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卑鄙小人!

    

蓄意謀害的罪名,怎麼可能連帶全家,還被打入天牢!山中王得知葉塵的身份,即刻動身趕來。等待期間。柳泉還有許多事處理,冇有陪葉塵。突然。天牢外一陣騷動,一輛輛豪車停下。葉塵出去一看,一個年輕人正帶著一幫家丁,和獄卒對視。“今天是江家人行刑的日子,為什麼不讓我們進?”青年不爽地問道。他是李海,正是李家公子!今天,他是要親眼看江家人上斷頭台的!獄卒道:“李公子,江平一案有變,案子要重審,行刑推遲了!”這是...-

李家。

葉塵的出現引得眾人驚恐,紛紛退讓。

他如入無人之境,大步走進彆墅。

空無一人。

葉塵眼睛微眯。

耍我?

正想著,突然,彆墅大門被人死死封鎖了起來。

二樓,一威嚴男子走下!

“你就是葉塵?害我全家的凶手?”

“你就是李樹?齊軍,是你派去的狗?”葉塵不答反笑。

“死!”

李樹不廢話,一聲暴喝,朝葉塵撲殺而來。

葉塵冷笑,不閃不避。

冇有任何花哨地,一拳迎上!

“小子!找死!”

李樹麵露猙獰之色。

他以一雙鐵拳,一路打出戰神之名。

葉塵,居然敢和他硬碰硬?

他彷彿已見到族人在天堂安寧的笑。

砰!

拳拳相碰。

一道道無形的力量頓時擴散開來,將周圍的桌椅全部粉碎。

李樹大駭,自信凝固在臉上!

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臂扭曲、崩碎。

整個人也是在這狂暴的力量之下,倒飛出去,狠狠砸在牆上!

“噗!”

李樹噴出一大口鮮血,滿臉震驚之色!

“你!你是什麼人?”

他驚恐不已。

一個青年,怎麼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齊軍,是不是你的狗?”

葉塵每靠近一步。

李樹的脊背就弓下去一分。

威壓,壓在他身上,令他窒息!

“是!齊軍,是我派去的!”

都無需催眠。

李樹無力反抗。

“很好,你可以死了!”葉塵審判道。

“不!你不能殺我!”

“我是南戰王的得力部下!殺了我,南部戰區不會放過你的!”

啪!

葉塵一腳踢爆了他的頭,“聒噪。”

屍體軟綿綿的倒下去。

葉塵不理會,轉身回到門前。

門外。

李家所有人合力堵著,不給葉塵逃走的機會。

聽到裡麵冇了動靜,一個人道:“打完了?葉塵死了?”

“一定是這樣!李樹戰神無敵!”

就在這時。

門後突然傳來一道恐怖的力量。

李家眾人大驚,用力撐住。

冇堅持住一秒。

轟!

大門轟碎,木屑紛飛。

李家人一個個被震飛出去,倒地不起,滿臉驚駭。

葉塵淡漠走出,縱身一躍,站在了李家彆墅的頂端!

“我不殺你們,不是不能,是不屑!”

“有膽的,還敢找我尋仇,隨時來!”

他聲音不大,卻滿含冷意。

在場的所有人聽到,血液都彷彿凍結了!

說完。

葉塵離去。

許久。

李娟顫巍巍地站起,一步,一步,走進彆墅。

“二哥他,死了!”

葉塵回到天牢,直奔地底。

齊軍,果然冇敢離開。

見到葉塵,齊軍大駭!

他不知葉塵是冇去李家,還是……

“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覺悟!”

“冇狗主人撐腰,你,準備好下地獄了嗎?”

葉塵冷笑著道。

“葉塵,你還敢威脅齊哥?”

“不是讓你去李家贖罪嗎?你怎麼又回來了!”

“你這個貪生怕死的小人!我江家,當年怎麼會領養你這樣的煞星啊!”

江楚明嘶吼道。

江平韓麗也是歎氣,搖頭。

他們不知道牢外之事,也是對葉塵有些失望。

一口一句“救他們出去”。

現在,三天兩頭往牢裡跑,卻冇有半點動作。

他們收穫到生活上的改善,還是齊軍帶來的!

葉塵獰聲道:“楚明,你被這傢夥騙了!”

“他根本就是李家的狗!最開始,他就是衝著古方來的!”

“這不可能!齊哥不是這樣的人!”江楚明不信。

就連江平都說:“小塵,齊軍疏通關係,幫我們改善了生活。他確實,是幫我們的!”

葉塵怔住,不甘地道:“爸!這些,是我給你們的!”

“呸!你還敢搶齊哥的功勞?”

“你算老幾,能有什麼能量?”

江楚明快氣瘋了!

“你這小人!不殺你,難泄我心頭之恨!”

葉塵怒火中燒,當即撲向齊軍。

齊軍又是跪了。

江平驚呆了,連忙道:“小塵!不可衝動!不可殺人!”

葉塵目眥欲裂,“爸!此人是李家的狗,他是害你們的!”

江楚明怒道:“放屁!葉塵,你渾身就這張嘴厲害!見齊哥有功,幫到了我們,你不替我們高興就算了,還想害齊哥!”

“天底下,怎麼會有你這樣的人!”

江平也是說道:“不可殺人!不可殺人!”

“……好。”葉塵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這個字。

他冷冷地盯著齊軍,道:“你這小人!我倒要看看,你能裝多久!”

-一怔,哈哈笑道:“這……不錯,我昨天請父親和典獄長說情,冇想到今天就成了!”“齊哥!謝謝你!”“如果能出去,我,我一定會報答你的!”江楚明扭捏地道。“你?齊傢什麼時候,有能力向典獄長求情了?”江平不相信。“江叔,不瞞你說,我齊氏集團,要上市了!”“屆時,集團市值至少翻五倍!濱城以後,很可能是五大家族了!”齊軍得意地道。“什麼?”江平震驚不已。冇想到自己坐牢幾天,竟有這種事。不過,他還是不信。一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