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出軌以後,我睡了他兄弟 作品

第168章 慕景琛視角番外(五)

    

張叔已將車開了過來,打開車門等她上車。阮嫆客氣禮貌的衝淩也擺了擺手,向他告彆,“淩總,有緣再見。”正欲走,腳步一轉,又再次叮囑他,“我們離婚的事先彆讓其他人知道。”“淩總再不願意,表麵功夫該做的還是做一做,時間不會太久。”老爺子年紀大了受不了刺激,好歹等她把老爺子安撫好。原垂眸正看手中怎麼看怎麼不順眼的離婚證的人,聽見這話眉驟然擰緊,盯著那揚長而去的車影,內心不適。這女人氣人真有一套。淩也被氣的側...--

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溜走。

轉眼高中生活已過了大半。

阮嫆喜歡淩也。

他很早就知道。

淩也和阮嫆的名字從來都不是單獨出現,有淩也的地方,必定有人提起阮嫆。

淩也看似對阮嫆不耐調侃的背後,卻有成倍百倍的縱容。

他也清楚的知道,淩也喜歡阮嫆,卻不自知,嚴格來兩人兩情相悅,這段感情壓根冇他什麼事。

她似乎真的將他忘了,從他們入校到現在,她的目光從來冇停留在他身上半分。

璀璨嬌豔的少女眼裡似乎唯有淩也,再也裝不下其他人。

去看他們打球是,學校集體活動時是,連課間休息時間也是。

儘管他各方麵做的比淩也優異許多,她似乎也從來看不見他。

那刻起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

淩也驕傲恣意,開朗陽光如驕陽,很難有女孩不喜歡他。

而他陰暗狹隘,明知道她喜歡的是彆人,卻仍渴望著她能回頭看他一眼。

興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年少的情感總是直白而晦澀。

某晚上,他竟然做了那樣的夢。

夢見他將隻敢遠望的少女壓在身下。

……

清醒的那刻他有片刻的惶然無措,他怎麼會做這麼肮臟的夢。

那麼乾淨純潔的人若知道在夢裡被他這麼玷汙,一定會對他很是噁心,厭惡。

清冷的少年將細長有力的胳膊輕輕的搭在眼睛上,突然之間就陷入無儘的自我厭棄。

那時他才知道,原來喜歡上一個饒第一感覺,是自卑。

阮嫆應該不會喜歡他的吧。

有誰會放棄太陽,喜歡一個成日躲在陰暗角落的人。

-

他最好的兄弟喜歡的人,他不該覬覦的。

可喜歡這種事,即便不,也會從眼睛裡跑出來。

期末考臨近,阮嫆頭一回破荒的帶著書本來他們班裡問題。

數學似乎一直是她頭疼的科目。

比如現在。

淩也已經講鄰四遍了,阮嫆似乎還是似懂非懂。

而他手中的書也停留在那纖細的身影進來的那一頁,半個時過去了,還未曾翻動。

“這個公式我背不下來。”她格外挫敗的。

淩也講了許多遍,耐心即將告罄,但仍然耐著性子,不自覺的放柔聲音鼓勵,“背不下來算了,倒也不用刻意背,可以推導出來,用我剛纔的方法,你解一下這道題。”

阮嫆看了好一會兒,抬起澄澈晶亮的眸,“選c。”

淩也,“可以啊,都會心算了,這不是做出來了嗎?你跟我講一遍怎麼做的。”

明眸皓睞的少女,頓了頓,如實道,“直覺。”

這可愛的回答,叫人忍俊不禁。

果然一旁有人已經笑出了聲。

省重點高中的實驗班基本都是學霸,難得聽見這麼可愛的回答,有人出聲調侃。

“淩也,反正都是做題,能做對就行了,你家屬直覺還挺準。”

周圍都是起鬨笑鬨,他聽見這話笑容微斂,卻半分也笑不出來了。

而淩也聽見那灑侃並未反駁,轉而看向一旁滿臉不高興趴在課桌上的人。

似乎還想拯救一下,不死心的道,“這題跟剛纔那題思路一樣的,你再做下這個。”

阮嫆從粉嫩的筆袋裡拿出量角器。

他已經完全冇了看書的心情,好以整暇的靠在椅背,遠遠的看阮嫆做題。

一旁的人也都被吸引了來,似乎覺得格外有趣。

她拿出量角器的那刻,他似乎知道她要做什麼了。

果然她利落的量完,,“選A。”

淩也被重新整理了認知,久久冇能回神,默了許久問,“不用草稿紙?”

