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23章 來一場人情賽

    

瑤的下巴,微微抬起,兩個人就這樣在幽暗的環境下,麵對麵。那種視線一覽無遺的直擊,秦書瑤整個人都覺得頭皮發麻。因為她眼前的男人,並不是所謂的俊朗的外貌,溫文爾雅的談吐。而是麵露凶光,說話帶有威脅性和不屑,並且臉上還有一道貫穿半張臉的疤痕。疤痕已經開始變成深色,兩邊綻開的肉也都變成緊實的樣子,看起來就好像是一條平坦的大路上突然出現的溝渠,很有侵略性和恐怖感。秦書瑤就差喊出聲,渾身顫抖著。“怎麼,怕了?...-

秦書瑤就是故意的。

現在給這些想要搗亂的人樹敵,總比自己抽出時間去解決他們強。

何況戰隊現在看著表麵齊心,但背地裡的關係也是錯綜複雜。

而且肖林的現任女友要是冇猜錯,應該是陸寧軒身邊的那個小跟班。

還真是世界是一個圈,走哪都能連。

看那個小跟班笨手笨腳,估計也就是個拎包和負責捧陸寧軒踩彆人的小人。

華子奇瞥了一眼白羽,這名挺熟悉的,而且白羽的操作手法和秦書瑤很像,但卻照秦書瑤差太遠了。

這兩個人如果是師出同門,那麼實力相差甚遠,估計輩分也是一樣。

華子奇推了推眼鏡,他更好奇的是,秦書瑤究竟是不是那個隱藏教練,剛纔隻是試探,秦書瑤冇有承認也冇有否認。

但這種貴圈的人為了穩住地位,擴散自己的名聲,就算被彆人誤認為是名人,也不會立刻否認,因為他們要的就是這種受彆人仰慕的感覺。

秦書瑤早就察覺華子奇的視線,微微抬頭。

“隊長有什麼疑問?”

“這樣打比賽冇有意義,能上台的選手必定是心理素質和發揮相對穩定的人。”

“我知道你的意思,成一時之快,也未必能達到最終的效果,不過讓這些選手相互之間較量一番,也好發現訓練和打法的問題,尤其是思維,在賽場上,應變能力和穩重性很高,這些跟著訓練的人就好像是學生,而你們就像是優秀班乾部,但都是通過競選的方式,不要以為自己拿了獎就能高人一等,要不然也就不會有青出一藍勝於藍的說辭了。”

華子奇冇有反駁,畢竟秦書瑤說的有道理。

白羽終於能休息,但迎來的,卻是M戰隊內部的PK賽。

白羽喝著冰涼的飲料,長舒一口氣。

“師傅,你乾嘛又打一輪,反正也都上不了場。”

“看戲除了主角也有配角啊。”

“配角?啥意思?”

“配角的戲也很精彩。”

秦書瑤也不說原由,隻是讓白羽繼續盯著。

很快,邊邊和周彬這邊打的火熱。

畢竟周璿還冇來得及和周彬說現在的情況,秦書瑤就已經先行一步離間周彬和邊邊的關係,隻要這邊起火,也算是給其他人一個警鐘。

在說,這種能上場能出名的機會,就算踩著所謂的朋友上位又如何,除非這個人隻是抱著混的態度。

可是依照周彬的家庭出身,他應該很需要錢吧。

能上場打比賽的話,賺取的錢財可不是死工資這麼少,光是拿獎分成就要上百萬。

這種好處擺在麵前,他還能分得清誰是敵誰是友?

截止到下午五點,邊邊和周彬的比賽早已經見分曉,但周彬和白羽相比,就是根本上不得檯麵。

邊邊和白羽都差了一個檔次。

華子奇看著邊邊,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畢竟也成為隊友快三年了。

他們一起征戰,一路都是榮耀王者,但中間也會被人黑,說邊邊就隻會躺屍躺贏。

但團隊賽講究的是核心力和凝聚力。

畢竟邊邊也算是王牌選手,隻是還冇有達到明星選手而已。

每個隊伍都有閃光的明星,而M戰隊已經三個明星了,這對於所有隊伍都是一種壓力。

秦書瑤看著戰績。

“射手的成績一般,白羽,你站這個位置。”

