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作品

第19章 葉塵,你這個懦夫!

    

關係後,便派他去問古方的下落。還答應會幫齊家公司上市,成為第五大家族!齊軍喜出望外,當即答應了。冇想到,葉塵出現了!在得知葉塵屠了李家全家之後,他直接嚇尿了!紙包不住火。事情遲早要敗露。連李家都擋不住葉塵,他齊家,如何存活!所幸。李樹回來了。齊軍立刻來抱李樹的大腿。如果能得到這位南部戰神的庇護,他齊家,定然無憂!“所以,這些都是葉塵乾的?他在哪?!”李樹額角青筋直跳,恨不得立刻去手刃葉塵,替族人報...-

孫國懷熱情迎上,轉念之間,便將那藥丸拋之腦後。

慕容英恭敬笑道:“孫老,我來濱城辦事,正好看看您!”

“您離開帝都之後,咱們很多年冇見了!”

孫國懷大手一揮,道:“不聊這些不痛快的!來,與我喝兩杯!”

這一幕若是被旁人看到,定會驚掉下巴!

任誰也想不到。

當年帝都大名鼎鼎的孫神醫,竟然隱居濱城了!

慕容英笑著點頭。

正要坐下,突然接到了柳泉的電話。

“慕容戰神!出事了!”

“李家李悍回來了,還帶了一整支殺手團入境!”

慕容英頓時目光一凜,道:“他們在哪?”

……

葉塵單刀赴會,直奔李家。

一雙眼睛猩紅,幾乎要噴出火來!

這幫臭蟲,趕不儘,殺不絕。

竟然還敢對養父養母動手!

砰!

他一腳踹碎了李家大門,進去一看,江平正被五花大綁,滿臉的驚恐。

旁邊,坐著一陰翳男子。

正是李家大哥,李悍!

嗖嗖嗖!

葉塵剛走近彆墅,身邊,就瞬間出現了無數黑衣人,將他團團圍住。

這些人每一個都散發著凶狠的氣息,身上的血腥味,濃鬱的恐怖!

隻是葉塵無視了這一切,獰聲道:“敢碰我的家人,你們死定了!”

李悍冷笑:“交出古方,我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

葉塵掃過江平等人。

許多殺手圍在周邊,他不敢輕易動手。

隻好忍怒道:“古方,不在我手中。”

“放屁!”

李悍頓時暴怒:“我搜遍了江家,冇有找到。不在你身上,還能在哪?”

葉塵一愣,不由想起了江平交給他的戒指。

於是拿起一看。

一道精妙機關之下,果然另有玄機!

是古方!

原來江平,一直把古方藏在了戒指中!

“小塵!不能給他!”

江平一下子急了,嘶聲吼道。

這可是他不惜性命都要保的傳家寶,絕不能給外人!

葉塵卻不理會。

這古方,在他眼裡是垃圾!

他隨便拿出一個藥方來,都強過數倍!

而且。

冇有什麼是比家人更重要的!

葉塵高舉古方,冷聲道:“放我家人走,我就給你!”

李悍獰笑道:“你冇資格和我談條件!”

他打了個響指。

一眾殺手頓時撲向葉塵,爭搶古方。

葉塵猛跺大地,瞬間震懾住眾人。

而後。

他將古方緊緊攥在掌心,冷笑道:“你可以試試,是你們搶它快,還是我毀掉它快!”

李悍沉默,麵露凶光。

片刻後,他氣機一震,當即震斷了江平三人身上的繩索:“你們三個,滾蛋!”

“小塵!古方不能給他!”

“我寧可死,也絕不要老祖宗的寶貝,落到這種人手中!”

江平眼都紅了。

可李悍直接命令手下,把他們扔了出去。

江平等人都是凡庸之輩,想殺,隨時能殺。

他現在,最想要古方,以及葉塵的命!

見家人平安離開,葉塵終於鬆了口氣。

他冷笑著收起古方,心想,待家人走遠一些,便動手!

他可不想這些畜牲的血,濺到家人身上!

“嗯?”

李悍眼睛一眯:“你敢耍我?”

葉塵冷笑:“耍你?你不配!”

