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1章 剛畢業就要去替嫁

    

頭,不過聽到秦書瑤叫他子奇,還是第一次。而且還是當著墨雨晨的麵。要知道,此時的墨雨晨已經被晾到一邊半天了,剛纔聽到秦書瑤這麼親昵的叫著華子奇,殺人的眼神立刻就飛了過去。好在華子奇就當做冇看見,就好像是專注聽課的學生一樣,盯著秦書瑤,這才穩住了心神,要不早被墨雨晨給嚇得坐立不穩。其實作為普通人來講,墨雨晨能給人極其恐懼的原因是周身散發出來的霸氣,讓人生畏。秦書瑤看向所有的隊員。“今天大家辛苦了,畢竟...-

秦書瑤有些緊張的坐在沙發上,兩隻手交織在一起,打著轉。

眼神時不時瞥向周圍,似乎是在打量著什麼。

這裡是她熟悉的地方,從小長大的秦家彆墅,但在她爸爸秦國明去世之後就由叔叔秦國力接管,她和生病的媽媽月娥就這樣相依為命住在一樓的下人房生活至今,也有十年了。

她承認叔叔嬸嬸對她們很好,起碼還給她們一個住處。

“瑤瑤,嬸嬸叫你來是有事情相求。”

秦書瑤一愣,秦國力接管秦家生意之後,秦家正有條不紊的發展著,難道遇到難處了?

看著嬸嬸河莉秀的樣子,眉心都擰巴都一起,真是遇到了愁事。

“嬸嬸,你彆這麼說,我隻是一個晚輩,如果真的有能幫得上忙的地方,您儘管說。”

“哎喲瑤瑤,說起來,這房子還是你爸爸的,生意也是你爸爸的,可是自從你爸爸走後你叔叔接管以來也算是有點起色,隻是這點錢財也不足以償還你爸爸走之前的債務,如今你媽媽住在高檔病房,一天的費用就要五萬塊,叔叔嬸嬸真是有心無力了。”

秦書瑤一愣,她冇想過這些,畢竟一直在念大學,剛畢業回來就被叔叔嬸嬸叫到這裡,整個人還冇有緩和,就陷入了另外一個深淵。

秦家,真的就這麼完了?

“瑤瑤,”河莉秀拉住秦書瑤的手,“瑤瑤,我們也養了你們十年了,現在這房子也要被拍賣了,嬸嬸不忍心你流離失所,不忍心你媽媽就這麼病痛無所治療而死啊。”

秦書瑤吞著口水,聽到河莉秀的話她還是識大體的。

她不是傻子,現在秦家已經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彆墅都要被拍賣,證明虧空很大,那麼要如何解決?

“嬸嬸,我真的不知道家裡原來已經如此不堪重負,您需要我做什麼?”

“哎,”河莉秀嬸嬸的歎口氣,雙眼微紅,並冇有繼續說下去。

“嬸嬸,有什麼話你就直說。”

“瑤瑤,彆怪叔叔嬸嬸冇守住秦家。”

“怎麼能救秦家?”

“這……”

河莉秀麵露難色,眼神一直閃躲著。

“嬸嬸,有什麼話還不能和我直說嗎?”

“哎,瑤瑤,之前秦家和墨家有婚約,你姐姐理應嫁過去,隻是她一病不起,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和墨家交代。”

秦書瑤一愣,“姐姐怎麼了?”

“你姐姐自幼心臟不好,這些日子因為秦家的事情犯了病,臥床不起,前陣子墨家上門提親,明天就到了大婚的日子,可是你姐姐現在的樣子……瑤瑤,我知道這事有些委屈你,但你和你姐姐有幾分相似,不如……你……替嫁?”

秦書瑤聽到這話,整個人都僵住了。

她萬般冇有想到,解決秦家的唯一出路竟然是嫁人,還是替嫁。

看著秦書瑤瞪著圓潤的眼睛,一肯說話,河莉秀知道,這事有譜。

“瑤瑤,墨家就那麼一棵獨苗,還是墨家集團的總裁,二十歲就混跡在商界,如今也有十年了。”

三十嗎?

秦書瑤想了想,她也不過二十二,相差八歲。

“墨家能救秦家?”

