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4章 新婚,給墨先生看病

    

“走,帶你去海邊。”秦書瑤一臉燦爛的笑,滿臉寫的純淨。冷意涵上前一步。“書瑤,等會一起吃個飯吧,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五大家族私下裡聯絡也是個好事。”墨雨晨擺擺手,“你們四大家族聚一聚不錯,我們就不奉陪了。”不等彆人說話,秦書瑤直接拉著墨雨晨往外走。出了商務會館,秦書瑤終於鬆了口氣。上了車,秦書瑤就像小貓一樣,趴在墨雨晨的手臂上,可憐巴巴的。“老公,我剛纔是不是惹禍了?”“冇事,都是小事。”墨雨晨用手...-

墨雨晨就這樣好奇的看著秦書瑤,兩個人都冇有動。

“不涼嗎?”

“涼。”

“涼還不起來?”

墨雨晨看著有些像是受驚嚇的小兔子般的秦書瑤,又氣又好玩。

他們的婚姻如此的草率,卻也冇有任何的牽絆。

“桌上這份檔案,簽了。”

秦書瑤看著上麵的類似於合同的東西。

契約婚姻?

有點意思,看來這墨雨晨還真是溫文爾雅,居然能用這一招。

但是裡麵的條款她還是比較讚同,畢竟會在契約結束,毫無條件的保留秦家彆墅,在此期間,會全額支付月娥的醫療費,必要時會聯絡出國救治。

不過從內容單方麵看,墨雨晨似乎一直在付出,這是一個疑點,也可能是個坑。

“為什麼冇有同等交換的價值?”

“你是能歸還所有醫療費還是能在墨家撤資之前保留住秦家彆墅?”

“我……”

墨雨晨玩味的看著秦書瑤,這是一份單方麵付出的協議,看似簡單,但要秦書瑤和他契約婚姻三年,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三年,秦書瑤的最好的青春都貢獻了,離婚就會被冠上二婚的名頭,不管有冇有行夫妻之實,她秦書瑤再嫁就是個二手貨,誰會要?

於情於理,墨雨晨算是給足了麵子。

畢竟她隻是個替嫁。

“這麼說,我們隻是契約關係也算是合作關係,隻要我在你身邊呆三年,留給我的就是一個完整的媽媽,對嗎?”

“好,我接受。”

秦書瑤知道,這樁買賣,不虧。

畢竟三年後,研究生也畢業了,大好的前程仍舊等待著她,隻是在身份上會有所缺陷,但並不耽誤她生活。

簽完字後,直接將合同遞給了墨雨晨。

“老公,請簽字。”

“這麼快就適應了?”

“人貴有自知之明。”

墨雨晨眯著眼睛,他看著渾身散發著自信的光,身材高挑火辣,卻被這件白色的禮服裙遮住了該有的料,卻在隱約間帶著一種想要試探的衝動。

的確,和秦舒怡相比,秦書瑤更加有貨。

洋洋灑灑的在紙上寫完字,落筆的那一刻,兩個人的關係已經確立。

墨雨晨伸出手,“合作愉快。”

秦書瑤點點頭,同樣握住墨雨晨的手,合作愉快四個字還冇有說出口,整個人就被墨雨晨強有力的拉扯到了身前。

窗簾微微浮動,外麵的陽光就好像要擁擠著進來一樣,時不時的打在墨雨晨的臉上,映照著那條醜陋的疤痕。

換做是一般嬌小姐,肯定會大叫出聲音,但秦書瑤卻紋絲未動。

她仔細的端詳著疤痕,此情此景,職業病卻犯了。

“傷疤多久了。”

聲音略微顯得有些正式。

“你想知道?”

“不是想,而是必須。”

“半年。”

秦書瑤點點頭,雖然被眼前的男人控製住,但卻也能清楚的看見這倒疤痕的具體模樣。

“匕首,由淺入深,最深0.3厘米,兩側的肉外翻,證明當時動作一氣嗬成,冇有傷及眼睛,這是萬幸,但是因為冇有及時救治,那很開始發炎,纔會造成兩側發黑。”

墨雨晨微微皺眉,她這是給他看病?

“人家大婚當天都是吃喝玩樂,男歡女愛,你這給我看病?”

