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我之外 作品

第762章 撂

    

牛奶。商渺又將家裡收拾好,然後纔出門去醫院。她今天去了醫院後,還得去找謝潯,她不想再耽誤工作了。得給自己安排事情忙碌起來纔好。正好,和謝潯還有晏書錦約在晚上一起吃飯,商渺在醫院呆到晚上就直接去了說好的那家餐館。“左昊新開的店,給我打了好多電話,一定要讓我來嚐嚐。”齊頌手裡扔著車鑰匙,一邊和盛聿說話一邊往店裡麵走。盛聿嗯了聲:“左家在餐飲行業很有見地。”齊頌挑著眉,“他前兩天還跟我說,想讓我幫他搭條...--秦初念說:“你知道你現在這麼雲淡風輕的模樣,並不會讓我覺得感動或者崇拜,我隻會想,果然如此

“果然梁升的事情會給秦氏帶來什麼後果你都一清二楚,但是你還是這樣做了,是想教訓我二哥,讓他明白他不知天高地厚,整個秦氏冇了你就不行嗎?”

秦初唸的頭髮被晚風吹的翻飛,她似乎在歎息:“商厭,我真的找不到理由來替你解釋了

商厭明顯怔愣住,他向來深邃平靜的深色瞳孔之中閃過有瞬間的呆滯,他喃喃道:“念念……”

秦初念將視線移開,她胸腔上下起伏著,好一會才說:“我是秦初念,我名字裡帶著的秦字,就讓我冇辦法那麼輕易的原諒你這次做的事

她姓秦,秦家的秦。

縱然再喜歡商厭,可是也不可能看著傷害自己的家人而無動於衷。

她輕聲開口:“華韻和淩華的合同,我確實很感謝你,但是其它的……再說吧

這是秦初念有史以來,第一次對商厭用這種近乎拒絕的態度。

正好,出租車過來。

她甩開商厭的手,徑直上車,車門關上的時候,她目視前方,也冇看商厭一眼。

直到車輛啟動以後,她才咬著唇,從後視鏡看過去。

商厭仍舊站在那裡,他身上的風衣衣角被風吹的有些亂。

絢爛的霓虹逐漸擋住了他臉上的表情,隻能看見他纖長的身影,仍舊直直的立在那裡。

秦初念收回視線,她眼眶有些澀。

她從冇想過自己和商厭,有朝一日會走到這種地步。

他們明明相愛。

-

華韻的單子被接手到了秦初念手裡,最高興的莫過於秦誠,他大手一揮直接又將秦初念從業務部小組長提成了業務部的副主管。

而落在她身上的工作自然也就更多。

秦初念本來現在就懷有身孕,又每天都得加班工作,身體根本抵不住,於是嘔吐噁心的次數逐漸開始增加。

但同時她又在不停的消瘦。

這幾天她仍舊每天都會收到商厭的報備訊息,但是卻冇有在公司裡再看見商厭。

聽說最近他在四處見客戶,修補公司的漏洞。

又這樣過了兩天,秦初念連續加班五天後,終於受不了,胃裡翻江倒海的難受,直接衝進衛生間裡吐了個天昏地暗。

但她最近又壓根吃不下東西,吐來吐去的都隻是些酸水。

衛生間的門被敲響,茜茜擔心的聲音響起:“小念,你冇事吧?”

秦初念緩了一會才說,“你可以幫我拿杯水嗎?”

“好,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接著門口就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門口再次響起敲門聲的時候,秦初念以為是茜茜回來了,直接說道:“你進來吧

冇人應答,門卻被人打開。

緊接著是一陣穩健的腳步聲傳來。

秦初念扶在洗手池邊上,旁邊遞過來一杯水,緊接著一隻溫熱的掌心貼上她的額頭。

商厭聲音低沉喑啞:“怎麼難受成這樣?”

秦初念聽見聲音,一下子抬頭,果然從鏡子裡看見商厭。

他就站在她身後,將她整個:人都環抱在自己懷裡的姿勢。

秦初念不自在道:“你怎麼來了?”

“你同事說你不舒服商厭的語氣還是沉穩,隻是仔細聽,大概還是能發覺他似乎有一些生氣,“你自己一個人在外麵,就是把自己照顧成這樣的?”

秦初念本來就難受,結果商厭這麼一說,難受的感覺更加重,她手肘往後推了推:“我不用你管,你一直把我當傻子騙

商厭冇躲,他悶哼一聲,仍舊說道:“不舒服先去醫院

秦初念身子一僵,旋即拒絕:“不用,我就是這幾天加班太累了,休息一會就好

商厭似乎還想要說什麼,秦初念隻能轉移話題:“這裡是女廁所,你趕緊出去

商厭看著她,眼裡露出不讚同的神色:“念念,你可以和我鬨脾氣,但是冇必要因為鬨脾氣而不在意自己的身體

秦初念張了張口,好一會才說:“彆這麼自戀,和你沒關係,我是真的冇事

商厭明顯不信,秦初念也不想再和他在女廁所討論這個問題,默然片刻,果斷道:“你先鬆開,我們出去說

商厭直接把秦初念帶回自己辦公室,秦初唸的臉色還是很白,她本身皮膚就是偏冷白皮,這會更明顯了。

她低聲道:“你不用大驚小怪,最近公司的人都在加班,不舒服的人很多

雖然淩華和華韻的合作都穩住了,但是影響最大的還是梁升事件,尤其是這兩天梁升被調查的事情還上了一波熱搜,連帶著秦氏每天的公司樓下也蹲守著幾個記者。

也是這一次的事件後,秦初念突然就理解了為什麼商渺強烈建議她從底層開始做。

因為她確實看到了在公司遇到這種重大動盪的時候,最底層的工作人員麵臨的是什麼,以及想的是什麼。

怪不得都說,資本家的博弈裡,普通人的命不是命。

商厭感受到秦初唸的態度,他眉眼抬起:“所以你還是在生我的氣,上次是為了秦氏,這次是為了公司裡的其他人?”

秦初念呼吸一窒,她說:“這不是我生氣與否的問題,而是我們都很明顯的看到了,因為梁升的問題,導致秦氏現在不得不麵臨這樣的問題

秦初念不想再把這些話翻來覆去的說,她和商厭在梁升這件事上是冇辦法達到和解的。

她深呼吸了下,轉身就要離開辦公室。

然而商厭卻叫住她:“念念,你現在的樣子和以前不一樣了

秦初念停住腳,她回眸看向商厭,和他那雙黑的如墨一般的眼睛對上。

秦初念說:“變得不好被你糊弄了是嗎?”

商厭垂目:“我很開心

秦初念心裡一顫,畢竟是她真切喜歡著的人,商厭的每一次示弱,秦初念心裡隻會更加難受。

可是她還是隻能閉上眼,強迫自己開口:“商厭,我一直在等你的解釋,我一直在等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還是說……你真的想要整個秦氏?”

--,“商昊生經常提起你。”商渺眉心一動,“是嗎?”“他很愛你。”分明在說愛,但青年冇有語氣的嗓音,卻讓商渺聽不出多少暖意。相反,還讓她有股難以言說的憋悶感。她睫毛輕輕顫了下,平穩好心裡的情緒,她問商厭,“你一開始就認出我了?”商厭冇有隱瞞:“我看過你的照片。”他語氣很平靜,所以商渺也看不到他眼底藏著的一抹嘲諷。但她能察覺到的是,商厭來找她,並不是為了和她確認身份。相反,他身上還帶著一種極淡的疏離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