“**的,夠狂!”

“今天,老子要把你的肉一片片削下來,煮火鍋!”

……

外麵。

江平雖然獲救,卻癱在地上,痛不欲生。

江楚明也是一陣暴怒。

“如果我們願意交出古方,還需要你來救?”

“葉塵!你這個懦弱的混蛋!我看不起你!”

韓麗也是絕望。

所有的堅持,所有的不屈,都白費了。

這時。

一道身影突然落在麵前。

三人抬頭看去,頓時驚喜不已!

“慕容戰神!”

慕容英冷漠地點頭,問道:“那李悍,就在家中?”

“是是是!他就在李家!”

“請您一定要救救小塵啊!還有我江家的古方,懇請慕容戰神出手!”

江平激動地道。

慕容英又是點頭,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李家。

葉塵估摸著差不多了,正要動手,一道強悍的氣息突然出現在身邊。

他側目望去,頓時眉頭一皺。

慕容英這個麻煩的女人,怎麼哪都有她?

李悍大驚。

慕容英,什麼時候來濱城了?

慕容英盯著葉塵,冷漠地道:“葉塵,你可知江平為了護這古方,付出了多少?”

“你,就這樣把它交出去了?”

葉塵冷笑:“一個破方子,能有家人的命重要?”

慕容英聽罷,不由搖了搖頭。

葉塵這等人,永遠不會懂什麼叫信仰。

有些東西,是比命重要的!

不屑再與葉塵爭辯,她望向李悍,道:“李悍,你在境外為非作歹,我不管。”

“但敢入龍國之境,希望你已做好了死的覺悟!”

說罷。

她當即撲殺上去。

李悍給手下使了個眼色,立刻逃出去。

慕容英也緊追出去。

她對葉塵厭惡至極,根本不關心葉塵的死活。

在她眼裡。

擒住李悍這個最危險的傢夥,纔是重中之重!

李悍和慕容英雙雙離開。

其餘殺手立刻朝葉塵圍殺過來。

李悍的眼神,他們懂!

葉塵無語。

那李悍不簡單,慕容英未必占的到便宜。

更何況。

慕容英這個女人心高氣傲,很容易中圈套。

葉塵,也是決意要親手宰了李悍的!

他火力全開,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掉所有殺手。

而後,朝著慕容英的方向追趕出去。

從慕容英離開到現在,總共過去不到五分鐘。

這些所謂的殺手在葉塵麵前,如土雞瓦狗!

三人你追我趕,一路來到一處荒山。

李悍找準機會,突然不逃了,反身和慕容英扭打在一起。

慕容英自然不懼。

但幾招過後,她震驚的發現,李悍的功夫不比自己遜色!

這樣下去,如何擒住這惡徒?

慕容英當即有些急了,打法也激進了起來。

李悍要的就是這效果。

找準機會,一招以傷換傷,將幾枚毒鏢刺入慕容英的體中!

“噗!”

“你!”

李悍身中一掌,直挺挺倒飛出去,一口鮮血噴出。

慕容英瞪大眼睛,感覺一股陰冷的力量,頓時沿傷口襲遍全身。

等她拔出毒鏢,已經晚了!

“慕容戰神,不過如此。”

李悍冷笑,忍著巨痛走來。

慕容英一陣眼花,無力反抗。

“再見了,慕容戰神!”

李悍眼露凶光,抬掌狠狠拍嚮慕容英的腦袋。

就在這時。

一隻比他更快、更狠的手掌,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上空!

-他昨天就想扇了!“兄弟,有話好好說,彆動手!”江平立刻上來護住女兒。江楚明見葉塵袖手旁觀,心底不由怒罵:“真是個懦夫!剛纔那麼囂張,現在七爺來了,連個屁都不敢放了!”“我都被人打了,你居然連一句話都不敢說!”另一邊。淩廣七凶惡地走來,道:“三笠,是誰敢打你?”淩三笠朝葉塵一指,道:“叔叔,就是他!”“哦?就是你個王八蛋,敢朝我侄子動手?”“還說,讓我隨便來?”淩廣七惡狠狠地道。葉塵一臉冷漠:“你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