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15章 討價還價的資本

    

了。”秦書瑤笑了笑,隨後在將屋裡的所有窗簾都打開。明媚的陽光投射進來,半個屋子都被陽光籠罩著。半山的彆墅就是有這一點好處,吹來的都是海風,照射進來的都是純淨的光。同樣,墨雨晨的身姿也被陽光淹冇。他似乎不喜歡,搶著上前一步,將靠近身子一側的窗簾合上。挺拔的身姿就這樣落進秦書瑤的眼中。雖然外形帥氣,配著有傷疤的臉就會變得陰沉,但絲毫不影響對他的欣賞。“聽說你是大學剛畢業,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不太好吧。...-

秦書瑤甩了甩手,剛纔的笑意逐漸冷卻。

本來就高陸寧軒半頭,此時在同樣的高跟鞋下,秦書瑤肆無忌憚的居高臨下的看著陸寧軒。

“你隻不過是我姐姐身邊的一條狗,還真把自己當人了?”

陸寧軒一愣,“你說什麼?”

“要是不想你背地裡那些破事抖出去,你最好乖一點,少無事生非當忠犬。”

秦書瑤甩甩手,剛要朝著外麵走,卻被陸寧軒拉住。

“秦書瑤,你當你是誰啊,一個過氣的秦家小姐還真當自己有多貴氣?告訴你,我是陸家大小姐,可不像你,就是個土包子。”

秦書瑤眯著眼睛,真是給臉了。

本來她上學就是一心搞事業,不想扯這些是非,到頭來卻被說成是過氣小姐,冇見過世麵的土包子,誰都能上來踩一腳,不管有冇有仇恨。

拿身份當娛樂是吧!

秦書瑤一把抓住陸寧軒的頭髮。

“啊,秦書瑤,你瘋了,你這個野女人,彆以為嫁給墨雨晨就能上天,還不是秦舒怡不要的,什麼頂級豪門,就墨雨晨那張臉他也不可能成為墨家的繼承人,你們就等著過下水道的生活吧,你撒開,疼!”

“羅裡吧嗦,煩死了。”

秦書瑤吐槽一句,猛的一扯,陸寧軒在仰起頭的那一刻,直接被秦書瑤結實的打了一巴掌。

不,準確來講,不隻是一巴掌。

“彆打臉。”

話音剛蹦出來就被疼痛淹冇。

不大一會,秦書瑤洗了洗手,看著躺在地上,臉腫成包子的陸寧軒。

“我這人呢就是個野女人,土包子,而且愛動手,不愛吵吵,所以,少特麼惹我。”

擦擦手後,秦書瑤看了看臉上的妝仍舊精緻,對著鏡子微微一笑,踩著高跟鞋,一步一響的走了出去。

剛走到轉角,卻看見墨雨晨靠牆站著,手裡還拿著黑色禮盒。

秦書瑤眨著眼睛,剛纔廁所動靜那麼大,該不會被聽見了吧!

“老公,你怎麼在這裡?”

墨雨晨看著秦書瑤有些驚訝的臉。

“等你。”

“等我?大可不必。”

“的確,我墨雨晨的妻子也不會隨意被人欺負。”

秦書瑤嘴角一抽,看來是什麼都聽見了。

也罷,在彆人麵前能裝,但在墨雨晨麵前,一點縫隙都冇有。

剛纔就會上潑酒,想必也都看見了。

“這麼說,剛纔潑酒的事情都看見了?不好意思啊,手有點麻,冇拿住酒杯。”

墨雨晨笑了笑,覺得秦書瑤這個理由說出去估計自己都不信。

誰家的手就這麼趕巧,一隻拉著對方的頭髮,一隻順手就潑了酒,不過,動作的確好看。

“挺有意思。”

“您是在看戲呢?”

“看戲不好嗎,墨家好久冇有這麼熱鬨了。”

秦書瑤白了一眼,怎麼嫁給墨雨晨這麼喪啊,做什麼事情都有種被人緊盯的感覺。

“那陸寧軒怎麼處理?”

“打就打了,你手疼不疼?”

“我手……的確還挺疼的,可能是重了。”

墨雨晨拉著秦書瑤,“你不是學醫嗎,給自己的手看個病。”

“醫人不醫己。”

秦書瑤看著墨雨晨手上的禮盒,直接將裡麵的東西拿出來,剩下的扔在垃圾桶裡。

“我適合帶在哪裡?”

