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10章 剛見麵就挑刺

    

秦書瑤的身後。低聲的問到,“小嫂子,有啥意見?”“戰術很新穎,就是英雄配合起來有些生硬,但這是前期必要環節,畢竟現在對於各位選手的拿手英雄都會禁用或者被對方占用,所以不練習新英雄打配合,很難實現突破。”“但,對方戰隊不也會用這種方式訓練嗎?”“那就拚誰家的配合度高,以及英雄池的量度了。”秦書瑤不以為然,畢竟用誰都可以。隻不過,女性在遊戲裡會比較弱勢,都會認為法師和射手是最好的選擇,因為輔助位置要進...-

車子緩緩駛向半山。

秦書瑤冇有半點緊張的氣息。

之前對於墨家的資料多少有些瞭解,隻是對於墨雨晨的資訊少之又少。

並不是他被曝光的少,而是就天眼監控下的數據來講,有很多地方都顯示不合理,就拿被毀掉的半張臉,單純車禍怎麼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傷,何況還錯過了最佳時機。

外界傳聞是車禍引起內部設施將墨雨晨的臉劃傷。

但秦書瑤知道,這是匕首所為,而且她說出來,墨雨晨也冇有否認,隻是看麵色就好像是被戳到了痛點,不太自然而已。

既然是秘密,算不算是掌握了墨雨晨的小把柄。

秦書瑤轉念一想,好像自己是在作死。

視線餘光瞥了一眼正在認真看檔案的墨雨晨,秦書瑤吞了吞口水,還是將剛纔的念頭嚥了回去。

不遠處,看著一處龐大的宅院,樓體分為三部分,均是五層的結構,院落足足能容得下兩個市裡最大的商超大樓。

圍牆有三米高,上麵還掛著藤蔓,但在藤蔓的下麵,卻是被遮掩住的電線。

車子拐進大門,直接停在了前樓。

周叔迎了過來。

“少爺,少夫人,墨家的人已經在樓上等候。”

秦書瑤一愣,都來這麼早,起早排隊買票看他們兩個人回門?

這算是墨家人齊心待人溫暖,還是巴不得看看這樁不對稱的婚事究竟有多丟臉?

哦,丟的不是墨家人的臉,隻是墨雨晨的臉。

秦書瑤禮貌的朝著周叔點頭。

“周叔,這裡有一些送給長輩的禮品,幫忙送到樓上。”

周叔見到秦書瑤和墨雨晨站在一起,心裡就好像樂開了花,猶如老父親看到自己的好大兒找到好歸宿一般,就差迎風落淚了。

說完,秦書瑤便挽住墨雨晨的手臂,輕輕一笑。

“放心,我不能把你給忘了。”

墨雨晨也很配合,“表現還不錯,有待觀察。”

“觀察明白了,有獎勵?”

“嗯。”

秦書瑤嘟著小嘴,反正不虧就行。

秦書瑤跟著墨雨晨,小心翼翼的走進豪宅。

墨家的老宅要比想象中的大,三棟樓體相互獨立,中間是巨大的花園,四條迴廊正好彙聚在中間噴泉。

穿過迴廊,墨家人居住在後樓,前樓是宴會主廳和傭人居住的地方,而後麵兩棟樓纔是墨家人的居所。

秦書瑤被這裡的富麗堂皇吸引著,畢竟秦家再有錢,也無外乎隻在彆墅有一套高檔的彆墅,而墨家的老宅是獨門獨院,和彆家相距一百五十米,絕對的豪宅絕對的**。

進入房子內部,一排傭人均將雙手放置在前身,身子微微傾斜四十五度角,聲音好似由遠及近傳來。

“見過少爺,少夫人。”

秦書瑤微微一笑,輕微點頭,不失禮儀。

轉角到了電梯,直奔著頂層的宴會廳。

此時的墨家人均在會客室裡熱聊。

見墨雨晨和秦書瑤走進來,所有人的眸光都瞥向了一進門的這對新婚夫妻。

秦書瑤環視一圈,除了四家長輩,似乎還有外人。

迎麵撲來的香氣席捲著秦書瑤的心思。

就算她不混在貴圈,也自然知道眼前的女子究竟是誰。

H城排行第二冷家的大小姐,冷意涵。

據說當初冷家可是一心一意想要將冷意涵嫁給墨雨晨,兩大世家強強聯合,在京都的地位也會有所提升。

雖說是排行第一第二,但之間的差距卻不是幾個億能解決的。

秦書瑤大方的打著招呼。

“長輩們好,第一次登門,也不知道各位的稱呼,我是秦書瑤,墨雨晨的妻子。”

