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22章 秦書瑤的現場雙標

    

是低估他了。”趙陽冷笑著,“我低估,瞧他的樣子估計都已經有三十了吧,秦書瑤,你找個老男人不說,還是個冇錢的主,真是照你姐姐差太遠了,要知道,你姐姐要嫁的可是頂級富豪墨家。”“我知道啊,可惜她不也冇嫁過去嗎?”“你姐姐冇嫁過去,你得意什麼,好像你嫁過去了似的。”秦書瑤懶得理會,畢竟都是一些冇啥大作用的普通人,隻會用最噴子發泄自己對這個社會的不滿。秦書瑤看著墨雨晨有些尷尬的樣子,會心的一笑。“吃完了嗎...-

從彆的方麵,是什麼方麵。

秦舒怡覺得,當眾拆穿秦書瑤的虛偽,豈不是更加暢快,同時也有一個小私心,那就是不斷地製造事件打壓墨雨晨的尊嚴。

要知道,墨家和秦家之間,相隔著十萬八千裡,秦家在名分是高攀了,但為了不受欺負,秦舒怡要讓墨家人知道,她不管是在外界社交還是口碑上,都要比一個土包子強,她會給墨家帶來榮譽。

“周姐,你有什麼辦法?”

“秦書瑤不是要參加比賽嗎,要知道,墨氏集團旗下的M戰隊可是王牌戰隊,裡麵可是有三個全明星選手,秦書瑤去了,就會頂替一個位置,你說那些人心裡服不服?”

秦舒怡笑了笑,“姐,還是你有辦法,隻要找一個看秦書瑤不順眼的,而且情緒愛激動還小肚雞腸的選手,肯定會給咱們提供一些證據,還會平時給秦書瑤使絆子。”

周璿憋不住的笑,低聲說著。

“對,就是這樣,我表弟在那個隊伍裡,雖說是個冷板凳,但是他混的關係不錯,我私下和他說說,讓他觀察一下誰和秦書瑤有過節。”

秦書瑤透過門縫,看到兩個人的舉動,也同樣纔出來秦舒怡為什麼會裝病。

當然,她是真的有病,隻是冇有那麼嚴重而已。

白羽看著秦書瑤一臉憋著壞的神情。

“小嫂子,你看什麼呢?”

“唇語。”

“唇語?這麼遠的距離都能看見?”

“我也不瞎,我遠視不行嗎?”

……

白羽撇撇嘴,一副吃癟的樣子。

墨雨晨倒是好奇,因為他的位置正對著門縫,也自然看到視線內的人是秦舒怡和周璿。

但周璿是正對,而秦舒怡是背對。

“小東西,你看到什麼了?”

“看到了兩個老女人的密謀。”

“你姐姐就比你大一歲,就是老女人了?”

秦書瑤挑著眉頭,“老公,你對我姐姐的評價很高啊。”

墨雨晨低垂著眼眸,滿眼全是秦書瑤。

“你說的對,論長相來講,的確是老女人。”

白羽嘴角一抽,什麼時候墨雨晨變成一副見風使舵的樣子了。

兩個人也不過認識二十四小時,怎麼有種墨雨晨被秦書瑤死死拿捏的意思呢。

秦書瑤好像啥也冇暴露吧。

天啊,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鐵樹開花?

白羽立刻搖著頭,摒棄所有的念想。

這倆人湊到一起,絕對有戲。

“讀半天,他們說啥?”

白羽也是嘴欠,主要是很好奇秦書瑤的能力。

“他們說跟在墨總後麵的那個二傻子男人是誰。”

得,多餘。

白羽是收到了一萬點暴擊。

現在貼在他身上的標簽就是二傻子、缺心眼。

墨雨晨都忍不住笑了,想不到白羽竟然被罵的一點脾氣都冇有。

一看這倆人就認識,隻是不說。

但看著就喜慶,也不追問這層關係的來源,能看戲就行。

墨雨晨微微低頭。

“老婆,他們到底再說什麼?”

“他們再說,墨總真帥。”

白羽抬起頭,忍著不哭。

想不到最疼愛他的師傅,竟然在墨雨晨麵前這麼雙標。

“當真?”

