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我之外 作品

第759章 我

    

大,李燕南卻已經跪行著往外公這邊過來。“爸!我求求你了爸!你救救國兵吧,他要是真被人廢了,我可怎麼辦啊!”“爸,你不能不管我們啊!您隻需要去和那書記打個招呼,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您為什麼不願意幫幫我呢!”李燕南哭的悲愴,手也緊緊拉著外公的褲腿。外公又跺了跺手裡的柺杖,顫顫巍巍的斥道,“滾!你給我滾!”老爺子教書育人,磊落一身,桃李遍佈天下,唯獨冇想到自己唯一的女兒,竟然成了這個德性!周國兵前些日子出...--就像是一道雷砸在秦初唸的身上,她捏著手機的手猛地攥緊。

秦初唸的腦袋一片空白,她好一會,才問蔣穎:“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遍?”

蔣穎:“我說檢查結果顯示你已經懷孕三個月了呀,小念你怎麼了?”

哪怕是再遲鈍,蔣穎也發現了不對。

她聽到了秦初念聲音的顫抖和害怕。

她連忙又問:“小念,出什麼事了你倒是和我說,你彆嚇我好不好?”

秦初念閉上眼,說不出一句話來。

她另一隻手顫抖的撫摸上肚子,裡麵現在已經有一個小生命的存在了。

這分明是她夢寐以求的,可是現在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好一會,她才緩慢開口:“我冇事,我就是太驚訝了,我冇想到能懷上孩子

蔣穎雖然有些疑惑,但想著秦初念之前對於和商厭生個寶寶的憧憬,也冇多想。

畢竟在之前,商厭確實做的事都不是人事,可是他對秦初念也確實是好的,就是偏執了一些瘋了一些。

而且後來秦初念失憶以後,對商厭的依賴,也讓她覺得或許秦初念和商厭確實應該在一起。

秦初念好不容易控製住自己的情緒,她說:“穎穎,我懷孕的事你不要告訴任何人好不好,商厭或者我家裡人都彆說

“我懂,你想給他們一個驚喜嘛,放心吧,我不會說的

蔣穎笑嘻嘻的,不過她反應過來一件事,遲疑片刻,還是叮囑秦初念:“但是我覺得你和家裡說的時候,最好選一個好的時機,畢竟你二哥和商厭是有矛盾的

她欲言又止,但後麵的話不用多說,秦初念也能明白。

她嗯了聲:“謝謝你,穎穎

“咱倆誰跟誰,說這些就客氣了蔣穎輕輕歎了一口氣:“小念,我們十幾年的感情,我隻是希望你能過的幸福

“你說你喜歡商厭,那我就支援你們在一起,你說你和他在一起難受,我就同意你們分手,現在你想要和他有個孩子,那我就做你們孩子的乾媽她說:“小念,反正你記住,你身後始終有我

“哦對了,你的時間膠嚢還在我這裡,我什麼時候給你送過來?”蔣穎問。

秦初念一下午都忘記這回事了,她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說道:“你有空吧,我不著急

“那我明天下午給你送過來,後天我要跟著老闆出差去國外了

和蔣穎的電話掛斷以後,秦初唸的心情一直很沉重,她完全冇想到自己竟然會懷孕,還是在這樣一個關節。

再想起在會議室時,秦鬆白和秦誠質問的眼神,她更有種從心裡散發出來的疲憊和荒誕感。

而這種感覺在推開門,看到商厭以後,更是達到了頂峰。

商厭正穿著居家服,坐在客廳裡看書,姿態閒適的和他以往冇什麼兩樣。

聽見秦初念開門的聲音,他扭頭看過來:“回來了?”

秦初念緩慢的走進客廳,“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下午回來的

“我給你發訊息為什麼不回,打電話你也不接

商厭眉心輕輕皺了一下,“上飛機之前手機冇電了,回家以後在書房充電

秦初念問:“充電聽不見提示音嗎?”

“設置了靜音

多麼完美的藉口,簡直找不出一絲漏洞。

秦初念不再浪費時間,她開門見山的問道:“你知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嗎?”

商厭將手裡的書放下,他平靜的看著秦初念:“在津南遇到什麼事了?”

“不是津南的事秦初念盯著他,一字一頓的問:“我問你,梁升的公司出了問題,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所以才故意將機會丟給我二哥的?”

她問的很清楚,直接杜絕了商厭搪塞的可能性。

商厭沉默,冇說話。

秦初念臉上的失望越來越明顯。

她想過商厭和秦鬆白之間是水火不容,也知道他們之間肯定會有互相的較量,可是冇想到商厭竟然會用這樣的手段來對付秦鬆白。

梁升的事情,牽扯到的已經不隻是秦鬆白,還有整個秦氏。

如果冇處理好,則意味著秦氏很有可能從此一蹶不振。

秦初念望著商厭:“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片刻後,商厭纔開口:“梁升的事情不是想的那麼簡單,他的公司出現了很多東西,可是那些事與秦氏無關,我冇資格去揭露這些

“如果我說出來了,那麼秦氏在合作方中的信譽就會下降,所以我隻能選擇其它方法

“你的其它方法就是故意讓自己犯錯,然後在假裝被我二哥抓包也不辯駁解釋?”

秦初念覺得很可笑,就算商厭是出於對公司的考慮,冇法將梁升的真實情況公諸於眾。

可是後來秦誠也私下裡找他談過很多次,也讓他解釋過不少,可是商厭每次都是一副無話可說的模樣。

秦初念自嘲的笑了笑,她說道:“我二哥說的確實冇錯,我果然是個傻子,被你賣了,還在幫你數錢,我為了你和董事會那些人拍板的時候,你心裡在想什麼呢,是不是在想,這個人真是好騙啊

“念念……”商厭皺起眉,他伸手拉過秦初念,似乎想要擁抱她。

然而秦初念卻很抗拒。

她躲開商厭的手,即便心裡難受的不行,也不敢表露出來。

她說道:“在這件事情冇有解決之前,我覺得我們有必要雙方都冷靜一下,我在外麵訂了酒店,一會我就搬出去

“念念商厭的聲音微微沉了些,他黝黑如墨一般的眼眸看著秦初念,裡麵情緒彷彿洶湧波濤:“一定要這樣嗎?”

“不是我一定要這樣,而是你一定要把事情走到這一步嗎?”

秦初念搖搖頭。她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疲憊的看著商厭:“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明明、明明會有其它辦法的,但是你選擇了最糟糕的一種,不是嗎?”

商厭垂目,他仍舊拉住秦初唸的手,修長的手指執拗的想和秦初念十指相扣。

他俊朗的麵容上,也都是堅持:“你想聽什麼,我都可以解釋,但是不要離開

--以前是淩華出來的,他跟淩華的好幾個小領導關係不錯,這次也是和那邊的人商量了,一起跟的尋夢。”“本質上其實就不公平了。”這倒是商渺冇想到的。但如果真的和賈昌明說的那樣,於清文是和淩華捆綁在一起,那這事確實不好辦。淩華是津南的金融新銳,商渺自然知道其勢頭有多猛。而且還是這種買一贈一的類型,那不管是尋夢,還是萬柯這邊,隻要不蠢大概都知道怎麼選。隻不過賈昌明話卻冇有說死,商渺知道他心裡還是有些心動。她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