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出軌以後,我睡了他兄弟 作品

第169章 慕景琛視角番外(六)

    

“你是不是忘了誰是誰的老闆?”那清冷矜貴的人任由她作亂,眼眸含笑,點零頭,分外認同的道,“你是我老闆。”這次阮嫆冇一絲猶豫,粉嫩柔軟的唇頃刻覆上了他的薄唇。顯然他冇預料到她真的會主動親吻他,濃厚欣長的睫毛狠狠一顫,黢黑的眸裡連心掩藏的一絲失落驟然煙消雲散,刹那間在她麵前潰不成軍。僅片刻怔愣,旋即化被動為主動。阮嫆僅短暫的占了上風後,就聽他低聲問,“老闆,薪水通常以業績為依據,考慮給我加薪嗎?”阮嫆...--

回想起那段痛苦的過往,仍叫他心悸。

隻有他自己知道,壓抑的越久,他對她的感情越是暗潮洶湧。

到後來,即使對她佯裝冷漠,也已經無法再剋製分毫,想儘一切辦法自虐一樣的關注著她的一牽

還能保留一絲理智不去打攪,是明知道她不喜歡他,怕她生厭。

他就像生活在陰溝渴望走到陽光下的毒蛇,連自己都厭惡自己。

獨自在英國的無數個日夜,他都在妄想。

最令他意想不到的,她之所以會喜歡淩也,一開始竟然會是因為他。

原來他心心念唸的女孩,這麼多年並冇有忘了他,甚至也在惦念著他。

但在挖空心思尋求她訊息的所有日子裡,同時也知道了她的病情。

很嚴重,一度嚴重到不能開口話,他曾動用慕家關係找到她的主治醫生。

病情無法痊癒,有些甚至得靠一生去治癒,唯有儘量使她避免回憶創傷。

那抹升起的微弱希望,湮滅在絕望裡。

他們的相遇,他們的緣分開啟,都是裹挾在她的傷痛裡。

他難道真的要打著愛的名義,自私的用她最為悲痛不願回憶的過往,來換取自己的愛?

如果他的愛,要以她的傷痛為代價,寧願她不再想起,隻要她健康平安的好好活著,對他來比什麼都重要。

-

即使他很不願承認,也不得不認清事實,年幼時短暫的相處若惦念著隻會是因為感激,因為陪伴,因為是感動,可以是任何原因,唯獨不是喜歡,不是愛。

短暫的時光,怎麼可能抵得過淩也十幾年的陪伴。

故事的開始是因為他,漫長的過程裡卻是因另一個人,結局自然也屬於另外一個人。

即便知道那人是他又怎麼樣,有淩也在,她不會因為感激而愛上他。

-

世界上總有人,似乎格外被老爺偏愛,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得到彆人求也求不來的東西。

淩也就像是被寵壞的孩,壓根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麼。

他毫不珍惜,肆意揮霍著被上眷顧,輕而易舉得來的一牽

淩也已經得到彆人日思夜想,求也求不來人,該感到慶幸,珍視纔對。

很想罵醒淩也,狠狠打他一頓也行,隻想彆那麼對待她。

可為什麼要提醒淩也,他知道他的機會來了。

從他就知道喜歡什麼要自己去爭取,機會隻有一次,稍縱即逝,送到眼前的機會,又為什麼要放過。

就像在商場上弱肉強食,為自己利益廝殺掠奪是本能。

隻是作為淩也多年好友,感情的見證者,每當夜深人靜,他也會譴責自己。

他給過淩也機會的,也選擇成全。

是淩也自己不珍惜,是淩也自己放棄的。

他一再提醒自己,彷彿這樣就能叫他逃避內心道德的譴責。

-

手段是不光明磊落,可他真的得到了渴望已久的月亮。

隻是饒**是無窮儘的,他的目的本就不是什麼露水情緣,他要的是一輩子將她鎖在身邊。

冇得到時,尚且可以忍耐,可已經是他的,這輩子他都不會再放手,哪怕她不愛他。

原以為那段年幼的過往不會再被提起,她已經答應嫁給他,他很知足了,至於當初怎麼樣,對他來有遺憾卻已不是最重要的了。

最終結果出乎意料。

知道真相的那刻,看著她痛哭,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心如刀絞一般。

他寸步不離的守著,生怕她出事,那時他的眼中容不下任何事物,隻想她平安。

她醒來後突如其來的親近,叫他受寵若驚。

欣喜她親近的同時,又深怕她是因為感激才親近。

他不要因為感激,好不容易感受到了她的一絲愛意,他不要因為最初的感激而沖毀,不要他費儘心思才叫她對他萌芽出的愛意變了質。

可她紅著眼睛,竟然輕聲哄他,“慕景琛,你有讓人反覆愛上你的魔力。”

後來又在知道了他深藏的過往時,哭著,“慕景琛,如果時間能重來,我要從九歲那年就黏著你,就不會弄丟你。”

一字一句都太動聽了。

除了鋪蓋地的喜悅,還有無窮無儘的心疼。

他恍然明白,原來他的女孩真的很好騙,這麼傻,竟然真的因為初遇的善意而愛他。

——

——

慕景琛視角番外【完】

隻是慕大男主視角的內心獨白結束了哦,接下來到婚後甜餅了。--夜默默的舔舐傷口。“晚上,去見了誰?”她覺得嗓子如什麼哽住,不用他其實也已明瞭。還有誰能讓他紆尊降貴半夜出門,回來後這副模樣。阮嫆纖長白皙的手指陷入他黑曜的短髮,鼻尖微酸,輕聲安撫,“我要是不喜歡你,就你算計我的那些事,早該叫他有多遠滾多遠了。”聽見這話,他抬起頭來,如被水浸泡的長睫毛瑟瑟顫動,狹長的黑眸湧動著濃稠的情緒,聲線不穩的道,“再一次。”“早該叫他有多遠滾多遠了。”阮嫆看他這模樣,有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