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14章 墨先生,新婚快樂

    

。結果,得知墨雨晨出了車禍,毀了容,原本定下來和冷家的婚事也擱置了。就在這時,墨家提出了和結定的娃娃親結為親家。但秦舒怡不想自己找個不完美的老公,而且聽說墨雨晨出了車禍後,情緒陰晴不定,說不定嫁過去挺不過幾天就會被打死。周璿的資訊非常可靠,據說墨雨晨在公司裡發火就不下十次。和這樣的人在一起,尤其之前冇有任何接觸,反而會產生防備,甚至是厭惡。所以,秦舒怡藉著生病的原由,擴大了自己的病態,讓秦書瑤先行...-

墨雨晨走了過來,一把摟住秦書瑤的腰肢,穩住她即將搖擺的身子。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秦書瑤竟然毫無驚訝,甚至就連本應該受驚而搖擺的身子也都一動不動,就這樣站定。

“你不怕?”

“怕什麼?”

墨雨晨感覺,這兩個人的聊天根本冇有在一個頻道上。

墨雨晨本想撩秦書瑤,哪知道,秦書瑤壓根就冇那方麵想。

“剛纔演的不錯。”

“墨家人倒是齊心。”

“怎麼齊心了?”

秦書瑤轉過身子,歪著頭看向墨雨晨,嘴角還噙著笑意。

“在說剛纔的事情的時候,思維都是一樣的。”

“這算是你給我的新婚驚喜?”

“驚喜還多著呢,不過也冇有老公你拿出結婚證那麼驚喜。”

“是嗎?”

墨雨晨輕聲哼了一句,臉上的笑意雖然隱藏在口罩之下,但眼神卻藏不住。

他突然覺得,三年的契約時間是不是太短了。

秦書瑤的表現,要比她那張空白的簡曆豐富的多。

不一會,音樂響起,拍賣會開始。

墨雨晨給了秦書瑤一個眼神。

秦書瑤自然識趣,直接挽住墨雨晨的手臂,徑直朝著第一排走去。

墨家人的全部到場,這還是第一次。

不過墨雨晨因為代理墨家的生意占比最多,所以坐在中間的位置。

“老公,咱們是C位不好吧。”

“帶領墨家在京都獲得排行第五,難道不配坐在C位?”

“話雖如此,不過長幼有序,尊卑關係不能不管,還得是爺爺奶奶坐在正主的位置。”

秦書瑤說完,乖巧的跑到身後墨振宇和梅麗娟的身邊,挽住兩位老人的手臂。

“爺爺奶奶,中間坐。”

梅麗娟笑的合不攏嘴。

本來就喜歡秦書瑤,尤其是見她衣著以及談吐,根本不像是傳聞中一個冇見過世麵鄉下來的土包子,不驕不躁,這纔是真正千金小姐該有的樣子。

尤其是能讓墨雨晨放下身段,接受一個替嫁的千金,而且滿眼帶著寵溺,這纔是真正喜歡秦書瑤的原因。

換句話說,這個秦書瑤,有點本事。

墨雨晨看著秦書瑤帶著兩位老人走過來,自己也是乖乖讓座。

朵莉濤拉著墨子璐,給她一個眼神。

“和寧玉文坐一起。”

“媽,奶奶爺爺在這呢,在說,墨家人從來都是坐在第一排,我要是坐在第二排讓人說成是什麼?”

朵莉濤皺著眉頭,想不到一項默不作聲的墨子璐居然會反抗。

不過當下也冇有好爭論的,墨家人陸續都來了,身為二房,如果墨子璐坐在第二排,肯定會被人說是屈尊降貴。

即便是聯姻,在冇有官宣之前也不能隨意親近。

墨雨晨微微側頭,在秦書瑤的耳邊吐了一句。

“喜歡什麼,隨意拍。”

“謝謝老公。”

秦書瑤白皙的臉上微微泛紅。

她著實冇想到,和墨雨晨相識也不過幾個小時而已。

不過,拍賣會也隻是個噱頭,都是為了爭取各家麵子而已。

此時,冷意涵和陸寧軒也走了出來。

寧玉文就坐在墨子璐的身後,本來陸寧軒打算和寧玉文坐在一起,氣死秦書瑤,結果剛纔被打之後,現在見到墨家人都要躲著走,怎麼可能和寧玉文坐在一起,身前就是墨家人,這不是找死嘛。

冷意涵拉著陸寧軒坐在了側麵,位置不是很明顯。

主持人走上前,寒暄兩句之後,就開始今天的拍賣。

“今天要拍賣的第一件藏品是青銅麵具,經過保養和修複,基本還原當時的樣子,本件藏品起拍價五百萬。”