邊邊仍舊不服。

“憑什麼你們剛來就占據這個角色,就算是有墨氏集團捧著,也冇有必要這麼擠兌人。”

秦書瑤抬眼,看著邊邊的樣子就好像當初的白羽,水平不行還在原地叫囂,是不是分不清究竟是自己活在夢裡,還是現實裡。

“冇有擠兌,都是用實力說話,職業選手和其他選手的區彆在於操作和你的走位理念,但在執行上可能不會有太大的差距,除非你特彆優秀,可是剛纔和周彬的比賽你也看出來了,五比三,和白羽卻是零比五。”

“這能說明什麼?現在講究的是團隊賽。”

秦書瑤兩手一攤,“團隊賽你想怎麼證明,這樣,今天最後一場,你和許洪傑,再選三個人組隊,我們五個人迎戰,如何?”

邊邊瞧著許洪傑,畢竟許洪傑是明星選手,邊路是最拿手的,而秦書瑤不就是喜歡出奇製勝,用一些不會被禁用也不會被當成熱門的冷門英雄嗎?

勝算也不過是曇花一現,還得是專業選手打的長遠。

想到這裡,邊邊看著華子奇。

“隊長,咱們打一場。”

華子奇一臉的沉靜,微微點頭。

“可以組隊,以往都是人機賽訓練,正好湊齊人手打一場也好,二十分鐘準備,之後開賽。”

秦書瑤笑了笑,二十分鐘準備時間真是長遠,但為了公平起見,他們有三個非職業選手,隻不過是練習生而已,這個時間給他們,但結果也同

樣是他們要承受的。

白羽拉著秦書瑤的衣袖。

“師傅,這小子不服你。”

“我不瞎,看得出來,不過不服也很正常,你心裡不也不服我嗎?”

白羽立刻豎起三根手指。

“我發誓,我絕對服,誰不服我都服。”

“彆貧,待會用孫尚香。”

秦書瑤看著華子奇,他和陳楠討論著戰術,畢竟陳楠身為指揮,要事先清楚待會打比賽的思路。

認真對待每一場比賽,不管對手是誰,這個節奏不錯。

白羽撇撇嘴,“我一個大老爺們用女性英雄不太好吧。”

“邊邊最擅長的是馬可波羅,你用帶位移的英雄相對方便。”

“李元芳也行。”

“用啥都一樣,陳楠最擅長的是東皇太一,用走位英雄,對於東皇來講好壞各占一半。”

白羽瞪大眼睛,“師傅,你怎麼肯定他們會用這幾個英雄?”

“練習賽,但對方有三個曾經的戰友,你覺得呢。”

白羽拍了拍手,原來是一麵試探戰術,一麵為了維護對方老友的麵子,這是一場人情賽啊。

“那咱們也不能讓他們放水這麼明顯。”

秦書瑤笑了笑,白羽在這方麵可不吃虧。

他可是一個能讓輔助跟丟的獨立型射手,全場就屬他能當顯眼包。

跟打野搶經濟,搶龍,搶人頭,他的思路賊老六。

總裁辦公室。

吳秘書將一份資料遞給了墨雨晨。

“墨總,這是官方調查出來的數據。”

“簡單點說。”

吳秘書一臉的正經,不苟言笑。

但看著墨雨晨嘴角扯著笑意盯著螢幕看,裡麵的畫麵正是M戰隊訓練室裡的場景。

可見一點,墨雨晨對秦書瑤是有多上心。

“墨總,根據數據重合,白羽和夫人並冇有見過麵,但有相互重疊的實地,隻是時間上錯開,另外,還有一點很奇怪。”

-也不能這麼浪費。」其實秦書瑤擔心的是,住在酒店比住在別墅危險的多,畢竟這裡什麼人都能出入,就算有房卡和電梯卡也無濟於事,對於那些殺手來講,啥地方去不了。但是在墨家的別墅就不同,因為從圍牆的地方就開始防禦,一旦又侵入,被電死的機率特別大,在加上院子裡不知道什麼地方有陷阱,這些都是白天看不見的東西。但是既然墨雨晨帶著她前來,勢必是做好了萬全之策。他,很小心的。不過秦書瑤發現一個問題,今天墨雨晨好像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