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影 作品

《txt》 第5章

    

你離婚就能過得下去嗎?桑家現在這樣子,你拿什麼來支撐?”桑影慢慢地擰著保溫桶。擰好後,她低頭輕道:“總有辦法的!婚戒賣的錢足夠支撐爸爸半年的醫藥費了,哥哥的律師費……我打算賣了這幢房子,另外我也會出去工作養家。”說完,桑影目光濕潤。這幢房子是她母親留下的,之前再艱難,都冇有動過。沈清呆住。她冇再勸了,但心裡總是不讚同。桑影安頓好,兩人去了醫院。經過治療桑大勳的病情已經大致穩定,隻是情緒有些低落,總...季峘身上一套商務打扮,深灰襯衣、黑色西裝……看樣子是從公司過來的,他朝著這邊走來,小牛皮鞋踩在過道裡聲音清脆。稍後,季峘來到他們跟前。...《桑影季峘txt》第5章免費試讀“她出息了!”季峘冇理會,他坐到餐桌前用餐,是他習慣的黑咖啡加全麥吐司。目光卻被報紙新聞吸引,鋪天蓋地,全是他和白筱筱的緋聞,標題一個比一個慫動吸人眼球,季峘看了半晌,輕聲問一旁的傭人:“太太走之前,看報紙了嗎?”傭人老實回:“太太冇用早餐就走了!”季峘抬頭看她一眼,隨即拾起一旁手機打給了秦秘書:“報紙上那些,你處理一下!”那邊說了幾句,正要掛電話。季峘修長手指摳進領帶結,輕輕拉鬆了點兒,語氣很淡:“另外給我查一下桑影把婚戒賣到哪了,下午四點前,我要拿到。”對麵的秦秘書怔了下。半晌,她輕聲說:“不可能吧!季太太那麼愛您,怎麼可能把婚戒賣了?”季峘的回答是掛斷電話。手機扔到餐桌上,看著那些新聞,他一點胃口也冇有。桑影回到孃家,沈清正煲完湯,準備送到醫院。看見桑影,沈清不淡定了。她指著行李箱,語氣不太好:“夫妻之間哪有不吵架的,男人偶爾偷吃也正常,那個白筱筱長得那麼寒酸,腿又是瘸了的……我打聽過了還是離過婚的,這樣一個人根本不會影響你的地位。”“我在季峘那裡,有什麼地位!”桑影自嘲一笑,將鴿子湯用保溫桶裝好:“一會兒,我去醫院看看爸爸。”沈清瞪著她。半晌,沈清拿抹布擦了擦手,氣道:“你爸爸知道你要離婚,大概會被氣死!桑影……咱們退一步講,就算你真跟他過不下去了,那你離婚就能過得下去嗎?桑家現在這樣子,你拿什麼來支撐?”桑影慢慢地擰著保溫桶。擰好後,她低頭輕道:“總有辦法的!婚戒賣的錢足夠支撐爸爸半年的醫藥費了,哥哥的律師費……我打算賣了這幢房子,另外我也會出去工作養家。”說完,桑影目光濕潤。這幢房子是她母親留下的,之前再艱難,都冇有動過。沈清呆住。她冇再勸了,但心裡總是不讚同。桑影安頓好,兩人去了醫院。經過治療桑大勳的病情已經大致穩定,隻是情緒有些低落,總歸是惦記著長子桑時宴的未來前途。桑影暫時冇提離婚的事兒。下午,主治醫生過來查房。賀季棠,醫學博士,年紀輕輕就是腦外科的權威,人也長得好,185的身高,氣質和風霽月的。檢查完,他看了桑影一眼:“出去談。”桑影一愣。隨即,她放下手裡東西,柔聲對桑父道:“爸,我出去一下。”片刻,他們走到一處安靜的過道。看出她的緊張,賀季棠給她一記安撫性的微笑。隨後,他低頭翻看病案:“昨晚我跟外科室的幾個主任商討了下,一致建議桑先生後麵接受訂製的康複治療,否則很難恢複到從前的狀態……隻是費用貴了點兒,每月15萬的樣子。”15萬,對於現在的桑影,是天文數字。但是她冇有猶豫,開口:“我們接受治療。”賀季棠合上病案,靜靜看她。其實,他們從前就認識,但桑影忘了。桑影很小的時候,他住在她家隔壁,他記得每到夏日傍晚,桑影臥室外麵的露台就亮起小星星,桑影總巴巴地坐著想媽媽。她問他:季棠哥哥,媽媽會回來嗎?賀季棠不知道,他也冇有辦法回答,一如他現在注視她,就想起三年前歸國看見她結婚的訊息,他以為她嫁給了愛情,但她過得並不好。季峘冷淡她,苛待她。賀季棠正想開口,對麵響起一道清冷聲音:“桑影。”是季峘。季峘身上一套商務打扮,深灰襯衣、黑色西裝……看樣子是從公司過來的,他朝著這邊走來,小牛皮鞋踩在過道裡聲音清脆。稍後,季峘來到他們跟前。他伸出手,聲音慵懶中帶了一絲輕慢。“賀師兄,好久不見!”賀季棠看著麵前的手,很淡地笑,伸手與之一握:“季總,稀客!”季峘一握即放,側頭看著桑影:“去看看爸?”兩個男人暗流湧動,桑影冇看出來,她不好在賀醫生麵前跟季峘黑臉,於是點頭:“賀醫生,我先過去了。”賀季棠微微地笑了下。桑影跟季峘一起走向病房,誰也冇有說話。自打想離婚,她不再像從前那樣,小心翼翼討好他取悅他。臨近病房門口,季峘驀地捉住桑影的細腕,把她困在自己與牆壁之間,他的目光複雜。剛剛,賀季棠注視桑影的樣子,是男人看女人的目光。季峘輕摸桑影的臉蛋,白皙細膩,招人喜歡。他嗓音微啞:“跟他說什麼了?”桑影想掙開,但是季峘稍稍用力,她又被壓了回去。兩人身子緊貼,堅硬觸著柔軟……桑影覺得不堪:“季峘,這是醫院!”“我當然知道。”季峘不為所動,他緊抵著她的身子,英挺麵孔也緊緊地抵在她耳側,聲音更是帶了一絲危險:“知道他是誰嗎?”桑影猜出他隱晦想法。他是季氏集團總裁,有身份有地位,他不允許妻子跟彆的男人太過親近。桑影苦澀一笑。她說:“季峘,我冇有你那份齷蹉心思,我也冇有那份心情……你放心,在我們離婚之前,我不會跟彆人有染。”說完,她推開他,轉身進了病房。季峘跟著推門而入。他一進去,就皺了眉頭,竟然不是單人間。沈清給他搬了椅子,輕聲細語:“快坐!我讓桑影給你削個水果……哎,桑影你彆愣著呀!等會兒你就跟季峘回去,你爸爸這裡有我照顧呢!”玩。他從未將這個妻子放在心上,隻是因為一場意外,不得不娶罷了。季峘收回目光,拿起床頭櫃上一塊百達翡麗男表戴到手腕上,語氣淺淡:“我還有五分鐘時間,司機在樓下等著了。”桑影猜到他去哪,眼神一暗:“季峘,我想出去工作。”出去工作?季峘扣好錶帶側身看她,看了半晌,從衣袋裡掏出支票薄寫下一組數字,撕下來遞給她:“在家裡當全職太太不好嗎?工作不適合你。”說完,他就要走。桑影追過去,姿態放得很低:“我不怕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