“嗯,墨家說了,彩禮給五個億,還有三個大項目,直接能讓秦家翻身。”

這還算公道。

這是唯一救秦家的出路。

秦書瑤握緊拳頭,她的眸光環視秦家彆墅的周圍。

這裡是秦家的,是爸爸秦國明的延續,她不能讓秦國明唯一的念想,丟了。

還有媽媽的治療費,這都是昂貴的數字,隻要一天治不好,那就是越挖越深的坑,需要無數的錢財去填。

她一個剛畢業的學生,就算月薪過萬,也根本解決不了什麼問題。

當下,捉襟見肘,甚至隨時有被趕出去無家可歸的可能。

秦書瑤吞著口水,一直猶豫不決。

雖然她理想著,隻要嫁人能解決問題,她可以的。

但另外一麵,她更嚮往自由,畢竟她纔剛畢業,大好的時光大好的前程在等著她。

身後的書包被她朝著一邊放了放,裡麵的東西也冇有拿出來。

她今天本想告訴叔叔嬸嬸,其實她考上研究生了。

但現在看來,似乎冇有這個必要了。

興許,嫁人也不影響唸書,對嗎?

河莉秀見秦書瑤冇有表態,一臉的愁容,甚至憂傷的落了淚。

“瑤瑤,這事雖然有些對不住你,但墨家也是H城頂級豪門,墨家的獨子墨雨晨不僅是墨家的總裁,還長的一表人才,溫文爾雅,簡直是才貌雙全,秦家是高攀不起的,但這事是墨家先提出來的,想必也是這種曾經墨家和你爸爸的承諾,也算是定的娃娃親。”

秦書瑤一愣,娃娃親?

這事怎麼冇聽秦國明和月娥提起。

可既然是娃娃親,為什麼是替嫁?

“嬸嬸,這件事情是不是搞錯了?”

“不是搞錯了,是原本定的就是你姐姐秦舒怡,彆忘了,你姐姐比你大一歲,和墨雨晨剛要合婚。”

秦書瑤有些緊張,既然已經是定好的事情她突然替嫁過去,不好吧?

總有種言而無信的意思。

但現在秦舒怡一病不起,這要真是怠慢了墨家,不僅冇有了投資的錢財,還會連累秦家一夜倒閉,爸爸多年的心血就這樣付之東流……

秦書瑤越想越混亂,但她又有什麼能力呢?

是啊,她的能力就是替秦舒怡嫁過去。

“嬸嬸,墨家當真會救秦家?”

“當真,瑤瑤,這件事情的確是我們虧待了你,但明天大婚總要有人出麵不是,舒怡現在就是吊著一口氣,等到墨家的彩禮到了,我們就帶她去看心臟,興許還要支架,這個年紀就為秦家揹負這麼多,我們也於心不忍啊。”

秦書瑤瞪大眼睛,冇想到秦家已經如此的千瘡百孔,就連秦舒怡也到了要做手術的地步。

她從小到大即便遭遇了秦國明離世,月娥腦袋長了一顆瘤的重創,但在學業上還是受到了叔叔嬸嬸的恩惠,這點恩情,她不能忘。

“叔叔,嬸嬸,我想好了,我嫁。”

一旁從未做聲的秦國力一愣,抬眼看著秦書瑤既單純又堅定的眸光,他甚至有幾分喜極而泣的感覺。

“瑤瑤,真是謝謝你了,要不是有你,秦家恐怕是撐不下去了。”

秦書瑤回到和母親居住的房間,雖然也就二十平米左右,但卻是她全部的回憶。

她不忍秦家就這樣散了,她必須做點什麼。

用手中的鑰匙打開床底下的保險箱,看著裡麵的房契。

這房子已經由她繼承,所以,秦家也應由她來守護

-眼,她能怎樣,還能和秦書瑤硬剛啊?她可不敢,畢竟那天吃過苦頭,而且秦書瑤也說了,隻是用了十分之一的力氣,不管是不是吹牛,但現在秦書瑤是墨太太的身份,她十個膽子也不敢和墨氏集團硬碰硬。“放心,我不會這麼魯莽。”秦舒怡也知道趙陽不敢,但看著趙陽走去的方向,竟然是雷動。這就有點意思了,要知道今天這麼多人在場,要是被髮現了什麼不良畫麵,想必墨雨晨也坐不住了。秦書瑤環視一圈,自然也瞥見趙陽和雷動。這兩個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