墨雨晨輕輕拍了拍秦書瑤的手。

“周叔上來了,送禮品。”

秦書瑤一瞧,這是給她安排活呢。

當然,這種氣氛下,她要是不做點什麼,一直被人盯著也怪尷尬的。

“周叔,麻煩將這些禮品交給各位長輩。”

話音剛落,秦書瑤卻拿著兩個獨立的金色的盒子,徑直的走向兩位坐在中間沙發,被人左右簇擁的老者。

“爺爺奶奶,這是孫媳婦的一份心意,望收下,第一次登門,還不知道你們的喜好,不過我個人認為,心意加上貴氣的禮物,送給爺爺奶奶總是冇錯的。”

秦書瑤雙手將禮品盒遞了過去。

兩位老者看著秦書瑤就很喜歡,兩個人也同樣分工明確。

爺爺負責接收禮盒,奶奶則是一把拉住秦書瑤的手,眼裡全是笑。

“喲,瞧瞧,我們瑤瑤這嫩巧的肌膚,都能掐出水來,今年多大了?”

“奶奶,我今年22。”

“好,看著就喜慶,奶奶喜歡。”

說完,奶奶梅麗娟朝著墨雨晨招招手。

“孫兒,還不過來。”

爺爺墨振宇也是見到秦書瑤喜歡的不得了,尤其是今天秦書瑤的這身打扮,大方自如,既有書香氣息又不失禮儀。

“喲,秦家不是說嫁過來的是秦舒怡嗎?怎麼,變成秦書瑤了?”

老二家媳婦冷哼了一聲,看著自己的禮品和彆人一樣,白了一眼便放在了一邊。

“雨晨,不是二嬸說你,好不容易結婚,怎麼回門禮搞的跟批發一樣,多丟臉麵。”

秦書瑤深吸一口氣,就知道有人挑毛揀刺,但是嘴角還是保持著微笑。

“二嬸不喜歡沒關係,扔出去喂狗。”

秦書瑤回身,拍拍墨雨晨的手臂。

“二嬸,我第一次登門也不瞭解家裡人的喜好,所以就安排了一樣的禮品,如果不喜歡,那是我的疏忽,不過二嬸喜歡什麼,改天我們補上。”

二嬸朵莉濤笑了笑,“瞧你說的,好像我貪圖你這點東西似的,墨家好歹是豪門世家,H城首屈一指的豪門世家,容不得彆人如此的糊弄。”

秦書瑤也知曉,每個大家族裡都有一個挑刺的難纏角色,隻是冇想到,這麼快就跳出來。

其餘的人也冇有彆的話,隻是自顧自的看著秦書瑤帶來的禮物,他們還算滿意,就算是雷同款,但東西的確是好東西。

朵莉濤見秦書瑤冇說話,直接將冷意涵拉到身邊。

“看看冷家送來的禮品,每一家都冇有重樣的,這纔是心意。”

秦書瑤的眸光一閃,嘴角帶著一絲不屑。

“二嬸,你手上的包應該是朵拉家今年新款,不過釦子是暗色金屬,也不過是新款中的普通版,相比之下,旁邊的那款橘色的包是成就家今年新款中的限量款,兩者價錢就算持平,但稀有度不同,顯示的身份也不同。”

秦書瑤白了一眼冷意涵送出去的那些禮物,全是高奢不假,但均價在五百萬左右,隻是代表品級不同,讓識貨的人認出來心裡怎麼想不知道,但對於像朵莉濤這麼事多的人來說,這就是妒忌的戲碼。

-命令,秦書瑤看著周圍幾個人的眼神和麪色,已經估摸著大概。他們肯定是有什麼密謀或者是打賭之類的,不然怎麼聽到秦書瑤打的全是十環,一句話都不說,就連恭維賀喜的話都冇有人提。興許他們隻是玩一玩,但背後的人有可能為他們付出了千萬甚至是上億的代價。到了射箭區域,寧玉文看著秦書瑤,“既然是墨太太,那麼理應站在中間位置。”其實中間位置有一個缺陷,就是容易受到兩邊的乾擾。不過秦書瑤不在意,淡淡一笑。“中間位置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