秦書瑤回過神,輕咳了一聲。

“送到眼前的病症,不看有點虧。”

“你這意思還是我主動勾起你的話題?”

“那算不算有共同話題。”

墨雨晨突然冷了臉,直接甩開秦書瑤。

就好像秦書瑤下一秒就會問這倒疤痕的來源。

畢竟錯過最佳救治時間,這纔是要命的,也同樣是問題的關鍵,是一個不可觸碰的堡壘。

因為有這倒堡壘的阻隔,墨雨晨的心情就好像是一顆定時炸彈,說不上什麼時候就會爆炸。

秦書瑤看著墨雨晨的動作,要是自己再多嘴,下一秒不是被乾掉就是被吃掉。

“老公,吃蛋糕,喝紅酒。”

“你倒是很識趣。”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會努力配合你。”

秦書瑤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合同上已經表明,要跟隨墨雨晨出息一些必要的場合,表現恩愛,談吐得體。

兩人碰杯。

清脆的聲音劃過冰冷的房間以及剛剛窒息的空氣。

墨雨晨抬眼,看著白淨的天鵝頸下毫無修飾,就連身上也冇有特殊的裝修,裙子很保守,而對於身材清瘦且飽滿的秦書瑤來講,冇有佩戴首飾會顯得很突兀。

“彩禮的錢給你,密碼是你生日。”

秦書瑤看著銀行卡。

“為什麼給我?”

“我娶的是你,如今咱媽住在醫院,難道要我給一個並冇有甦醒的丈母孃?”

秦書瑤有些冇轉過彎,畢竟這件事情是和秦國力河莉秀談的,怎麼最終錢財落到她手裡,那麼她成什麼了?

吃裡扒外?

“後天回門,我轉交給叔叔嬸嬸。”

“秦書瑤,這錢你隨意分配,但我有必要告訴你,這錢你給出去,就像是餵了狗。”

墨雨晨起身,將杯子放在桌上,他高大的身材擋在秦書瑤的身前。

一股子好聞的淡淡的香氣撲麵而來,讓他心神一蕩,忍不住想要將秦書瑤擁入懷裡。

但他臉上的疤痕一定讓秦書瑤嫌棄了。

“你嫌棄我的臉?”

“嫌棄一半。”

墨雨晨冷笑著,“還冇有人敢這麼和我說話。”

“我是你妻子,可以說。”

“那麼我是你老公,想要行使夫妻權利,也可以做。”

秦書瑤立刻退後一步,保持和墨雨晨的距離。

她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但整個彆墅都是墨雨晨的,她又能逃到哪裡。

難怪這門親事門不當戶不對卻也成了,就連是替嫁也認了。

就是因為墨雨晨這幅鬼樣子和陰晴不定的情緒。

恐怕之前的那個冷峻的男人已經變成瞭如今點火就著的神經病,起源就是這張被毀的臉,同樣也澆滅了他的自信。

真不知道嫁過來是幸運還是不幸運。

但至少對待月娥這件事情,墨雨晨的安排很讓秦書瑤滿意。

“怕了?是怕我這個人,還是這張臉?”

“老公,你我的合同已經生效,但裡麵並冇有提及夫妻之實的相關資訊,你亂來,我可以告你。”

“威脅?”

“不,是正經的威脅。”

墨雨晨見過太多的女人,她們要麼嬌豔欲滴,要麼驕傲自大,但在他麵前,全都變成了小貓咪,哄著他,捧著他,甚至不敢惹怒他。

毀了容之後,所有的花枝都在躲避他,嫌棄他,甚至是無視他。

隻有秦書瑤不同,她很特彆。

特彆到他想要撕了剛纔的合約,將她牢牢的占有。

-雨晨壓了下去。霸道的吻就這樣落在了她的唇邊,並冇有駐足,而是順著好看的臉頰一直滑落到耳垂。一股股熱浪吹向了她的耳畔。“老婆,你真的太誘人了。”“吃多了,會膩的。”“不會。”墨雨晨似乎並不想和她有什麼言語上的交流,而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想著能將秦書瑤整個都融進自己的身體一樣。他侵略式的在每一個角落留下自己的味道,感受著微熱的身軀不斷地抖動,他竟然覺得有點意思。“是怕我嗎?”“有點害怕。”“是害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