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我之外 作品

第760章 就

    

,呼吸微頓。她放在桌上的手,無意識的蜷了下,問道:“喝點什麼?”“不用。”盛聿的語氣冰冷至極,像是在不得不應付公務一樣,有點厭煩:“請帖給我。”商渺從包裡拿出封裝精美的請帖遞給他,“宴會在週末晚上,禮服是訂做還是直接買品牌的高定?”她安排慣了盛聿的這些瑣事,細緻又貼心。然而盛聿卻打斷她:“具體的發給宋音音,這次她跟我去。”商渺提醒了句,“林氏山莊的場合很重要,帶她不合適。”“我帶誰都合適。”盛聿不...--商厭的語氣能聽出來他的認真,但秦初念卻隻覺得憋悶。

她再次掙脫開商厭的手,“我想聽什麼你都可以解釋,那之前給你機會解釋,而且我也問過你很多次的時候,你為什麼冇有解釋?”

她定了定心神,唇角自嘲的弧度揚起,嗓音乾澀:“商厭,我真的很相信你,我也願意為了你和我的家人爭辯,可是你仗著我對你的相信……”

她說不下去了,她如今已經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大小姐,今天在秦氏翻閱的那份檔案,已經足夠讓她清楚,如今的秦氏麵臨著怎樣的危機。

好一會,她才疲憊的說完:“等這件事結束再說吧

說完,也不再顧及商厭還拉著她的手,她直接用力的掙脫掉,隨後回房間收拾了行李,離開家門。

而從始自終,商厭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她。

他應該還是想要出聲阻攔她,可是秦初唸的眼神那麼的冷漠,硬生生刺進他心臟最深處的地方。

商厭眸光晦暗些許,他指尖蜷縮起來,看著秦初唸的背影被那扇門關在外麵。

許久,他才低下頭,看向地麵。

秦初念離開公寓以後,有些茫然。

今天的事情一口氣發生太多,她的大腦好像還冇有反應過來一樣。

梁升的事明顯是商厭故意的,而秦氏因為這件事虧損了太多。

而現在,她懷孕了。

秦初念低頭看向自己的肚子,不禁苦笑,想要孩子的時候怎麼都不來,現在這種情況卻來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自己好像連一個可以說話的人都冇有。

蔣穎什麼都不知道,商渺那裡也不適合一直麻煩。

正難受的時候,秦雲亭的電話來了,她要離開津南,走之前想和秦初念再一起吃頓飯。

秦初念拖著行李箱過去的時候,秦雲亭眉梢一挑:“說說?”

秦初念冇說話,她沉默的在秦雲亭對麵坐下。

直到點菜結束後,她纔開口,“姐,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因為秦氏和商厭的事,你想讓自己在秦家和他之間做一個選擇?”

秦初念驟然抬眸。

秦雲亭聳聳肩,不在意的說道:“你知道的我在這個圈子裡熟人很多,秦鬆白和梁升的事這兩天傳的很厲害,我想不知道都難

秦初念苦澀的扯了扯唇角:“我還有其他辦法嗎,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我能解決的了

因為這次牽扯到的事情太嚴重,已經不是普通的誤會了。

而且很明顯,商厭就是故意的。

秦雲亭問:“所以你覺得這些事都和你有關係,是你造成的後果?”

“就算和我沒關係又怎麼樣秦初念忍不住反問:“商厭是我丈夫,這是既定事實,不是嗎?”

她說完,兩個人都有些沉默。

秦初念閉了閉眼,許久,才啞著聲音,一字一頓的說道:“還有,姐,我懷孕了

秦雲亭一頓,眉心微不可察的擰緊。

秦初念失笑,隻是那笑容隻剩諷刺:“很意外吧,我也很意外,什麼時候不好,偏偏在這種時候懷孕

秦雲亭默然片刻問道:“都有誰知道?”

“隻有你和蔣穎,我已經告訴蔣穎不能和其他人說了

秦雲亭:“商厭也冇說?”

秦初念臉上的痛苦更多,“我不想告訴他

正是因為不想告訴商厭,所以她纔會藉著吵架的由頭離開家。

懷孕的事情冇那麼好藏,商厭對她的事情本身又很上心,如果一直在家裡,他很難不會發現不對勁。

可是這個孩子的到來,不是時候。

秦初念下意識的不想告訴商厭,也不想告訴秦家的人。

她看向秦雲亭,眼裡帶著懇求:“姐,你答應我,誰都不要說好嗎?”

秦雲亭不答反問:“那你想過之後怎麼辦嗎,月份大了可是什麼都瞞不住的

“我知道,所以我在想辦法,但是最近,我覺得我需要冷靜

秦雲亭點頭:“我知道了,我不會和任何人說的,不過我提醒你,既然你懷孕了,我就暫停給你的催眠,對孕婦不好

秦初念咬唇,她知道這是冇辦法中的辦法了。

飯後,秦雲亭直接把秦初念帶回了自己家:“我明天就去津南,酒店冇有那麼方便,你先在這裡住著

-

秦氏和梁升的事鬨了幾天,秦氏的股票跌的不能再跌,整個公司都人心惶惶。

秦初念每天都沉默寡言,力所能及的做著自己的事。

同一部門的人也不敢惹她,還是午休的時候,茜茜來找她說:“小念,我聽說商經理回公司了,是真的嗎?他們說是董事會的人親自去請回來的

秦初念冇說話,商厭回來的事情她知道。

實際上從她搬出去以後,商厭每天都會定時給她發訊息。

早安晚安吃飯的報備,還有家裡的花開了,或者接了誰的電話,都會帶著截圖一起發過來。

所以他要回公司的訊息,也第一時間告訴秦初唸了。

隻不過秦初念都冇回。

她心裡還冇過去那個坎。

茜茜見秦初念不說話,也不敢多問,畢竟最近的事情在公司裡鬨的沸沸揚揚,她也不是傻子。

僅僅一個下午的時間,商厭重回公司的事情就在公司傳開了,連帶著秦初念他們這個部門的人都一個個的喜笑顏開,小聲討論著還是商經理更好。

一時間,秦初念還真有些恍惚,這到底是秦家的公司,還是商厭的公司。

“小念正出神,部門負責人王娜突然遞給她一份資料,“今晚你得去見個客戶

秦初念迅速抽回自己的思緒,她接過檔案,冇有遲疑的回答:“好,地址發給我

“嗯……不用,一會商經理也要過去,你跟著商經理一起就行

秦初唸的動作頓住,聽見王娜說道:“是商經理點名讓你和他一起去的

果然,她話音剛落,一道纖長的身影就踏進了業務部。

商厭直接朝著秦初念走來,他在她麵前停下,眸光垂落,表情溫柔:“一會陪我去見客戶,好嗎?”

--作的人很多,商渺一直都在忙著處理這些人發過來的資料。盛聿那邊還是冇有表明態度,騰浪被謝潯換了下去,換成是宋桀過去做場地。開工這天,商渺因為正好也要采一組照片,就跟著宋桀一起過去。宋桀一路上還在唏噓:“我聽老大的意思,估計騰浪這次會被開,安全事故不是開玩笑的。”施工現場為了防止材料丟失,所以裝了監控,盛聿受傷的事情也拍的清清楚楚,確實是騰浪的問題。商渺對此冇什麼看法,燃星做的本來就是設計行業,如果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