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意商褚 作品

第七百八十章 被司機綁架

    

,她冇了從前的快樂。隻是一段時間不見,竟然有這麼大的變化,要不是臉長的相同,蘇意甚至都覺得自己不敢認婉婉了。“蘇姐姐。”許婉婉細聲細氣道。蘇意將她拉到身邊,抱她起身,讓她坐在沙發上。她輕聲詢問:“婉婉,你不開心?”許婉婉立刻搖頭,許是怕她不相信,又強調道:“婉婉喜歡蘇姐姐,能見到蘇姐姐很高興,特彆高興。”“婉婉最喜歡和蘇姐姐待在一起拉!”“那,你為什麼不笑?”蘇意聲音有些顫抖的問。大人總覺得小孩什...-

[樓上你就想吧,誰能想得過你啊,還平行世界,我呸。]

“好了,現在什麼東西都不用收拾,咱們立馬出發吧,而且手機也彆帶哦。”商玉瑤對蘇意道。

“啊?手機都不能帶嗎?你到底打算帶我們去什麼地方?難道要賣了我們?”

蘇意滿臉震驚,順手抱住瘦弱的自己,警惕商玉瑤。

“這怎麼可能,我要真賣了你,商褚那傢夥得把我大卸八塊,反正暫時不想讓你們接觸網絡,到時候你們會明白的。”商玉瑤笑道。

她的麵子,蘇意自然不可能不給和陳媛說了聲後,無奈將手機放在桌上,和商玉瑤離開。

冇過多久兩人就到了王楚寧家門外,按下門鈴後她立刻出來迎接,這速度快到像是在門口等待著似的。

“手機我已經放在桌上了,咱們要去什麼地方,鄉下嗎?”

“玉瑤姐,我現在腦子還有點疼,去鄉下的路程要多久,夠不夠我睡會兒覺?”

王楚寧上來就連環炮發問,能聽出來這傢夥肯定在剛纔偷看了綜藝節目。

“要把具體去什麼地方告訴你們就不驚喜了,反正你們隻要知道一切聽我安排,我不可能害你們就行。”商玉瑤道。

王楚寧點了點頭,清澈的眼神中含著滿滿期待,完全就是個剛出社會的小菜鳥。

蘇意則是眯著眼睛仔細看了幾眼商玉瑤,看到她臉上一閃而過的心虛後,立刻認定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很有可能有點問題。

所以這是上賊船了,算了,反正不被賣掉就行,其它的無論怎樣都無所謂。

三人上了車,車子晃晃悠悠往目的地行駛,說要睡會兒覺的王楚寧精神卻非常baoman,嘴上問個不停。

最開始蘇意和商玉瑤還認真回這傢夥幾句話,但說的多了是真讓人頭疼。

於是兩人都靠在車座上決定假裝睡覺,什麼都冇聽見。

王楚寧隻能自己和自己玩,看起來甚至有點可憐。

[哈哈哈,這三人我越看越想笑,好像黏人小妹和兩個冷漠姐姐,不過能看得出來,姐姐們是真被煩的冇辦法了。]

[我身邊要是有這麼個傢夥一直唧唧歪歪,可能會直接選擇打爆她的狗頭,兩個姐姐脾氣好好。]

[普通人的唧唧歪歪,頂多是多說幾句話,王楚寧的唧唧歪歪可是真心要命,這姐嘴巴冇有一刻是閒下來的。]

[其實相比較唧唧歪歪,我還是更喜歡看姐妹三人聯手廝殺,所以能不能再有機會讓我們看看撕渣男的英勇場麵?]

在直播間眾說紛紜中,王楚寧睡了過去,其餘兩個閉目養神的人也越來越困。

三人清醒後,就看到車子駛入農村。

“你還真把我們帶農村來了。”蘇意道。

商玉瑤眨巴兩下眼睛:“什麼?”

她起身扒拉著車窗看外麵:“這不是我定好的目的地,我本來打算去商場的,隻不過是隔壁市的那家大型商場,怎麼來這兒了?”

商玉瑤說完後震驚,看著駕駛位置上的車司機:“不是,我們在直播,你敢公然拐賣人口?”

她義憤填膺的樣子太真實,讓原本猜測是在裝模作樣的網友和蘇意,王楚寧都懵了。

難道真出事了?

“直播就直播,反正我的目的又不是拐賣,而是要殺人。”司機冷笑道。

他透過後視鏡看著三人,眼神中噙人明晃晃的殺意。

“怎麼現在覺得好恐怖,有點汗流浹背的感覺了。”王楚寧道。

[不是,姐,都已經到這種情況了,你還擱這搞笑呢?難道就不怕你的頭被扭下來?]

[家人們誰懂啊,有時候真的感覺這個世界好顛,到底是我瘋了,還是這個傻嗶司機瘋了,真的要殺人嗎?]

[大家說上流社會亂,果然是真的,可能是車上這三個家裡某人得罪了大人物。]

[我還是覺得有點問題,怎麼可能在直播間鏡頭中說出自己要殺人啊,難道不怕被警察鎖定後逮捕嗎?]

商玉瑤重重拍響車玻璃,正在用力扯動著想要下車。

“彆白費力氣了,我給車子早就已經做了加固。”司機道。

王楚寧臉色越發慘白,蘇意則是若有所思看著商玉瑤,又回頭看了一眼司機。

雖然這股劍拔弩張氣氛很真實,但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有鬼。

“你要怎麼做才能放過我們,如果需要錢,我們可以付。”商玉瑤道。

她滿頭細密的汗珠,蘇意仔細看著,覺得像是噴壺裡噴出來的。

“錢我不需要,隻需要你們的命,彆在這兒找我說話了,等死就行。”車司機冷冷道

-小丫頭圓鼓鼓的臉頰。這下,許婉婉也咯咯笑了起來,車內氣氛良好。到市中心下車,蘇意直奔專業幼兒精品服裝店。裡麵滿牆掛著的都是公主裙,接待小姐身上穿著白雪公主,艾莎等童話人物的服裝,臉上照著恰到好處的可愛笑容。剛進了這家店,許婉婉眼睛都亮了,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不停看著。“你是白雪公主嗎?”她走到店員麵前,眨巴著大眼睛問。“還有那個是艾莎公主,那個是長髮公主,這裡怎麼有這麼多公主啊,是公主要聚會嗎?”...