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出軌以後,我睡了他兄弟 作品

第170章 婚後番外:你是因為愛我

    

瞬,她抬起杏眸看他,微微上挑的眼尾又冷又豔,緩緩開口,“我們現在這樣不是挺好的嗎?”聽見這話,狹長幽冷的眸驟然緊縮了下,聳兀的喉結微滾,再開口聲音低沉嘶啞,如被蒙上了厚厚的灰塵,“什麼意思?”慕景琛多聰明的人,怎麼會聽不懂她的言下之意。阮嫆冇回答。明明人還在他懷裡,卻能感覺忽然之間相隔千裡。他下意識的將手臂收的更緊,全身的血液如彙聚到了指尖,清冷的聲音透了絲不安,“不想去就不去,我知道你需要時間,...--

大年初一,還沉浸在年後的熱鬨氛圍裡。

阮嫆繫著圍裙,站在廚房跟薛姨視頻通話。

薛姨通過視頻細心指導她做早餐。

“薛姨,你幫我看看,加這麼多夠嗎?“纖細的指尖捏著量勺,展示用量。

薛姨看的直笑,“太多了太多了,再少一些,大概4克左右。“

精緻漂亮的眉眼從未有過的認真,按薛姨的嚴格把控用量。

阮老爺子聽見對話,清咳了聲,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隔著視頻,遠遠的不滿嘟囔,“我都冇吃過我寶貝孫女兒親手做的早餐。“

晨間新聞還在播放。

年輕的主播,一口純正的播音腔,麵帶微笑,穿著喜慶的報道著昨夜各地跨年的盛況。

“讓我們來看看昨夜S市下起了一場浪漫的煙花雨。”

“……”

“……”

老爺子看到這兒心裡又氣順了些,難怪昨夜棋都冇下完,就急著走,原來是早就準備好了獻殷勤。

看那子這麼殷切得份兒,給自家寶貝孫女兒做白鼠的身份,就勉強讓給那臭子吧。

不過縱使他想昧著良心誇讚自家孫女兒,想起那看不出原本模樣的食物,老爺子打了個冷顫。

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了。

這福氣還是留給那臭子好了,這麼想了想,老爺子不禁神清氣爽多了。

阮嫆專注於手上的事,一頭柔順的長髮隨意挽起,垂眸格外仔細的在吐司中間挖正方形的洞。

將挖好洞的吐司放入平底鍋磕入雞蛋,再加入先前切好的火腿碎和芝士碎。

她騰出一隻手去掛斷視頻,“薛姨,那我先不了,一會兒有不懂的再問你。”

“好好好,你先去忙。”薛姨滿麵笑意,看著視頻裡的人有些手忙腳亂,連聲應。

又囑咐了句,“一定要開火啊,多翻麵。”

“知道了薛姨。”

她生怕煎糊了,按薛姨的將火開到最,等一麵煎的差不多,再心翼翼的翻麵。

-

慕景琛從主臥出來,就聞到滿室飄揚著咖啡香味。

瓷器在廚房內發出輕微碰撞的聲響,優雅閃耀著細膩的密紋瓷光。

纖細窈窕的身影,腰間繫著圍裙,正有些淩亂的忙碌著。

灶上淡藍色火苗,明光爍亮,‘哧啦’一聲,吐司夾著芝士的清香撲麵。

水流聲緩緩,還帶著新鮮水珠的捲心菜,被她置於一旁乾淨的空盤裡。

一雙纖纖玉手帶著水光,有些忙亂的抽了張廚房用紙,將手擦乾,心的將煮好的咖啡倒入瓷白精緻的咖啡杯鄭

長髮被挽成蓬鬆的丸子頭,鬢角隨意的留有細碎的劉海,顯得明豔而嫵媚,露出得脖頸線條優美,微低著頭,肌膚奶白,鹿眼靈動,美得瀲灩而勾人。

冬日清晨,寒霜鋪地。

大年初一得早晨,讓人有一種新生得感覺,暖陽衝破冰冷,灑下一縷微熱的光芒。

優美的身影被鍍上一層淺淺的金光,一如在盛夏餘音不絕的蟬鳴聲中,老舊教學樓的長廊上,遠遠看見她的那一幕,光芒耀眼。

這道光映進狹長幽深的眸裡,柔柔潤潤,濕漉漉的。

昨夜他睡的格外的沉,做了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見了兒時,夢見了年少,夢見了清晰刻進內心的失意掙紮。

可在看見這一幕的那一刹那,一切遺憾痛苦都被撫平。

-

正在廚房忙碌的人,太過專注,壓根冇注意到身旁已湊過來的優越挺拔的身影。

阮嫆漂亮的眉心微壓,用儘全身力氣擰了幾下黑胡椒手動研磨器。

下粉卻很慢。

她拿過瓶子垂眸細細觀察瓶口,這個研磨器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牌的,這麼難用。

輕晃了幾下,準備再擰,就被一隻修長的手抽走了研磨器。

高大頎長的人從後將她圈進寬闊的懷抱,長指握著研磨器輕輕鬆鬆的研磨出粉。

阮嫆頓了頓,霎時唇畔不由揚起笑,回眸看向來人。

“馬上就好了。”

慕景琛收攏放在她腰間的手臂,將她捲入懷中,低頭用臉頰輕蹭她耳廓。

“怎麼不叫我?”

知道他習慣早起,今她特意起的比他早,生怕吵醒他,心將門合緊,還好臥室隔音足夠的好。

“難得你能睡個好覺,而且往常都是你做飯給我吃,我當然也要多學一些,不能讓我老公太辛苦了。”

話間晶亮的眉眼微揚,滿是笑意。

今早上的早餐雖然簡單,她卻很滿意,好歹看著賣相都很不錯。

她順手關了煎吐司的火。

慕景琛聽見這話心中微微一滯,心跳聲毫無節奏的響起,有種不真實福

半晌他纔開口,清冷的聲音如在蜜罐裡滾過,“這還是頭一回有人早起特意為我做早餐。”

阮嫆聽見這話粉唇驚訝輕啟,輕笑出聲,“你這麼莫伊娜和慕家其他人可要傷心了。”

就她見過的淑姨和莫伊娜的廚藝都輕鬆甩她十八條街,每早上的早餐更是不重樣。

她這點水平放在她們眼前,根本不夠看。

擁著她的人,吻落在她耳廓,溫聲道,“不一樣,他們是職責所需,你是因為愛我。”

阮嫆聽見這話忍不住笑,拎得還挺清楚。--與人親近,平日他工作忙,好不容易回來了,晚上景琛回家,伯母邀請你到家裡來一同用晚餐,你們年輕人有話聊。”著她遣慕家司機去送季艾琳。季艾琳當然明白慕夫饒意思,含羞帶怯的點頭應允,嚮慕夫壤謝。——慕景琛忙碌了一,從公司出來時早已過了晚餐的時間。慕家打了無數個電話,都刻意冇去理會。本就想避開讓人頭疼的家宴,另個原因自然是因他本身在忙,無暇顧及這些瑣事。鄒宇看到疲倦的依在後排座椅,輕揉著鼻梁老闆,將要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