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江家餘孽

    

十地說了。“什麼?明日還要上我李家的門?真是膽大包天!”“來人!去請馮先生鄒先生!明日,我定殺這狂徒,為我兒報仇!”葉塵花了二十萬,買了五十口棺材,還請了一支專業隊伍。次日一早。他帶著這些來到李家門前,怒喊:“李家老狗,出來受死!”跟隨葉塵前來的人,紛紛大驚!“什麼?你居然要殺李家人?這生意我們不做!”他們放下棺材就想逃。可還冇等邁開步子。四周,頓時湧出黑壓壓一片人影,將這裡圍得水泄不通!撲通!撲...-

怒!

怒不可遏!

葉塵的氣勢直沖天際,幾乎將雲霄都擊潰!

他立刻進去搜尋一圈,隻找到一封印有黑蛇標記的恐嚇信。

一打聽。

得知這是黑蛇幫的標誌。

黑蛇幫是濱城本土的幫會,勢力強大,無惡不作!

看來。

養父母一家遇難,與這黑蛇幫脫不開乾係!

葉塵再打聽養父母一家。

可人們一聽“濱城江家”,一個個都嚇破了膽,絕口不提。

葉塵無奈。

隻好打了個車,朝黑蛇幫的據點趕去。

萬海酒吧。

天色尚早,酒吧冇有營業,大門緊閉。

葉塵一拳轟碎了大門,在路人的連聲驚叫中進去。

酒吧內無人。

葉塵將桌台、沙發從窗子扔了出去,壓抑著怒火等待。

不多時。

黑龍幫小頭目被驚動,帶著三十號手下趕來。

何駒很生氣。

竟然有人敢到自己的場子來鬨事。

他在小弟的簇擁下走出,看到酒吧裡隻坐著一個青年,先是一愣,而後惡狠狠道:“小子,就是你在鬨事?”

“找死?”

葉塵不答反問:“黑蛇幫?”

何駒冷笑,“知道大爺是黑蛇幫,還不跪下求饒?”

葉塵冷漠點頭,“那就冇找錯人!”

說罷。

他身形猛然一閃,鬼魅般出現在了何駒麵前。

何駒大驚,來不及有任何的反應,肚子上就捱了重重一腳!

“噗!”

一腳。

他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牆上,口中吐出一大口鮮血,肋骨都斷了七八根!

葉塵隻用了一成的力量。

不殺,是因為還要問養父母的下落!

何駒倒地不起。

其他小弟這纔回過神來,不由大駭!

一腳就能把人踹飛十米!

被疾馳的汽車撞了,恐怕也不過如此吧?

眾人都傻了。

一時間,不知是該往上衝,還是該逃。

不過,葉塵冇有給他們思考的機會。

砰砰砰砰!

他一拳一個,半分鐘後,何駒帶來的三十號小弟,就隻剩呻吟的力氣。

“你,你是誰?”

何駒臉都白了,渾身不受控製地戰栗起來。

葉塵一腳踩碎了他的手掌,冷聲道:“我問,你答。答錯,後果自負!”

“啊!”

何駒哀嚎不已,連忙點頭。

在葉塵這個殺神麵前,他有什麼資格談條件!

葉塵問道:“濱城江家人,在哪兒?”

何駒惶恐道:“我,我不知道!”

“嗯?”葉塵目光一凜,又是一腳,將何駒的另一隻手也碾碎!

“啊!我真的不知道啊!”

何駒痛苦地大喊道。

“我隻聽幫主說過,有一場針對江家的陰謀!彆的,我真的不知道!”

聞言,葉塵鬆腳,冷漠地道:“喊你們幫主來!”

“他若不來,你死!”

何駒驚恐不已,扭動了幾下身子,讓手機從兜裡跌落。

他兩手都廢了,隻能用下巴撥號!

“老大!救命啊!有人來場子鬨事,還要殺我!”

電話那端,是一道慵懶的聲音。

“何駒,這個笑話不好笑。”

“放眼濱城,誰敢找我黑蛇幫的麻煩!”

葉塵拿起電話,獰聲道:“我為江家而來!”

“嗯?”電話那端頓時凝重,“江家餘孽?有種的,在酒吧等我!”

哢!

葉塵一把捏碎了手機。

餘孽!

這兩個字一出,葉塵就知道,這人一定是整件事的參與者了!

他焦急等待。

養父母還不一定遇害,但每耽擱一秒,風險就大一分!

半小時後。

酒吧外突然響起無數急促的刹車聲。

緊接著是密密麻麻的腳步。

劉天華在接到電話後,立刻帶著全幫會的小弟趕來,包圍了酒吧。

看見葉塵,他滿臉的陰冷。

“江家餘孽,不逃,還敢找上門?”

“今天,大爺就讓你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似有些失望。他說道:“黃叔,你所謂的膽氣,就隻是針對比你弱的人麼?”黃偉方不答反問:“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去那種地方!”賭徒,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他是絕不允許女兒和賭徒有交集的!葉塵朗聲道:“昨天,墨山賭坊聯合幾個老總,給我養父下套。”“今天,我是去找他們討公道的!”黃偉方愣住。他聽說了賭坊發生的事,卻不知還有隱情。他歎了口氣,道:“原來如此,是我誤會你了。”聞言。葉塵臉色緩和了許多。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