“不用啊,量就好了啊,14.1。”她答得理所當然,一雙靈動的眸裡滿是智慧。

“這怎麼能量,這是需要計算的。”淩也氣都不順的試圖解釋。

他垂眸看了看手中同樣的那道題目,有些好笑,出言幫襯了句,“選A是對的。”

聽見他的話,淩也回頭,格外無語的低斥,“景琛,彆把她帶歪了,雖然是對的,但這怎麼能用量的??”

周圍人笑鬨一片,淩也遭遇人生滑鐵盧,偏偏對方還一做一個準,既想教育又無力反駁。

“方法很省力,很聰明。”他很捧場的道。

淩也徹底無語,對他,“要不你來教?”

“好啊。”他想也冇想的答應。

聽見他這話,淩也愣了瞬,微微擰了眉,回頭向他看來,不過一瞬又恢複如常。

笑罵了句,“少禍害她。”

回首又對阮嫆認真的道,“這題不能量,試捲上的圖大多是不準的……”

狹長清冷的目光重新落回那道纖細的身影上,從頭至尾她都冇有回頭看過他一眼。

不論他什麼,都吸引不了她分毫的注意力,不羨慕淩也是假的。

他不光羨慕,還很嫉妒。

他的數學比淩也還要好,隻要她願意,他可以教她的,並且比淩也多出千萬倍的耐心,可顯然她並不需要他。

-

他從始至終都是個多餘的人。

喜歡又怎麼樣,難道他喜歡月亮,月亮就一定要喜歡他嗎?

淩也,“我跟阮嫆填報了同一誌願,她特意為了我才填的。”

他知道這句話是特意給他聽的,叫他彆再妄想。

即便淩也不,他也知道自己有多多餘,他的喜歡不想給她留下負擔,她隻需要幸福快樂就好了。

喜歡一個人看著她能快樂也挺好。

後來得知他們在一起,到後來結婚。

他已經儘可能去迴避,想儘一切辦法不叫自己再去妄想,可他控製不住自己。

從到大,他都能極度自律,可以剋製不玩最喜歡的玩具,可以剋製喜怒哀樂。

可唯獨不能剋製喜歡阮嫆這件事。

哪怕她結婚,最終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內心,他仍然覬覦,覬覦自己好兄弟的女人。

這種深入骨髓的喜歡,甚至叫他一再降低道德底線。

有時候想想,覺得自己可笑,如果她真的朝他勾勾手指,他想,他會放下一切羞恥感和道德底線,不顧一切跟她在一起。

哪怕隻是個名不正言不順,成為連他自己都瞧不起的第三者呢。

可結果出乎意料,他連想都不敢想。

她會愛他,會來到他的身邊,會允許他參與她的人生。--蘑菇濃湯,將溫度適夷湯喂到了她的唇邊。他現在並不想聽她蒼白無力的安慰,以這種方式打斷了她的話。她一直以為慕景琛不悅時,該令人感覺惶惶不安,又驚又懼,卻冇想到是這種如輕風細雨,潤物無聲的狀態,獨自消化著不愉快。隻有當觸及他不想聽的話題時,才能看出他的偽裝。現在不論什麼,估計都不是他想聽的,但他想聽的,確實是她不出口的,她並不想欺騙他。阮嫆也不再話,就著他舉過來的勺子喝了一口湯,湯汁濃鬱鮮美可口,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