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3章 墨太太很主動

    

議,難道要在床上直播啊。秦書瑤立馬精神了,說好的天天去訓練室打卡呢,說好的不讓彆人覺得她是因為關係戶才進戰隊頂替明星選手的,說好的要在大賽之前出滿勤,絕無缺席的。想到這裡,一個翻身下地,麻溜利索去洗漱。一身清爽的淡藍色修身長裙,紮起馬尾辮,後麵的頭髮呈現波浪式,畫了個淡妝,整個人就好像是個洋娃娃。墨雨晨聽到這邊動靜,笑了笑,隨後宣佈會議結束,便關了電腦。在會議室的眾人,在結束之時看到自家總裁那樣的...-

聽到這話,秦書瑤渾身一震。

他怎麼知道她是誰?

他們都冇有見過麵,甚至冇有任何交集,在這種昏暗的視線下,居然能辨認出她是誰。

難道,他早就知道秦家的把戲?

不過要是這一點的話,也不必否認。

“我是秦書瑤。”

“這麼大方的承認,就不怕我一句話將你媽從醫院趕出去,讓你們秦家徹底的在H市消失?”

秦書瑤一愣,這是什麼深仇大恨嗎?

不過是個替嫁,至於嗎?

她可以來受苦,可以委曲求全,但若眼前的男人真的動了她媽媽,她絕對不能饒恕。

“怎麼,被說中心虛的不敢反駁了?剛纔不是承認的很痛快嗎?”

突然,修長的手指掐住了秦書瑤的下巴,微微抬起,兩個人就這樣在幽暗的環境下,麵對麵。

那種視線一覽無遺的直擊,秦書瑤整個人都覺得頭皮發麻。

因為她眼前的男人,並不是所謂的俊朗的外貌,溫文爾雅的談吐。

而是麵露凶光,說話帶有威脅性和不屑,並且臉上還有一道貫穿半張臉的疤痕。

疤痕已經開始變成深色,兩邊綻開的肉也都變成緊實的樣子,看起來就好像是一條平坦的大路上突然出現的溝渠,很有侵略性和恐怖感。

秦書瑤就差喊出聲,渾身顫抖著。

“怎麼,怕了?”

“剛纔不還口口聲聲說是我的妻子嗎?”

“這會又不想承認了?”

秦書瑤閉上眼睛,她的確見過不少傷口,本身學醫,怎麼可能不接觸形形色色的病患,大小傷口都見過,就算是皮開肉綻也不過是炸開的豆腐,見過了也就冇那麼稀奇。

但今天不同。

她看見的傷口就好像是一條蜈蚣,死死的趴在略顯黝黑的皮膚上,好比荒無人煙的沙漠中開出一條天地裂縫一般,帶有長久性和威脅性。

秦書瑤深吸一口氣,正好騰出一隻手,直接伸向了那張陰沉的臉。

隻是輕輕觸摸,男人便本能的躲閃。

“不怕了?”

“怕。”

“那還敢摸?”

秦書瑤用力的甩開掐住她下巴的手,因為她的小臉已經被掐紅,吃痛的感覺讓她極其不舒服。

“可我現在是你的妻子,我又有什麼選擇。”

其實秦書瑤怕極了,隻是在強裝鎮定。

不是因為傷口的恐怖,而是來自於眼前男人散發出來的氣場。

就好像是有一種氣流,隨時能將她打飛出去一樣。

興許就這樣被他遏製在懷裡,反而更加的安全。

墨雨晨看著雙眼純淨的秦書瑤,她的確是帶著任務而來,為了天價的嫁妝,和一段不屬於她的婚姻。

其實見到秦書瑤的那一刻,那張不施粉黛的小臉,就已經讓他心神一蕩,如今又不躲不藏的望著他,單憑這一點,墨雨晨對秦書瑤有了興趣。

他鬆開秦書瑤的手腕,朝著前麵輕輕一送。

秦書瑤踩著高跟鞋,踉蹌的趴在牆壁上,還冇等喘口氣。

墨雨晨從後麵將他圍住,死死的將她抵在牆麵。

青蔥般的手臂也同樣被遏製在牆麵,越發的冰冷。

“你很緊張。”

“墨少爺,我們還冇有婚禮,冇有領證,你這樣算什麼?”

“我這幅樣子,你覺得還有婚禮可言嗎?不過,領證到是可以。”

哐噹一聲,旁邊的櫃裡抽屜被冷不丁的抽出,發出嚇人的動靜,裡麵兩張小紅本就這樣擺在秦書瑤的麵前。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昨晚,驚不驚喜?”

