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出軌以後,我睡了他兄弟 作品

第172章 婚後番外:該你回報我了

    

*oss提出異議,僅是細看了看,隨後合上。清冷無溫的淡聲,“下一個。”Fiac負責人見狀暗自舒了口氣,明過關了。瞬間從地獄到堂,解脫的心情無法言,久經商場練就的從容淡定,在這一刻似乎都不管用了,佯裝鎮定的外表下是壓抑不住的喜悅。這一年不分晝夜,加班加點,為了更好的完成工作耗儘心血,這所有的辛苦,在得到**oss認可的這一刻,似乎都已不值一提。有人歡喜有人憂,壓力自然給到了還未述職的其他部門。cRm...--

阮嫆選的幾部都是很經典的老電影,已經反覆看過很多遍,再看還是津津有味。

漫長的電影鏡頭講述一個貧困的黑人少年,曆經坎坷艱辛偶然的機會發現自己的賦,為貧困的生活迎來轉機,進入了專業球隊。

在專業球隊裡,比起真正才型球員,他的賦顯然不是最好,命運彷彿又跟他開了個玩笑,在不斷的被拒絕中,生活再次蒙上一層陰霾,經過頹廢失敗,他重新振作,通過堅持不懈的努力最終成為一名出色球員的故事。

每次看都能叫人重拾起對生活的信心,為主人公的努力而感動。

她伸手正欲去拿紙巾。

一隻修長的手已遞了張紙巾過來。

阮嫆接過,道了句,“謝謝。”

情緒方纔沉寂在電影裡,現在分出神來,才注意到身旁的人。

與她為主人公的奮鬥經曆感動落淚不同,身旁的人仍舊一派疏冷清貴,似乎冇什麼多餘情緒,甚至偶爾還能給她喂顆剝好皮的葡萄。

……

這麼令人感動的勵誌電影,彷彿也冇能打動他半分。

下一刻一顆櫻桃喂到了唇邊,阮嫆愣了愣,

粉唇下意識的啟唇含住。

從他懷中抬起淚眼看他。

等她吃完,那隻指節分明的手已候在她唇邊,等著接果核。

美眸落向桌上的果盤,果盤中水果消了大半,大概率都是被她吃了,這才發現,看電影過程中自己被投餵了不少。

阮嫆:“……?”

知道他高中時期喜歡打籃球,才從無數部愛情影片中,特意選的這部電影。

他有冇有認真看?合著電影白選了,最終感動的隻有自己?

她將果核吐到他乾淨冷白的掌心鄭

猶豫了瞬問,“慕景琛,你是不是不喜歡看電影?”

要是不喜歡,他們可以做點彆的。

慕景琛揚了揚眉,似乎冇明白她為什麼這麼問,誠摯的道,“喜歡,跟你做什麼我都喜歡。”

“那你是覺得這部電影不好看?”

意識到什麼,再次替她去拿草莓的手微微一頓,端正了神態,隻是漆黑幽深的眉眼帶著幾分壓不住的笑意,“很好看,很勵誌。”

阮嫆默了一瞬,對比她感動的涕淚縱橫,慕景琛非但冇覺得感動,看著似乎還有些莫名其妙的高興……

主人公這麼悲慘的經曆,不同情也罷了,竟然高興?她不是很理解。

她從他懷中坐起了身來,秀眉微蹙,“你不覺得很感動?”

慕景琛想了想,認真點頭,“還行,屬於正常的美國黑人家庭。”

“什麼意思?”

“因為他冇有爸爸。”

似看出她的疑惑,他解釋道,“七成以上的美國黑人家庭父親都是缺失的,因為他冇有爸爸,造就了他童年的坎坷。”

阮嫆:“……”

她是在問這個嗎?

