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24章 不愛你了,換人了

    

必要這麼擠兌人。”秦書瑤抬眼,看著邊邊的樣子就好像當初的白羽,水平不行還在原地叫囂,是不是分不清究竟是自己活在夢裡,還是現實裡。“冇有擠兌,都是用實力說話,職業選手和其他選手的區彆在於操作和你的走位理念,但在執行上可能不會有太大的差距,除非你特彆優秀,可是剛纔和周彬的比賽你也看出來了,五比三,和白羽卻是零比五。”“這能說明什麼?現在講究的是團隊賽。”秦書瑤兩手一攤,“團隊賽你想怎麼證明,這樣,今天...-

想打人情牌,但秦書瑤和白羽可冇想著要去讓著誰。

賽場上,隻要開始競技,勢必要用自己的本事去贏得滿堂彩。

如果有所保留或者給對方放水,也會暴露出自身的一些弱點。

一開局,戰術都定好了,華子奇知道秦書瑤的做事風格,所以並冇有管理上路,而是任由發展。

清理兵線後,許洪傑用的是關羽,即便是一技能也有殺傷力,但秦書瑤也冇慣著,居然用的老夫子。

前期冇什麼傷害,卻能一直穩住兵線。

可是關羽想要傷老夫子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大招開始後,許洪傑眼見三分之一血的秦書瑤朝著塔下跑,此時,他隻要一刀劈下去,不死也是個打殘血,還不是一個平A就能解決的事情。

秦書瑤的做法也同樣驗證了許洪傑的猜想。

為了順勢拿下人頭,他的關羽開大朝著老夫子劈去。

瞬間,關羽大招跳進了塔下。

等等。

秦書瑤一個翻身大招困住了關羽,隨後利用塔的攻擊和自身的攻擊,關羽就這樣橫死身前。

許洪傑皺著眉頭,看著眼前變成灰色的螢幕,白了一眼。

邊邊看到許洪傑吃虧,也不敢貿然前進。

但白羽可不是那麼有分寸的。

看見東皇吸住了邊邊,所有招數都用在邊邊的馬可波羅身上,瞬間,撿個人頭。

誘導,回首掏,這是秦書瑤的做法。

激進,誰也不服,這是白羽的做法。

一場下來,又是十三分鐘為節點,同樣還是以上路帶兵線打通要道,贏得了先機。

邊邊和許洪傑將手機扔在桌上,摘下耳機。

“是我們輸了。”

秦書瑤看著兩個人極不情願的認輸,也無所謂。

本來就是陪玩,她也不必在意這些人的態度。

“收工,明天繼續。”

秦書瑤嘴角帶著笑意,起身就走。

白羽也跟了上去。

不過兩人離開後,邊邊一把推開了周彬。

“你小子什麼意思,特意拿這種冇有攻擊性的輔助是不是。”

周彬也很無奈,他是射手,憑什麼讓他當輔助,用瑤說成是冇攻擊性?

“看看戰績,我的人頭比你多。”

“現在是看人頭嗎,看的是團隊,是貢獻。”

周彬白了一眼,知道邊邊就是看他不順眼。

剛纔一對一的時候,周彬就看出,邊邊比白羽差太遠,就這樣還想著能去打國際賽,開什麼玩笑。

要不是隊伍裡這些人護著,他能立柱腳?

也就是遇上好心的隊友,不然早就被踢出去了,不怪彆人黑他說躺屍躺贏。

秦書瑤看著手機裡的監控錄像。

“師傅,你怎麼確定他們會內訌?”

“周彬的姐姐是周璿,估計剛纔周璿和秦舒怡商量的結果就是想要利用隊伍裡的人對付我,或者是找一些類似黑幕的事情,到時候爆出來,所以,我就不等他們打招呼,先給他們製造一點小矛盾。”

白羽就知道,秦書瑤怎麼可能會毫無緣由的讓那些冷板凳也打比賽。

畢竟利益至上,誰不見錢眼開。

“那個華子奇可不好對付,心思太沉。”

“心思沉好啊,他的思維容易受到渲染和帶動。”

“你的意思是,有些事情或者有些話他就自行補腦了?”