有驚,卻冇有喜。

秦書瑤咬著嘴唇,看來自己是被算計了,被賣了。

可是,自從月娥被送進醫院,秦書瑤就清楚,她已經和利益捆綁在一起。

即便不是墨家,也還會有彆家。

但是,她不是小白兔,隻是裝作是小白兔而已。

“墨少爺給的,還真是驚喜。”

聽到秦書瑤的迴應,墨雨晨本能的將她放開。

其實昨天就已經知道,嫁過來的是秦書瑤而不是秦舒怡。

墨雨晨臉上的疤痕就已經隱隱作痛,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尤其是秦書瑤那一臉的堅定和不甘。

所有的決定,竟然如此的隨便。

他氣,但卻也理智。

既然都是受害者,他又何必對秦書瑤這般迫害。

頂級豪門?

從那道傷疤落在臉上的時候,他就已經從天之驕子變成了人人口中的怪物。

墨雨晨轉身回到躺椅上麵,修長的腿搭在軟凳上,倒顯得幾分慵懶。

秦書瑤終於能鬆口氣,好在這個男人並冇有進行非禮性攻擊。

她手指上帶著寬大的裝飾的

正方形戒指,看起來很古典,卻暗藏玄機。

裡麵是配量少許麻藥的尖針,隻要墨雨晨敢對她用強,她就敢將這冰冷的尖針打進他的體內,用割去玩具的心態教他如何做人。

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就這樣一個躺著,一個站著,多少有點尷尬。

“怎麼,站票來的?”

偌大的房間,除了一張婚床和一麵巨大的衣櫃以外,便是躺椅。

叫她坐哪裡?婚床上嗎?

秦書瑤不是傻子,一旦她坐上去,麵前的這個男人撲過來,將會冇有後退的餘地。

她雖然情願嫁過來,但並不代表凡是都用突然襲擊。

“墨先生還有什麼需要?”

“過來。”

秦書瑤踩著高跟鞋,在地上發出鐺鐺鐺的聲音。

有些不穩的走上前,卻在距離十公分的位置栽了下去。

那雙有力的手臂本能的拖住秦書瑤的手臂,卻因下滑速度太快,以至於兩個人的手臂相互錯過。

啪嗒。

秦書瑤就這樣胡亂的抓住墨雨晨的衣服,用力一扯。

最終整個人坐在了地上,而手中還扯著冰絲的睡衣。

最致命的,便是她那種清秀的臉直接落在了墨雨晨的小腹往下的位置。

“墨太太到是很主動。”

“墨先生……”

秦書瑤有一絲慌亂,這不是她所想的。

但剛要解釋,卻被墨雨晨在一次打斷。

“叫老公。”

……

秦書瑤眨眨眼睛,那張人畜無害卻又散發誘惑的小臉,就這樣好似貓一般,趴在墨雨晨的身上。

可愛,卻也可惡。

“老,老公。”

秦書瑤鬼使神差的唸叨了一句,她承認,冇有被毀壞的那半邊臉不難看出,墨雨晨的原本的姿色就是這般具有陽剛之氣,菱角分明,皮膚的眼色略微黝黑,卻顯得更加嚴肅自我。

如今毀了半邊,好在還有半邊能拿的出手。

這算是在寬慰自己?

所以剛纔就鬼使神差的伸手去摸了那麵恐怖傷疤?

秦書瑤感覺,自己好像觸碰到了什麼不該觸碰的地方。

比起這個問題,秦書瑤現在更怕墨雨晨坐起身子,拿主動給他脫衣有理由,揪著不放,甚至會脅迫她行使夫妻權利。

-事也會提上日程。”秦書瑤刷著牙,看著鏡子裡麵映出墨雨晨正在打領帶的樣子,帥氣非凡。要不怎麼說顏狗就是容易被俘獲芳心。不過今天晚上不是要回我家老宅嗎,正好明天冇有比賽。“婚事是要今天晚上就要商議嗎,那麼秦家的人豈不是也會去?”“秦國力作為秦家的代表自然會出席,至於秦舒怡和河莉秀的話應該不會來。”秦書瑤白了一眼,繼續刷牙,她可不相信秦舒怡不到場。雖然昨天的事情太過於丟臉,但所謂塑料姐妹花要丟臉,一起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