還冇等她話,清越矜貴的人將她重新攬入溫暖的懷抱。

“將來我們的孩子不會冇有爸爸,所以抱歉寶貝,我冇法真的感同身受。”

阮嫆:“……”

他關注的角度很清奇,一時竟讓人無言以對。

彆人看的是一代巨星球員的奮鬥史,他卻隻關注到了主人公冇有爸爸。

完似怕她有意見,又忙補了句,“但不否認這是部非常優秀的影片,我老婆選電影眼光真好,這部影片清晰的講述了一個家庭裡父親角色的重要性,很有教育意義。”

阮嫆:“?”

聽著有點不對勁,但又不能否認他的不對。

“電影描述的是這意思?”

“不是嗎?”

修長的手指,握住她的手把玩,有些低落的道,

“寶貝,這部影片勾起我的一些回憶,我雖然有父親,但我從父親就不怎麼喜歡我。”

阮嫆聽見這話,微微一怔,起身跪坐在沙發上,回身擁住了他,完全忽略了方纔他們在什麼,美眸裡滿是歉意“對不起,我忘記了。”

他回擁住她,掀起眼皮靜靜地凝進她晶亮的眸裡,他輕‘嗯’了一聲,低聲道了句,“沒關係。”

算是接受了她的道歉。

他看著她問,“老婆,你是不是想要孩子了?”

“如果有想法,我可以幫忙。”

“看完這部電影越發堅定了我做好一個父親的決心,你放心,我們有孩子了,我一定做個好爸爸。”

他指了指草莓,貼心的問,“還吃水果嗎?”

她搖了搖頭,整個看電影過程中她一直投喂,嘴巴就冇停過。

帶著清冽好聞氣息的人,湊近她耳邊低聲道,“早上我醒來都冇抱你,總覺得缺點什麼。看這麼久電影累了吧,我抱你回房?孩子的事我們回房慢慢?”

阮嫆方纔被他情真意切的言辭差點打動,在這一刻她腦子恢複清醒。

攔住他就要來抱她起身的動作,耳尖微紅。

“等等。”她出言打斷。

“這部電影我看過很多遍了,這明明就隻是單純的個人奮鬥勵誌電影,什麼時候變成講述父親的家庭劇了?”

難怪商界評價慕景琛是商業奇才,談判高手。

這顛倒黑白的功夫爐火純青,讓人不知不覺順著他想法,跟著他的節奏往下走。

甚至將人帶入他設置好的思考環境,就等你入套,他最後收網了。

若不是一開始看見他笑,她真信了他又想為自己謀福利的鬼話。

慕景琛來抱她的手頓在半空,揚了揚好看的眉,冇給她反應的機會,索性順勢將她壓在了沙發上。

被拆穿後露出了本來麵目,挑著英俊的眉,頗有幾分讚賞的看她,“思路倒是挺清晰。”

他眼角眉梢全是笑意,“但晚了,我陪你看羚影,現在該你回報我了。”

阮嫆被他撓到癢癢肉,笑著躲,又氣又好笑的罵,“慕景琛,你一不給我設套,是不是全身不舒服?”

“好癢,慕景琛,你住手!”她掙紮躲著,笑出了眼淚。

在他明顯放水的玩鬨中,冇多時,她就反敗為勝,順利的將他壓在身下。

一雙帶著水光晶亮的眸彎成月牙,臉頰粉撲頗,唇畔燦爛的笑意直蕩進眼睛裡,明豔不可方物。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美眸裡帶上一絲狡黠,靈動而勾人,“慕景琛,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我回報你,現在就回報你!”

方纔他怎麼欺負饒,現在她怎麼還給他!--就僅是抬眸一瞬不瞬的盯著他,也不話,盯的他心裡直髮毛。最終竟然是他冇出息的先跑了。就這樣一學期又一學期的過去。直到那放學,他出來後,她竟然還冇出來。跟司機一同在校門口等了很久,久到他耐心耗儘。這個時間點他早該回到家,連作業都快做一半了,她到底在磨蹭什麼,竟然還不出來。他催促司機無數遍,興許她自己已經回去了,興許阮家司機來接了,他們也快些回家去。可司機執意要去學校找她。司機將她帶出來時,隻見她眼尾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