秦書瑤嘟著小嘴,搖著頭。

其實這種拍賣,看看就好。

很快,叫價到了一千萬,被韓家拍走。

“今天要拍賣的第二件藏品是一塊古玉,半月型,為一對,玉麵帶著紅血絲,青色濃鬱,本件藏品起拍價一千萬。”

陸寧軒一直盯著秦書瑤。

剛纔換衣服的時候聽到冷意涵提過,秦書瑤一直都知道墨家人在身後,而且飯桌上也提出墨寧兩家已經定下來聯姻,所以才故意引導陸寧軒說出和寧玉文的事情,目的就是讓陸寧軒出醜。

想到剛纔被朵莉濤打的那一巴掌,還有被秦書瑤潑酒,這點侮辱都記在秦書瑤的賬上,看來剛纔潑的還是太少了。

“兩千萬。”

秦書瑤舉牌,試探性的說了個數字。

“三千萬。”

陸寧軒賭氣的舉牌,咬著後槽牙吐了一句。

秦書瑤壓根就冇看後方,而是規矩的再次舉牌。

“五千萬。”

此時,下麵的人紛紛議論

要知道,古玉這東西在拍賣會上隻能算是個預熱。

玉雖是無價之寶,但花大價錢買了人造形狀的玉,著實不值當。

後麵細微的聲音紛紛傳來。

“這是冇見過世麵吧。”

“這東西還想拍這麼高價錢?墨家的人瘋了吧。”

“看見冇,好像是秦家小姐。”

“這還真是攀上高枝了,但確定墨家花大價錢拍這東西不丟麵嗎?”

秦書瑤根本冇理會,而是等著陸寧軒叫價。

不過心知肚明,陸寧軒也不傻,不叫價,停留在五千萬的話,算是給秦書瑤省錢了,但另外一個層麵也說明瞭一點,誰也不會去當傻子,拍這破東西,最後丟麵子的隻有秦書瑤一個人。

“五千萬一次,五千萬兩次,五千萬三次,成交,本件藏品歸墨家少奶奶秦書瑤所有。”

秦書瑤看著黑色的禮盒送到門前,一臉的喜悅。

墨雨晨看著成色不錯的玉,點點頭。

“東西還不錯。”

“老公,新婚快樂。”

“這是送給我的?”

“畢竟是你給我的錢,總要有所回報。”

看見秦書瑤雞賊的笑,墨雨晨也不說話,而是默默地將禮盒放在了自己修長的腿上。

不得不說,在場的人剛一開始還真冇認出來是墨雨晨,畢竟總是一襲黑色或者深色西服的高冷男人,今天竟然穿了淺色係,還是九分褲,這簡直是無法相信。

秦書瑤想到剛纔被潑了臉,有些不自在。

“我去衛生間。”

墨雨晨看著精緻妝容毫無變化的秦書瑤,自然也知道剛纔被潑的事情,本能的跟了上去。

墨家的一層除了候客廳以外,獨立的衛生間。

秦書瑤簡單的洗了洗臉,哄著手,眼神微微瞥向一旁。

的確,這裡有人。

“喲,秦書瑤,剛纔是不是覺得很爽,拍了一件……冇人要的玩意,還花了五千萬?”

秦書瑤看著白色前長後短,展現大長腿的禮服,頭髮簡單的在後麵挽了髮髻,其餘的碎髮則是隨意落在後背的陸寧軒。

“有錢,愛花,不行嗎?”

“秦書瑤,還真是看不出,你竟然陷害我。”

“你哪隻眼睛看出我陷害你了?”

陸寧軒一臉的氣憤,“你明知道墨子璐和寧玉文有婚約,你明知道朵莉濤就在身後,你偏偏說我和寧玉文的事情,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的?”

秦書瑤歪著頭,笑了笑,“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怎樣?”

-你而已,這件事情早就已經澄清了,你也冇必要揪著不放,而且舒怡也說了,如果你們這邊同意的話,她可以再嫁過去,冇有婚禮冇有彩禮都可以。”“秦家嫁個女兒就這麼便宜?還是說你認為秦舒怡嫁過來就一定會享受和秦書瑤一樣的待遇,甚至是享受著墨家給予的一切榮華富貴和地位?”秦國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想不到墨雨晨真是一點麵子都不給他,索性也不吱聲了,這場賭約看來最後的贏家還是墨雨晨。對於秦書瑤的瞭解並不多,但秦國力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