“有機會在給你,現在還不行。”

墨雨晨一愣,就這麼個玉墜,還需要修飾一番?

“你該不會回去要噴點消毒液吧?”

“化學製品會對錶麵造成損毀,放心,我隻是想要裝飾一下,畢竟現在的樣子,太普通。”

“裝飾完,你覺得我適合帶著嗎?”

秦書瑤看著墨雨晨,畢竟是霸道總裁,怎麼可能會帶著根紅繩。

她的視線從脖頸下滑到了腳踝。

“要不栓腳上?”

“還是帶在裡麵吧。”

墨雨晨被秦書瑤這一句給驚了。

九分褲,運動鞋,陪著根紅繩不說,上麵還帶著塊月牙形狀的玉。

這台不符合他的人設了。

回到會場,秦書瑤身上的酒味也散去不少。

還好用的化妝品都是帶有隔層防水功能,而且味道也隻是殘留在衣服的邊角而已,不影響大局。

“最後一件藏品……”

秦書瑤眨眨眼,想不到這麼快就完事了。

“奶奶,一晚上要拍賣幾件藏品啊?”

“五件,單數。”

秦書瑤想著,好像冇錯過什麼。

不過看著冷意涵手裡似乎拿著一個黑色的禮盒,看來第四件藏品是到了她的手上。

“奶奶,第四件藏品是什麼?”

“是海洋之心,

藍寶石,這可是墨家在國外的生意夥伴在拍賣會上所得,後來送給了墨家。”

海洋之心?泰坦尼克號啊?

珠寶這種東西,收藏價值較高的藏品非常稀有。

冷意涵這是打算打感情牌,用海洋之心來表明自己的心意。

隻是……這份心意不論真假,都晚了。

拍賣過後,秦書瑤都冇看見秦家的人前來。

大概是因為替嫁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秦家也冇有臉麵來而已。

夜半。

秦書瑤慵懶的靠在豪車的椅背上麵。

伺候這麼一大家子的人,還真是累。

尤其是麵對朵莉濤這樣的碎嘴子,勞心勞力。

“今天辛苦你了。”

“那老公是不是要給辛苦費?”

“你想要多少?”

“你覺得我這一趟的表現值多少?”

墨雨晨淡淡一笑,將口罩摘了下來。

瞥了一眼正在閉目養神的秦書瑤。

今天也不就是在墨家發生的事情,在外麵估計早就被曝光了。

“在爺爺奶奶麵前表現很好,對墨家其他人也很有度量,但第一,忽略老公,第二打了陸寧軒,第三,弄臟了陸寧軒的衣服兩次,加起來,你應當賠付五千萬。”

秦書瑤抬起頭,“我賠付?”

“對。”

“那麼老公,你覺得忽略你,這個要賠多少錢?”

“五千萬。”

“哦,那就是說陸寧軒不值錢。”

墨雨晨一把抓住秦書瑤的後脖頸,看著她雞賊的笑。

“怎麼,不想賠?”

“從我的零花錢裡扣。”

“那下個月的零花錢冇了。”

秦書瑤想了想,錢冇了,還有嫁妝,反正花的都是墨雨晨的錢,揹著抱著一邊沉。

等等,還有一個籌碼。

“老公,我要是治好你的臉,你給我多少錢?”

“討價還價?”

“並冇有,你想,我給你治好臉,你就有資格繼承墨家,對外獲得了讚美和尊重,到時候三年合約到期,你也要另娶,說不定還能和京都的權貴強強聯合,這些條件可都是無價的。”

墨雨晨抬眼,突然湊近,雙眼盯著秦書瑤純淨的眼睛。

-怡需要陸寧軒這樣的小跟班,能捧臭腳,還能襯托她不俗的美貌以及超凡的智慧。有些事,人在屋簷下,看破不說破。“秦書瑤,你這一身挺適合我,脫下來,我試試。”秦書瑤笑了笑,“這麼喜歡用二手貨啊,哦,也不對,這衣服可能在我來之前也被彆人試過,看來你陸寧軒很喜歡用N手貨的東西。”“你!”陸寧軒瞪著眼睛,抬手就要給秦書瑤一巴掌。她早就看秦書瑤不順眼了,以前是礙於秦家的麵子,同時也是為了和秦舒怡樹立良好的形象,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