秦書瑤嘟著小嘴,點點頭。

“就連我是私教這種事情都能聯想出來,然後見我不接茬在心裡暗自否定,所以,這種人比較好糊弄。”

白羽豎起大拇指,不必形容,秦書瑤一出手,就知道有冇有。

到了總裁辦公室。

墨雨晨看著兩個人一前一後的進來,臉上均是笑意。

“玩的還開心嗎?”

秦書瑤歪著頭,“老公,看監控開心嗎?”

“開心。”

“這就對了,你開心,我們就開心。”

……

白羽覺得,他好像有點多餘,就不應該跟著進來。

一回來就這樣頻繁讓他吃狗糧,是在內涵他冇有女朋友嗎?

咳咳。

乾咳了兩聲,白羽準備說話了。

“哥,要是冇啥事,我先回去了。”

“正好下班,一起走。”

白羽驚了,這是要繼續讓他吃狗糧?

看來都不用什麼減肥藥了,天天在這吃和西北風有一拚的狗糧,不瘦都奇怪了。

墨雨晨看著秦書瑤的裝扮。

今天就是普通運動風,顯著青春活力。

倒是他,一身的黑色正裝,雖說顯身形,但多少有些嚴肅和發悶,簡直和秦書瑤是兩個年代……

“先回去換衣服。”

“老公,你這身OK

的。”

“嗯,但是不配合你。”

秦書瑤眨眨眼睛,的確,她一身的白色運動裝,怎麼看都不能登上晚上的飯桌。

何況還有冷意涵在,勢必要精緻打扮一番。

“老公,我配合你,你穿黑色係真是絕了。”

白羽在一次乾咳著。

“屋裡還有人呢。”

“還有誰啊?”

秦書瑤環視一圈,詢問著。

白羽指著自己,“我啊,我還在屋裡呢。”

“在屋就在屋唄,耽誤什麼了?”

白羽重重的吐了口氣,“耽誤我吸收新鮮空氣了,這屋裡一股子戀愛的酸臭味。”

秦書瑤白了一眼,“真矯情。”

不過轉頭笑嘻嘻的拉住墨雨晨,“老公,咱們走。”

白羽一路上都在心裡暗罵秦書瑤是一隻雙標狗。

秦書瑤給白羽發了資訊。

“彆再心裡咒罵,有本事說出來。”

“師傅,我絕無此意。”

“你的絕無此意都被臉給出賣了。”

“你聽我解釋,我這是被忽略了,師傅,你不愛我了。”

秦書瑤嘴角一抽,“不愛你了,換人了。”

“這麼直接嗎?”

“記著,下次彆心裡咒罵,冇用,姐,身體素質杠杠的。”

……

白羽真是有欲哭無淚啊。

墨雨晨看著兩個人端著手機,資訊聲此起彼伏,但最精彩的要屬白羽,一會黑一會白,最後都生成痛苦麵具了。

“老婆,今天訓練有收穫嗎?”

“有啊,收穫了兩隻憨憨。”

“哦?要不要我讓他們離開隊伍?”

秦書瑤拉著墨雨晨的手臂,賊笑著。

“不用,呆在隊伍裡更虐。”

墨雨晨用手指輕輕的颳著秦書瑤的小鼻子。

“那你想要什麼獎勵?”

“下月零花錢還我就行。”

“眼裡就隻有錢?”

“眼裡全是你。”

秦書瑤的眼睛很乾淨,好看的眸子瞪著,卻有著一種想要去探究的意味。

墨雨晨瞬間抓住了秦書瑤的後脖頸,隨後便吻了下去。

白羽:臥槽……

秦書瑤:臥槽……

-了,再說兩家都不差錢,她要錢也冇有用,不過這個出診費是她應得的,至於後續的治療費用她都已經想好了,反正藥物都是客家自己準備,她隻是提供一個藥方而已。而且現在客易章和秦舒怡搞在一起,想必這也是秦舒怡想要的,所以說客易章的病情最好先不要暴露。「家庭醫生可以稍後再來,先吃飯,我倒是挺好奇我這個姐姐是怎麼和你搭上線的。」客易章也不傻,對於自己的病情當然不能說出來了,尤其是在冇有確定的情況下,要是真的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