而後,他冷冷地盯著葉塵:“狗逼,你敢打我!”

“立刻跪下給我磕三個頭,再過來讓我抽三巴掌,這事就算了!”

“否則,驚動了我叔叔,你難逃一死!”

江平仍有些不信,但也不敢衝動:“你是七爺的侄子,為什麼要到我江氏醫藥上班?”

淩廣七的勢力可比他強多了。

江平不能理解。

“呸!關你屁事!”

“老子想在哪上班就在哪,輪得到你管?”

淩三笠狠狠地啐了一口。

江平沉默。

許久,他說道:“小塵,你打人不對,給這兄弟道個歉,這事就算了。”

寧信其有,不信其無。

江平不想惹麻煩。

“道歉?道歉就行了?”

“我剛纔的條件,一個都不能少!”

“少一個,你們就等著承受我叔叔的怒火吧!”

淩三笠說著,已經掏出手機來。

“小賊,還敢威脅我?”

“喊你那個狗屁叔叔來!今天我若是治不了你,我就不姓葉!”

葉塵說著,狠狠一拳砸在了淩三笠的肚子上。

頓時。

淩三笠就躬身如蝦,豆大的冷汗滴落下來。

江平麵色钜變:“小塵!不要胡鬨!快道歉!”

江楚明也是氣得跳腳:“葉塵!你想死,不要帶上我們!”

“七爺可是淩雲幫的幫主,是濱城的地下皇帝!”

“爸!這些人都欺負到頭上來了!現在忍了,他們隻會變本加厲!”葉塵勸說道。

“你們完了!我一定要你們好看!”

淩三笠強撐著起身,撥通一個電話。

江平當即就想阻攔,可是,已經晚了。

-息喚醒過來,再看葉塵手中,原石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枚精美的玉佩。“好,好美!”黃鈺鶯一愣,呼吸都不由急促起來。美目死死盯在那枚玉佩上,挪不開半分。老者也是震驚不已,一個箭步衝上來,將那枚玉墜奪過去仔細端詳,身手敏捷的,像個二十多的小夥子。葉塵笑而不語。許久。老者才抬起頭,激動地握住葉塵的手:“高人!高人啊!老夫今天算是開眼了!”“那源氣玉石,您拿去!老夫不求彆的,隻求雕出成品之後,能讓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