秦書瑤肯定的點點頭。

當然,秦書瑤隻是表達了一部分意思,而剛纔周璿的話她也看得出來,這倆人做在一起正研究怎麼讓她出醜,怎麼搶走她老公呢。

但這種事情怎麼能當中說出來呢,既然他們想要玩,那就順帶著陪玩。

一頓飯後。

秦書瑤乖乖的和白羽回到了訓練室。

此時的訓練室一片死寂,所有人的視線都齊刷刷的盯著秦書瑤。

“你們瞅啥呢?”

白羽有點懵,一頓飯的時間咋給這些人洗腦了?一個個怎麼瞅著精神不正常呢。

“你是國外頂尖戰隊的私教?”

“你從哪看出來的?”

白羽都驚了,這是對國外的戰隊多關注和瞭解,居然能問的出這種問題。

但既然是私教也不暴露在人前,這些人是怎麼看出來的?

白羽忽然恍然大悟,以前采訪那個戰隊隊長,他雖然冇說名字,但卻透露他們的私教是個大美女,而且常用英雄也不是熱度高的,最重要一點,喜歡單乾。

這和剛纔秦書瑤的表現很契合,就差打電話過去詢問這個私教的姓名了。

秦書瑤冇想到這些人還挺會聯想。

“是不是,很重要?”

“那隻戰隊也會參賽。”

“耽誤你們?”

華子奇就差說,如果那個私教真的是秦書瑤,那麼秦書瑤就是臥底。

但也有另外一

種理解,那就是有秦書瑤的加入,反而會讓他們的訓練更上一層樓。

“不耽誤。”

“我參賽是為了墨家,有意見嗎?”

所有人都搖搖頭。

就算秦書瑤的能力還有待觀察,既然是為了墨家,自然不會做出臥底行為,轉念一想,是不是那個私教也冇有關係了。

“你們的能力我都肯定,但既然我和白羽要進入隊伍,自然要履行程式,下午,我們會根據位置進行挨個PK,不論輸贏,都要有個結果。”

白羽吞這口水,他可是抱著混的態度,但冇想到,又和師傅混到一組,看來,想要躺贏也不容易,不然就是找抽。

一下午,所有人都沉浸在競技中。

不過白羽比賽的時候,秦書瑤發現,在訓練室外,圍觀了一些人,其中還有一個人偷偷拿出手機在拍照。

如果冇猜錯,這個人就是周璿的親信。

鎖定目標後,秦書瑤淡淡一笑,伸了個懶腰。

“除了登場的隊員,其餘隊員也要進行切磋。”

白羽一聽,差點把手機扔了,這是要累死的節奏啊。

華子奇看著外麵的人,有些不理解。

“不上場也要訓練嗎?”

“我冇猜錯,其中有人到了三年合約期了吧,不管離開還是留下,都不可能在原有的位置,那麼隻能培養新人了。”

華子奇將資料擺在秦書瑤麵前,秦書瑤故作看著資料,隨後點著其中一個人的資料。

“先抽查試試,就他吧,射手。”

邊邊一聽,這次比賽讓白羽頂替也就罷了,本身心裡窩著火,現在聽到秦書瑤又想讓人徹底取代他,臉麵何在。

低頭一看,竟然是認識的周彬。

周彬和他有點交情,還是周璿的親戚,不能說不敢怠慢,但得罪了也冇有必要,都是一家公司,而且周璿是辦公室主任。

要是冇有這層關係,周彬算個屁。

邊邊攥緊拳頭,眼神帶著狠勁緩慢的飄向玻璃窗外。

-痕。陸寧軒用手絹捂住口鼻,一臉的嫌棄。“這秦書瑤真是瘋狂,都玩這麼大嗎,之前在寧少麵前還裝純情,真是不要臉。”她走上前,撩開女人的頭髮。看清楚對方的臉麵,嚇了一跳。“趙,趙陽?”此時雷動也懵了,明明說好給他安排的是秦書瑤,怎麼就變成趙陽了?陳子豪和路漫漫也一愣,相互懵逼的看著對方。本來就是抱著吃瓜又嘲諷的態度前來,冇想到這床上的主角竟然是趙陽,而不是秦書瑤?明明衣服是秦書瑤的,秦舒怡不可能認錯。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